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106章 和小魚直接親到嘴上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 和小魚直接親到嘴上去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和小魚並沒有睡著,雖然背對著,但是她一直關注著身後的動靜,然後……藍天從隔壁房間回來后居然直接關燈睡覺了!!!

這個可惡的臭男人,簡直就是無視她,沒發現她剛才生氣了嗎?

和小魚猛地坐了起來,起身把燈給拉亮,就站在床邊瞪著藍天。

藍天依然是高冷的模樣。

「有事?」

「藍天,我覺得我有必要談談。」和小魚正色道。

「好,你說。」藍天坐了起來。

「小寶是不是叫我媽媽?」

「是。」

「平時你不在家,是不是我照顧小寶?」

「是。」

「那我對小寶的照顧好不好?」

「好。」

「你也承認我是小寶的媽媽,是不是。」

「是。」

「那為什麼,我讓小寶在這裡睡,不同意你抱走,你為什麼就不能顧慮下我的意見,民主點。」

「我剛才說過,小寶要自己睡的。」

「小寶是要自己睡,難道就不能有例外?」

「有,但床不大,小寶在,我們兩個不好睡。」他不喜歡他和她之間隔著一個人睡覺。

和小魚:「……」

問來問去,最後和小魚啞口無言了,突然她覺得自己很無理取鬧、小題大做似的,這讓她很沒面子。

「那我和小寶睡去,這樣總可以了吧1她轉身走人。

和小魚轉身的那刻,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拉到就藍天身上,再被一推,她就被壓在床上了。

「你到底在氣什麼?」藍天皺眉問。

和小魚賭氣地不看藍天,別過頭去。

突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了?

就是覺得心裡有股氣,說不出道不明,就是覺得藍天一點在不在意她的情緒,居然直接躺下睡覺了,難道他就這麼不在意她的嗎?

想著,和小魚雙眼驟然收縮,不可置信地看向藍天。

NO……

她居然不是氣藍天把小寶抱走,而是氣藍天無視她,要命礙…

藍天眼中露出一抹奇怪之色。

「說話1他命令。

和小魚回神,定定地看著藍天,看得後者突然冒起一股陌生的感覺,他居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這什麼鬼!

突然,和小魚給藍天拋個媚眼,「藍天,這夜色漫長,睡覺多沒意思。」

藍天目光幽深,深處一閃而過的笑意,不禁脫口而出,「你這眼抽筋?」

和小魚臉色一黑,不解風情的冰疙瘩,隨之她燦爛地一笑,「這些日子我們聚少離多,難得好好地趟在床上,我們說會話。」

「好。」藍天一本正經地點頭。

「自從從深山老林回來,你當上突擊隊隊長,我們見面少之又少,後來,就算兩人一起被封鎖在醫院裡,我們也是各忙各的,就算見上一面,也是匆匆忙忙,你有沒有想我呀1

和小魚潔白好看的雙手抓著藍天的睡衣領玩著,手指似乎還不經意地碰到那健康的肌膚,她臉微紅,語氣就像夏天的風,時有是沒,撩得人一時熱一時涼的。

「有時想。」

他有時還真的想她,想去看看她。

有時?!

和小魚眼中一閃而過的危險光芒。

藍天看著和小魚,自然沒有忽略,不禁挑眉,她要做什麼?

「我是你妻子,你得時時刻刻地想著我。」和小魚正色道,這時時刻刻地想著,早晚有天會把她放在心上。

藍天露出為難之色來,「時時刻刻想著你,我怎麼工作?」

對哦!這個有點不現實!和小魚皺眉,退步道:「工作的時候,你心底要記掛著我,不能把我這人給忘了。」

「好。」藍天點頭。

和小魚滿意了,「老公真乖,來啵一個。」

來點鼓勵,男人才會努力是不?

和小魚覺得自己很是聰明。

說著,她就往他臉上親一個,然後千鈞一髮之間,藍天的頭動了,和小魚直接親到嘴上去了。

和小魚:「……」

她一臉錯愕。

藍天目光幽深,扣著和小魚的腦袋,含住和小魚的唇瓣。

這心機婊,肯定是故意的,和小魚眼中充滿指責地瞪著藍天,嗚嗚,她的初吻居然就這樣被算計沒了!

眾看官們:你的初吻早就沒了,可伶的娃居然還不知道~~~

藍天被瞪得有點心虛,他的大手捂住和小魚的眼睛。

被她那充滿指責的視線看著,他都不能專心繼續。

這可是她自己送上門的,別怪他!

想著,藍天加深了吻,撬開和小魚的貝齒,直攻領地。

和小魚措手不及就失去領地,臉都漲紅起來。

不對,情況大大的不對,是她撩藍天的,讓對方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她是攻,

藍天是受才對。

ON——

太失算了!

和小魚掙扎一番,那是藍天的對手,毫無反抗之力,領地被掃蕩得一絲不留,感覺呼吸都被剝奪后,她才被藍天放過。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然後蝸牛似的,雙手捂住臉,她沒臉見父老鄉親了!

臉都熱得冒火了,救命礙…

藍天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這女人就是一個紙老虎,才這麼一會就潰不成軍了!

他身影一動,拉燈,抱著和小魚躺好,「睡覺了。」

和小魚這下不敢有任何動作了,繼續做蝸牛,躲著,就算是躲在藍天懷裡,她也不用暫時面對他。

躲著躲著,和小魚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而藍天卻在黑暗中看著和小魚的臉,目光發出幽光,深不可測而詭異。

他手撩起和小魚臉上的髮絲。

你到底是誰呢?

是妖?

是鬼?

是仙?

……

第二天,小寶早早醒來,發現媽媽不在身邊,人是有些懵的。

媽媽呢?

他怎麼會在自己的床上?

「媽媽……」小寶頓時大叫起來,就往房間外跑。

和小魚在廚房做早飯,連忙去看,在客廳就看到小寶穿著睡衣跑出來了,「小寶,你不把厚衣服穿上,會感冒的。」

小寶抱著和小魚的腿,奶聲奶氣地指控:「媽媽壞,不和小寶睡覺。」

被冤枉的和小魚:「……」

她瞪了外面洗漱的藍天一眼,道:「是爸爸晚上回來了,是他把你抱回去的。」

「那是爸爸壞。」小寶立刻改口。

「對,是你爸爸壞,超級大壞蛋,以後我們都不和他好了。」和小魚同仇敵愾。

她咬牙切齒起來,那個臭男人,死冰塊,昨晚發生的事情她是當沒有發生,表面忘得一乾二淨,可是她心裡的小賬本時時刻刻都記著那個心機婊非禮她的事情。

小寶頓時猶豫起來。

「媽媽,我還是原諒爸爸這次。」

和小魚瞪眼,這小叛徒,剛才還說著爸爸壞,說不讓和爸爸好,就忘了爸爸壞的時候。

「媽媽,你也原諒爸爸吧?也和爸爸好,好不好?」小寶道。

和小魚:「……」

這是倒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