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五零紀事>115 熱血青年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115 熱血青年們

小說:五零紀事| 作者:妃卜詩| 類別:科幻小說

陸老三時不時的看向媳婦的肚子,他不喜歡這個娃。

因為這,他做了不少蠢事,比如半夜趴在媳婦的肚子上,跟肚子的他說他不喜歡他。

前幾天閨女跟媳婦說她不要小弟弟的時候,他別提多高興了!

難得的,他看閨女的眼神是帶著笑意的。

結果沒兩天,閨女就叛變了!

叮噹對她爹的態度轉變一無所知,在她眼裡,她爹對著她的時候只有一張臉,那張臉上寫著冷漠兩個字。

當然,她心裡還是很喜歡她爹的,他只是看起來很冷漠,卻從來沒有拒絕過她的要求。

吳詩敏去鎮上小學考試的事,如她所說,是一種表率。

雖然畢業證書還沒有拿到,但她通過考試的事卻是板上釘釘的,這是大好事一件,當然要好好說道說道。

鎮上的校長不明白吳詩敏的求學經歷,村民們卻一清二楚,大半年前的她還是一個受盡欺負的童養媳!

考試是這麼容易的?

立馬就有當事人站出來闢謠,考試絕對不容易!

村裡僅有的幾個小學文化的表示,他們當初要是考上了初中,就是砸鍋賣鐵也要去上!

然而小學畢業沒卵用,工廠招工的水準起碼都得是初中文化,所以僅僅也就是震驚而已。

要是哪天吳詩敏把初中畢業證書都拿回來了,那才叫牛逼。

不過,村裡的娃娃軍們表示,不愧是他們的三嬸嬸,真厲害!

開學之前,村支書出了兩張卷子給娃娃軍們做,差距一下子就明顯了,有雙百的,也有幾分的。

幾分的表示,他真的有用心上課,只是該不會還是不會。

哪怕村支書對他特別照顧,依舊不見成效。

於是,他很婉轉的對他說,要不你試著學門手藝?不都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么。

男娃瞪著他,眼睛一眨,眼淚直往下掉。

對這個男娃,村支書是了解的,別看他才七歲,從樹丫枝上摔下來都不見掉淚的人,現在他哭的是真傷心。

他還想再說兩句,男娃臉一轉,走了。

他個人以為這就沒事了,沒想到還有後續,男娃帶著他的家人來了,上來指他就開罵。

村支書一個小年輕耳朵都讓他們給罵紅了。

吳詩敏接到消息過來的時候,哭的人差點就換成村支書了。

「都停下,你們這是咋回事?知道他是誰嗎?是咱們村的支書!是政府派下來的領導,他給咱們的孩子上課,咱們應該感激他1

經她一說,他們才想起來這麼回事。

跟上一任村支書相比,這一任確實一點存在感都沒有,讓人壓根就忘了他還是一個村支書。

村支書當了和事佬,他確實也有錯,學生的成績就是再不好他也不該這麼說。

「不怪老師……」

男娃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他沒想到事情會鬧的這麼大,他沒到點就回家了,臉上還掛著馬尿,他爹娘爺奶立馬就急了,問清楚是咋回事後就集體來了祠堂。

村支書怎麼了?憑啥就不讓他家的孩子上學!那學的不好還能有娃娃的錯?他們家娃娃明明挺聽話的!

村支書無法跟他們解釋天賦這個問題,只能把錯先認了。

吳詩敏看在眼裡,看來老師的事得儘快解決了。

她趁著日常開會的時候跟鎮長提了知青的事,哪怕如鎮長都吃驚了,她是怎麼知道這事的?

他才收到知青的名單,這就有人主動要求接收了!

對於知青的到來,各個村子都是很被動的接受了他們的存在,這頭一批主動下鄉的知青跟後面來的不一樣,他們是支援農村建設的,一個個的異常自我膨脹,就想做點什麼來表現自己。

上輩子的李章亮把村支書都給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別說那幾個知青了。

鎮長也知道知青是個麻煩,他壓根就沒想往紅河村送,但現在人家主動找上門來要,那就怪不得他了,就算有麻煩也是她自找的。

於是,紅河村一下子來了五個知青!要知道,他們鎮一共才攤派了十二個。

吳詩敏卻很滿意,五個好埃

這時候的知青學歷都很高,其中有一個還是大學畢業的,五個熱血男青年排排站,他們對未來的生活都非常的期待。

吳詩敏一眼掃過去,沒看見熟人。

上輩子他們村這次只分到一個人,具體學歷她不清楚,她就記得那個人特別高。

五個熱血青年看到一個孕婦來接他們,有一個直接把疑惑問出了口。

就聽負責牽騾子的陸老大說:「這是咱們紅河村的村長,吳詩敏1莫名的,他這話居然帶了點自豪。

女村長!

五個熱血男青年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什麼樣的村子會選一個女人當村長,還是一個年輕的女人?以他們目測,這個女人頂多二十齣頭!

騾車坐不下這麼多人,所以他們是走著去的。

幾個熱血男青年在來之前就做過各種調查,一路上都在發表他們各種華而不實的言論。

連陸老大聽了都想笑。

電都沒有的小村子,你說你想干點啥?

路很長,熱血青年們也一直很有精神,就算到了之後,他們看到稀稀拉拉的土房子也一點不在意。

吳詩敏沒打算讓他們一來就教書,她要壓一壓他們的脾氣再說。

經過大半個月的努力,村裡的田地都完成了初步的翻耕,接下來就是育苗階段,育苗也不是把谷種撒在田裡就作數的。

首要第一步,就是把翻過來的田一一再平回去,這當然是有技巧的,不能讓熱血青年瞎折騰,但在翻回去之前,還需要下肥。

幾個熱血青年站在肥料坑前,你看我我看你的,沒人下的去手。

他們在家都只管學習,哪用的著干這些活?

偏偏村長輕言細語的,說話盡帶坑,他們一句反駁的話沒說出來,好像還被她說服了。

一天活干下來,他們覺得胳膊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而且吃的也跟第一天不一樣了。

第一天他們吃的有苞谷餅子,小米稀飯,再配些小鹹菜,別有一番滋味。

而現在就剩苞谷餅子跟小鹹菜了,餅子里絕對摻了假,居然拉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