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八零軍嫂嬌養記>第269章 採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9章 採風

小說:八零軍嫂嬌養記| 作者:修身齊家.QD| 類別:武俠修真

舒曼火了,火得一塌糊塗。

這個改變人們對流行音樂認知的女孩子,逐漸走進了人們的視野。

舒曼成為中國流行音樂史上第一位真正意義的原創流行偶像,《仁心》也成為中國流行音樂史最具影響力的第一張原創專輯。

很多人購買舒曼的磁帶,卻很少有人注意到磁帶上那一小行字體--作詞:舒曼、毛豆豆;作曲:舒曼、毛豆豆。

只有一小波圈內人關注舒曼的同時,也開始尋找這個傳說中的毛豆豆。

只是,毛豆豆就站在那裡,卻沒有幾個人敢相信,此毛豆豆就是彼毛豆豆而已。

一個醫學天才和一個創作歌手之間,好像沒有什麼必然聯繫。

勉強扯在一起,也只會讓人嘲笑和懷疑而已。

舒曼的歌節奏明快,有太多的愛國情懷,受到了很多人的歡迎,甚至有不少電影和電視劇都選擇了這張專輯裡面的歌曲作為主題曲或者插曲。

可以說,989年,是獨屬於舒曼的一年。

最起碼,在音樂上來說,是這樣的。

舒曼的身價水漲船高,連帶著毛豆豆的身價都漲了不少。

《仁心》不但在國內火得一塌糊塗,甚至火到了兩岸三地。

顧梓鑫查走私的時候,居然查到又從內地走私《仁心》到HK去買的。

這大大的顛覆了人們的想象。

畢竟,以前大家都是從HK走私港台的磁帶和影像製品到內陸來賣的。

顧梓鑫把這事兒當笑話給毛豆豆說了,甚至還打趣的說,自己快要成為靠老婆吃飯的小白臉了。

毛豆豆大方的表示,姐有的是錢,養個小白臉什麼的毫無壓力,就看顧爺賞不賞臉。

一句話就把顧梓鑫堵得啞口無言。

兩個人隔著一根電話線嘻嘻哈哈,彷彿幾千里的距離,壓根不存在似的。

一旁偷聽的舒曼剛開始還一臉鄙夷,後來卻陷入了沉思。

在人們鼓吹「萬元戶」的時候,顧梓鑫和毛豆豆手裡可支配的資金,早就超出了人們的想象。

以顧梓鑫的能力,以毛豆豆的手段,拿著這些錢,躺著吃一輩子都沒有問題。

但事實上,顧梓鑫還在邊境一線,毛豆豆依舊沒日沒夜的學習,搞研究。

兩個人的堅持,不過是為了理想二字。

看起來有點傻,可聯繫身邊的人想想,舒曼卻明白了點什麼。

人如果沒有了夢想,那和鹹魚有什麼兩樣?

這不是一句口號!

中音不大,卻是音樂方面最出名的學府。

很多一夜成名的歌手,都是從這裡走出來的。..

默默無聞很多年,窮怕了,苦怕了,一旦成名以後,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就迷失了自己。

喝酒泡妞無所謂,更可怕的是,他們很多人在空虛寂寞中,受到一些不法分子的引誘,學會了吸du。

除了荷包快速乾癟,身體也慢慢變差,聲音也不行了,失去了賴以為生的根本,甚至毀掉了自己的性命。

舒曼突然想起《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裡面,保爾柯察金的那句話:「人,最寶貴的是生命;它,給予我們只有一次。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時,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恥;這樣在他臨死的時候,他就能夠說:我已經把我的整個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獻給了這個世界上最壯麗的事業——為了人類的解放而鬥爭。」

她舒曼是個小人物,做不到為了人類的解放而鬥爭,但她也做不到碌碌無為,一事無成。

她作為歌手的第一個小目標完成了,也是時候考慮另外的目標了。

舒曼杵著下巴思考了很久,卻一點頭緒都沒有。

她看著毛豆豆掛了電話,立刻撲了過去,拉住毛豆豆的手,認真的問道:「豆豆,咱們接下來做點什麼?」

毛豆豆先是一愣,然後反應過來,自己身邊這個小姑娘生活空虛了呢!

也是,自己有學業,有實驗,有愛情,忙著呢!

可舒曼卻被禁錮在一隅,走出去都難,閑的發慌!

是該找點事情給她做做了!

毛豆豆挑了挑眉,「快要放暑假了,你是不是該回去一趟?」

舒曼被毛豆豆的神轉折弄得一頭霧水,「回去幹嘛?」

毛豆豆看著舒曼那蠢樣,忍不住搖頭,「你現在功成名就,還不去找老爺子修補關係,你還等著老爺子找你賠禮認錯呢1

舒曼愣了一下,這才明白過來毛豆豆的用意。

不過,她和舒家的人真尿不到一個壺裡。

就算是她敬重老爺子,回去賠禮認錯,修復關係。以她的脾氣,和她對老爺子的了解,要不了三天,她就得被老爺子攆出家門。

「我端午的時候,抽個空回去一趟就行。還有整整一個暑假呢!咱們干點啥?」

毛豆豆翻了個白眼,說了實話,「我是要留在實驗室的,喬志強和嚴華肯定得回省城盤賬。

你一個人要是覺得不好玩,乾脆去南邊採風?

都說少數民族能歌善舞,說不定能給你一點創作靈感,讓你明年再火一把。」

舒曼喃喃道:「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你這個想法不錯,說不定真能成1

毛豆豆皺了皺眉頭,想起什麼似的,對著舒曼說道:「你可以約上我姑姑……」

毛豆豆還沒有說完,舒曼已經高興得跳了起來,「對啊!採風這事兒,你不陪我,我還可以找咱姑姑啊!

咱姑姑生活經驗豐富,一定能把咱們安排得妥妥的。

最重要的是,跟咱姑姑在一起,大家都放心。」

毛豆豆後面那半句,「曹姑父在京城進修,姑姑拖著倆孩子呢,不一定會答應」,就這麼生生的卡在喉嚨哪裡,吐不出來,咽不下去。

誰看著高興得跳起來的姑娘,會忍心潑她的冷水?

毛豆豆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

等舒曼自己去找毛小丫商量唄!

大不了到時候多費一些口舌安撫這姑娘!

她已經習慣了!

毛豆豆做好了安慰舒曼的心理準備,去沒想到舒曼和毛小丫聯合起來,給了她會心一擊。

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兩個毛豆豆最親密的女人,擺了毛豆豆一道。

她們倆把曹旭和曹暉打包送到毛豆豆那兒,然後攜手採風去了。

毛豆豆看著一臉無辜,嗷嗷待哺的兩孩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還能怎麼辦?

當然是照顧他們啦!

誰讓他們是自家的親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