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鷹掠九天>第七百三十章 新的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三十章 新的問題!

小說:鷹掠九天| 作者:仲淵2| 類別:

一機一份,不能混淆。

筆落,兩人登機。

「嗡1

水滴形座艙蓋緩緩關閉,經過專門調整已經待在起飛區段靜候的009號殲-10d『火龍』,由蘇鵬操作,十餘秒后,在地勤小組輔助之下,內部仍舊保持高溫熱度的渦扇引擎正常運轉啟動,減少引擎內部零件磨損,機體獲得動力供應。

伴隨著地勤人員打出允許滑出的旗語,009號緩緩滑行,離開二號山洞機庫。

放飛009號蘇鵬座機,緊接著,012號殲-10d被牽引車拖到起飛區段,待在座艙內的周海,迅速配合地勤小組共同操作,啟動渦扇引擎。

引擎聲大作,一股股高溫氣流猶如湍急洶湧的激流般向後噴去,伴隨著獲取允許滑出的指示,周海進行操作。

此時,迅速退避至安全區域之外的劉洪林等人,紛紛舉起右手,向即將離別遠行的012號殲-10d致以軍禮。

舉手回禮,向前壓桿。

周海目光正視前方,身下渾身銀灰流露獨特氣質的戰鷹向前滑行,以穩重而優雅的姿態離開機庫,沒入外面的炙熱陽光之中。

今天,四月二十四日。

時間,上午10:10分。

「這一別不知道又是多久,也不知道改裝訓練上艦又會遇到什麼。」

置身於陽光之中,深邃的雙眼浮現莫名色彩,凝視前方緩緩滑行的009號,餘光看了看周圍熟悉的彭城基地,周海腦海默默思索,右手本能地操控殲-10d:「等了這麼久,你的真面目究竟會是什麼呢?」

期待已久的改裝訓練到來,但具體會多久,不知道。

完成訓練上時間會遇到什麼,也不知道。

第三個最關鍵和最誘人的問題,答案同樣是——不知道。

兩架殲-10d一前一後,行駛於基地滑行道之中,沒有鮮花,沒有上級首長和戰友歡送,更沒有猶如潮水般的熱烈掌聲予以祝賀,整個過程看起來就如同一場稀鬆尋常的飛行任務般,普普通通。

整座基地,除了楊天明之外,沒有誰知曉周海和蘇鵬會去幹什麼。

以空軍飛行員的身份,參加海航艦載機的訓練,且不轉入海航,這可是數十年來頭一遭,破天荒的事情。

「轟1

廣闊而平坦的水泥地面翻滾熱浪,待蘇鵬發出起飛申請取得由基地塔台給予的起飛許可和詳細地面參數,高昂而令人沸騰的轟鳴聲響起。

轉瞬間,兩架滑入基地主跑道的戰鷹,仿若離弦之箭般激射而出,沿著主跑道加速疾馳。

加速!

滑行二百六十米,達到起飛臨界,拉杆向後,機頭微微向上改變迎角,滿載燃油被空氣動力包裹的兩架戰鷹,恍若蜻蜓點水般輕輕一躍,離開水泥跑道的束縛。

「零,爬升到13500米海拔高度,方向東偏北,總航程1655公里,航線數據已傳輸,天氣預報顯示,青城航母基地正在下暴雨,氣象條件複雜。」

起飛之後,蘇鵬右手拉杆抬起機頭,向右看了一眼十數米之外默契跟隨的戰鷹,一邊下達各種指示,一邊以長機許可權透過戰場數據鏈,向012號殲-10d傳輸航線和具體數據,最後提醒道:「還有,記得戴墨鏡或者將頭盔切換為遮陽模式,今天紫外線很強烈。

「零收到,已查看數據,切換為遮陽模式。」

得到命令,周海立即回應,左手點擊採用觸屏技術的中央大屏幕,查看詳細的航線數據,而後向銳眼頭瞄下達語音指令。

右手拉杆踩舵,殲-10d抬起機頭,與009號殲-10d保持安全間距,處於爬升狀態,迎向一望無際的湛藍天空。

「滴1

與此同時,隨著指令下達,航電系統做出相應,詳細航線數據圖盡數呈現於顯示鏡片之中,銳眼頭瞄迅速轉換為遮蔽陽光和紫外線的遮陽模式,保護佩戴者的雙眼,避免遭受嚴重影響,引起視力下降的情況。

不得不說,今天太陽的確有些毒辣,氣溫已接近二十八攝氏度。

四月末,臨近五月初,令人難以忍受的酷暑即將來臨。

機頭保持大仰角狀態,左右翼尖撕裂薄薄的雲霧,很快,兩架銀灰色與白色陽光交相融合的戰鷹,就已爬升到預定海拔高度,越過對流層頂端的界限,改平飛出。

身處一萬三千五百米海拔高度的蒼穹之巔,兩架戰鷹沐浴於無邊藍色光暈和炙熱陽光之中,尾端拖著白色尾跡雲,以每小時八百五十二公里的標準經濟巡航速度飛行。

方向,東偏北。

目標——1655公里之外的青城航母基地。

時隔一月多,是時候到達千里之外的青城,揭開這款新型艦載機的神秘面紗,一探究竟。

這時,霸王的聲音傳了過來:「零,忘了了基地之後低調點,尤其是你,還沒參加過自由空戰,這次新機改裝訓練的參與者應該都是高手,其中不乏海航的艦載機高手。」

「呃,霸王,難道說這次新機改裝全是空軍自由空戰的冠軍得主?」

內心正在默默思索的周海,聽到霸王這番話,有些咂舌,內心倒是沒有失神和太過驚訝,腦海冷靜,思索一番,有些好奇:「還有,你怎麼不早說?」

這個關於新機改裝訓練的參與飛行員類別情況,可是一個全新的消息。

高手!

要知道,這可是身為金頭盔飛行員蘇鵬口中所言的高手,其含義自然不言而喻,意指同等層次和實力的高手。

這次新機改裝,竟然全用自由空戰的冠軍得主?

乖乖,這有些不簡單,情況似乎有些出乎預料。

不過,蘇隊這傢伙怎麼不早說?

「沒,怎麼可能全是金頭盔,你以為不要錢啊,反正實力都很強,關於這點比較重要。」蘇鵬嘴角直抽,看了一眼僚機位置的012號殲-10d,臉色微微尷尬,回應道:「咳咳,之前副組長跟我提過一點,我忘記了,剛剛才想起來。」

他的確忘記了,最近有了女朋友之後,經常樂不思蜀,沒事就炫耀,尤其收到電動剃鬍刀和紅色中國結的小禮物,情況更甚。

今天踏上飛往青城基地的道路后,突然又想起之前副組長林劍所提醒的內容。

好吧,著重提醒。

「……」

周海心中無語,突然覺得這位長機兼指揮官不怎麼靠譜,懶得在意這些事情,雙眼浮現睿智之色,腦海如計算機般迅速思索起來:

「參與人員實力很強,關於這點比較重要,這對改裝訓練會意味著什麼?假設,大家實力強,都厲害,這應該是一件好事才對,可以提升新機改裝合格率,可為什麼林上校要著重提醒?頭疼,現有掌握的信息太少,無法分析推演。」

一番思索推演,壓根找不到問題的答案。

周海無奈,再理了理思緒后,發現依然無果,只得暫時放棄,選擇抵達青城看看能否獲悉答案。

不靠譜。

這位長機同志實在是太不靠譜了。

時間流逝,帶著這個新的問題和心中的疑惑,兩架組成雙機編隊的殲-10d,離開西南的川省盆地,掠向東偏北的山省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