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八零小軍醫>第155章 還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5章 還擊

小說:重生八零小軍醫| 作者:賀簡心| 類別:科幻小說

林秀要結婚的消息傳開后,村裡人都替她高興,還有不少平時關係好的直接上門和趙月娥恭喜著。

當然也有不高興的,比如吳大丫,她一聽到這個消息,就在家裡咒罵著。

周末這天,王紅打算回村看看,巧的是,林玉一家四口也正回村。

他們一路同行,到了村口才分開。

吳大丫一見女兒回來,就像是找到盟友一般,立刻抱怨道:「林秀要結婚了,也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居然和縣裡的一個男人勾搭上了……」

王紅也有些詫異,再想著林玉一家,原來是回來準備婚禮的。

不過,這些她都不在意,「媽,管她找誰,和我們又沒關係。」

「小紅,當初我給二子去提親的時候,那林家裝模作樣,說的跟一個良家烈女一樣,現在回過頭,不還是找了一個男人。」吳大丫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鄙夷。

王紅聽了這話,眉頭微皺,「媽,那都多久的事了,人林秀找到縣裡人,那是她的本事,我們不管這事。」

自從黃海出事,她對人情冷暖也看得更清楚了,現在的她只想好好在麻紡廠上班養老,兒子在縣裡也好好工作,趕緊成家立業。

至於黃海,那人自從調走就沒回來過,就偶爾給來個電話,她也不指望那人了。

吳大丫鼠眼一眯,還想反駁什麼,卻看見大女兒神色不好,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林家最近一直喜氣盈盈,今天林玉幾人又回來了,大家更是高興,不僅如此,接近中午時,孫家三人也趕了過來。

熱熱鬧鬧吃過飯,大家就坐了下來。

今天這情形,林小歡一看就知道是有事的。

果然,錢月華笑著開口了,「月娥,秀秀,今天我們過來是想和你們商量一件事,我們縣從去年夏就開始進行土地產權登記,現在全部登記好了,過兩天就要辦理房產證了。

「我家現在有兩套房子,一套是我住的財政局職工樓,十多年前,我們就添了錢買了下來,還有一套是孫兵他們學校的職工樓,他也買了下來,現在正好趕上秀秀和孫兵快要結婚了,就想過來和你們商量下房產證的產權人。」

林小歡聽她說完,心裡有些意外。

不說其他,單就這件事來看,孫家人還挺厚道的,對媽媽也很尊重。

這個年代,大家還沒有什麼婚前和婚後財產的概念,不管這兩套房的產權人他們是怎麼決定的,但他們想著事前過來說一下,已經很不錯了。

否則,他們私下做了決定,又是在媽媽嫁過去之前,這件事誰也不會知道,除非到以後房產越來越被重視。

趙月娥和林秀聽了這話,對望一樣,都有些糊塗。

「老大姐,你說的產權人是什麼?」趙月娥看著錢月華問著。

在農村,他們手裡關於房子的證件,就只有宅基地使用證,上面只有家庭人口和戶主,產權人,她們根本不懂。

林小歡一聽,就明白了,趕緊給她通俗地解釋著:「姥姥,現在縣裡的房子和我們村裡不一樣,縣裡他們花錢買了房子,就是他們私有的,錢奶奶說的產權人就是說這房子是誰的。」

「哦,是這個道理埃」趙月,隨即就直接道:「這是你們的房子,那個產權人當然是你和孫兵了。」

林小歡笑了,咱林家人也是淳樸厚道埃

不過這年代都這樣,大家思想淳樸,加上現在大家都沒有產權意識,所以想法都是最簡單的,誰花錢當然是誰的房子。

孫兵又看了眼林秀,微笑道:「嬸子,我們是這麼想的,我媽住的這套房留給孫俊,我現在住的房子先寫我的名字,等以後我和秀秀有了孩子,再把房子轉給孩子。」

這想法倒是合情合理,林小歡很贊成。

林家人對這個安排也沒有意見。

愉快地聊過房子的事,大家就繼續聊著婚禮的細節,畢竟離結婚也就五天了。

直到下午四點多,林玉和孫家人才要離開,林家人自然跟著送人。

快到村口的時候,卻碰到了吳大丫母女兩,顯然她們也是在送行。

吳大丫又開始嘴碎了,「呦,這不是秀秀嗎,和縣城人談對象就是不一樣,穿的都比以前好多了。」

林家一行人一聽這話,臉色微變。

「吳大丫,你這張嘴整天就知道胡說八道。」趙月娥出聲了,也只是簡單提了一句,林家人素來都不喜歡在外面吵架。

吳大丫一聽這話,眼神立刻瞪了起來,「我哪說錯了,你家林秀以前還跟我裝什麼良家婦女,現在還不是勾搭上了縣裡的男人,聽講是剛離婚的,誰知道是不是因為她人家家才散了的。」

這話就說的很陰毒了,一行人的臉色全都很難看。

錢月華也不高興,剛打算出口,卻見林小歡走了出去。

林家人都比較和善,不擅長吵架,沒關係,那就她林小歡來吵。

她雖然也沒吵過架,但不代表治不了人,對付吳大丫這種嘴碎心毒的人,她一點都不會手軟。

林小歡走到吳大丫跟前,冷聲道:「你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我媽和孫叔叔是經熟人介紹認識的,介紹人都有,孫叔叔是去年離婚的,那時他和我媽還不認識,你要是再亂說,我就去派出所告你!還有,去年我家拒絕你提親,那是因為你家王二好吃懶做,配不上我媽1

吳大丫一聽她對王二的評價,就怒火中燒,「你敢這麼說我家二子,你這個有人生沒人養的丫頭,你……」

「吳大丫,你一個長輩怎麼能這麼說話。」林秀不等她說完就走上了前,因為情急,還直接喊了她的名字。

林小歡的眼神瞬間冰冷,「你嘴巴乾淨點,我雖然不想像你這樣潑婦一般罵人,但不代表我就制不住你。」

吳大丫對上她的目光,瞬間打了一個冷顫,一時間竟然忘了回話。

「媽,別說了。」王紅走過來拉了一下她。

吳大丫回神,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黃毛丫頭給嚇住了,心裡又氣又惱,立刻瞪著林小歡:「你這狗東西……」邊說還邊伸手朝著林小歡的臉扇去。

「小歡1林秀嚇了一跳,就想撲過去替她擋下。

卻沒想到,林小歡直接抓住了吳大丫揚起的手,緊緊捏著她的手腕,輕飄飄開口:「你很喜歡打人是嗎?」

隨著話音,她的手開始用力,疼得吳大丫直嚷嚷,嘴裡罵人的話也更難聽了。

王紅被這個變故一驚,立刻呵斥林小歡,讓她放手。

林小歡聽著耳邊的叫罵和訓斥,淡淡道:「你再罵一句,信不信我讓你的手再也動不了。」

王紅和吳大丫同時閉嘴。

吳大丫看著她,眼神驚恐,「你這個狗,小丫頭,你怎麼敢?我知道了,你考上軍校就了不起了,我要去村裡舉報你,你當兵的亂打人。」

說到後面,她的聲音激昂起來,彷彿自己抓住了林小歡的把柄一般。

「小歡……」林秀一聽吳大丫的話,有些擔心女兒。

林小歡對她微微一笑,隨後就看著吳大丫,嘴角一挑,輕聲道:「去舉報啊,我打人誰看見了?我還想舉報你們呢,前年黃海貪圖財利被麻紡廠開除了,這事,鎮上人都知道,但是,誰又知道他貪的財有沒有分給你們王家。」

「林小歡1王紅立刻怒斥著,「黃海的事都過去兩年了,他人也已經調走了,你還提他幹嘛?」

「呵……」林小歡輕笑一聲,看著她,「是啊,我也覺得人應該向前看,只是你媽好像老拉著過去不放呢。」

王紅一怔,隨即就明白了,當下接道:「我保證,以後我媽再也不管林秀的事,你鬆手。」

林小歡慢慢鬆開了吳大丫的手,「大家都相安無事最好,要是你再管不住自己的嘴,有些事我也可以去縣裡說說,反正我家清清白白,經得起查。」

隨後,她又看向王紅,「倒是你家,要真查起來,不知道你兒子的工作有沒有影響?」

王紅的呼吸一滯,從黃海被提起開始,她心底最怕的就是影響兒子。

吳大丫的手一被鬆開,就想接著罵人,「林小歡,你……」

「媽!夠了。」王紅立刻看向吳大丫,「林秀和誰結婚,林家誰怎麼樣了,這些和我們有什麼關係,你非要盯著他們家幹嘛,難道一定要鬧得不可收拾,我們都不得好過,你才能罷休嗎?」

她一聲聲的質問,聽得吳大丫不敢置信,一條縫的小鼠眼此刻卻瞪得老大,就連手腕處的疼痛也忘記了。

王紅冷靜后,小聲哀求道:「媽,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別管林家的事了?」

吳大丫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王紅,愣了幾秒,隨後就點點頭不再說話。

王紅又看向林小歡,她不知道這丫頭怎麼會知道兒子工作的事,但是她知道,從此以後她們不能再得罪林小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