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537、陰謀論
小說:| 作者:| 類別:

537、陰謀論

小說: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作者:黑髮安妮| 類別:科幻小說

宋玉茹一聽到胭脂庄的脂粉比自家店裡的好,還要便宜時,已經慌了心神,此時見韓允景扭頭盯著自己,目光陰沉沉的,當即嚇得一個哆嗦,急忙起身跪在地上,雙手揪住韓允景的衣服,大聲辯解:「對對,殿下,妾身敢保證,我們的脂粉絕對好過京都絕大多數香粉店中原有的脂粉。依妾身之見,我們的生意會被脂胭庄搶過去,並非我們的脂粉不好,而是,我們被他們給暗算了。」

經營之道,她哪裡知道什麼經營之道,只不過是暑假打暑假工的時候,做過些日子的化妝品推銷,受過幾天銷售培訓罷了。

但這些話都不能對大皇子說。

她絞盡腦汁,從陰謀論的角度繼續分析道:「且不說他們特意將脂粉標得比我們便宜幾兩銀子,就拿前二十位免費試用來說,自己上妝與專門精通此道的婦人,上妝后的效果絕對差別很大,這樣就可以給人一種他們的脂粉好過我們脂粉的假象。」

韓允景怒氣沒消,抬腳將她踹倒在地:「你不是很擅長經商嗎,怎麼會連這點手段也想不到。」

宋玉茹楞了,或者說是疼懵了。

她一直以為韓允景那麼著急的迎她進府,是多少對她動了些真心的。

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韓允景就拿自己當成一個賺錢的工具,而且還是那種根本不不值得他尊敬的工具。

眼下的情況由不得她多想,只得強著身上的痛,以及韓允景當著下人的面給她難堪的境地里爬起來,柔聲道:「殿下,妾身是個婦人,無法與男子一樣在外頭奔走,有些事就算妾身吩咐下去了,下頭的人未必按妾身的吩咐辦事,像價錢之事,要沒有人走漏了風聲,胭脂庄怎麼會恰到好處樣樣便宜那麼幾兩銀子呢?」

「而且妾身也不明,胭脂庄怎麼之前沒有新貨,偏偏在我們研究出新脂粉的同時,他們就就有了新脂粉呢?殿下,不如讓人去買幾盒胭脂庄的脂粉回來,說不定……」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她相信,韓允景一定聽懂了她的意思。

她已經明白了,韓允景對花妝閣抱有太多的希望,一但自己讓他失望,他就會給自己好看。到時候,別說富貴榮華,只怕會過得連最下等的奴婢都不如。所以,這一切的過錯絕對不能由她來背。

被人踩著定價,韓允景必定也是有疑慮的,要是再查出兩家的脂粉差不離,那就可以坐實店中有叛徒,就不再是她的過錯了。

至於驗證脂粉,這是古代,脂粉的製作工藝簡單,制脂粉的材料大致上也都是差不離的,怎麼驗也能驗出有五六成相似度的,那就足夠支持她那個方子泄漏的猜測了。

「他們好大的膽子1韓允景怒罵道,也不知道是在罵誰。他隨手指著一個小廝:「想辦法將胭脂庄所有的新脂粉都買兩盒帶回府去。」

隨後,他又一把將跪著的宋玉茹拉了起來,安撫道:「如果這件事真與你無關,我自然會補償你的。」

宋玉茹見好就收,乖乖巧巧的應下。

就在一牆之隔的包廂里,蕭明珠拿了個小茶杯大的銅鈴扣在牆上,仔細聽著隔壁後面的動靜,鄭湘衣坐在桌邊喝茶,彷彿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蕭明珠那失態的舉動。至於其它的丫頭嬤嬤,一個個更安靜得像是木頭人似的,餘光都不敢亂瞥一下。

直到蕭明珠離開牆邊,走回到桌邊坐下,鄭湘衣慢吞吞的推過去一杯茶,才道:「探聽點事,有必要這麼麻煩嗎?」

使用系統,方便簡單,還不突然被人查覺。

蕭明珠看著她沖自己擠眼,明白她在暗示什麼了,白了她一眼,道:「你不是提醒我的嗎,要小心嗎?」

使用008探聽四周的情況確實是很方便。

但是她在短時間內不想再使用008,她得涼上008一段日子,讓它記住那個教訓,別以後別隨隨便便用不符合這個位面的觀念與想法來攛掇她。

空間里本就委屈的008,聽了這話,徑直縮到了牆角,發出了低低地嗚嗚聲。

現在,它能聽到外面的動靜,能看到外面的任何情況,卻失去了與BOSS聯繫的能力。看來,BOSS是打定主意讓它看得到,說不了話。

這比關小黑屋還要可怕埃

關小黑屋它沒什麼念想,查查程序,打個盹,時間也就過了。

現在它完全成了一個不能發表任何意見的旁觀者,那種不能參與感,就像有千百隻小手在撓它的小心肝,讓它難受得緊,就連想縮在角落裡孵蛋打盹都坐不祝

啊呸!它哪來的蛋孵,它只能憋蘑菇。

早知道,它就不嘴欠了,可惜,世上哪有早知道!

鄭湘衣也怔了一下,輕哼了一聲:「你會聽我的?我才不信呢。那傢伙必定是攛掇你幹什麼,踩著你底線了。」

蕭明珠只是含糊的「嗯」了一聲,並不多做解釋。

鄭湘衣多看了她幾眼,末了也沒有追問,手指了指隔壁:「剛剛你聽到了什麼?」

「認定我們是在針對他們。宋玉茹要讓人去胭脂庄去買脂粉。」蕭明珠如實將聽到的都說了出來。她也有些緊張:「會不會查出什麼?」

鄭湘衣並沒將這當回事:「萬變不離其宗,脂粉的大致上成分都差不多,只是配製的比例,以及在工藝上有些細微差別罷了。」不得不說,她還真有些讚歎宋玉茹的機靈了。

不愧前世能混成耿直未婚妻的女人。

不過,前世與今世她也是完全不同的。前世的宋玉茹是被寄養在盧家的,在盧家寄人籬下的那些艱難日子,磨滅了她心中不切實際的幻想,讓她從一個沒有什麼古代后宅生活經驗的穿越女,磨耗成了真正的一個知看臉色,懂分寸,明了規矩的真正閨秀。

而今世,她幾乎就沒真正受到過什麼挫磨,心比天高,一個勁的相信她在小說電視劇里看到的情節,幻想著自己也會與那些主角一樣一飛衝天,然後一步錯,步步錯,將自己蹦噠到了眼下這個尷尬的地步,白白浪費了穿越的天賜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