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證道三千界>第一百四十五章 好人當盡,壞事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好人當盡,壞事做

小說:證道三千界| 作者:悲風傷月| 類別:女生小說

蔡京權傾朝野,黨羽眾多,即使深宮內院里亦不乏他的眼線存在,伺候趙佶飲食起居的宦官中便有被他收買的人,故而趙佶的一舉一動,幾乎都在他的監視之內。

「太師是懷疑……有人假冒聖上?」

燈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裡泛起了一圈圈漣漪,緊接著,一道低沉嗓音傳出。

指尖輕敲著木椅扶手,蔡京面色沉吟道「這種可能雖然很小,但也完全不是沒有可能,不確定一下,老夫心裡終是扎著一根刺,渾身都不舒坦,再說,小心無大錯,小心才能駛得萬年船吶。」

他對趙佶實在太過了解,甚至比趙佶自己還了解他,否則他又怎能投其所好,被宋徽宗引為知己好友?

宋徽宗趙佶痴迷書畫,歌舞聲色,奇珍異寶,正如他眷戀權力一般,品嘗過權力的滋味,想要讓他放下可謂是千難萬難。

世間大徹大悟,浪子回頭者非是沒有,但畢竟只是少數,更多的人卻是越陷越深,否則又何來「積重難返」這個詞兒?

近月以來,趙佶先是廢罷蘇杭應奉局,將朱這個「東南王」急召回京,沒過多久,又建立了直屬於帝皇的私人組織「藏鏡人」,這一系列舉動,讓政治直覺十分敏銳的蔡京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一向習慣於掌控全局的他,絕不容許自己「坐以待斃」。

蔡京吐了口氣,又道「還有,讓人準備一份厚禮,先安置在北方邊境,倘若聖上非是他人假冒,而朝局再生變化的話,便將這份厚禮送予金主,請他領兵叩關。」

這是蔡京慣用的伎倆,一旦局勢變得對他不利時,於外挑起國際戰爭,於內引發江湖紛亂,營造出一種「內憂外患」的假象,以便轉移朝廷的注意。

「是1

黑暗角落裡,傳出一個短暫而又急促的字眼兒。

蔡京換了個舒適姿,重新躺下,枕在軟墊上,眯著眼問道「前日,六分半堂與金風細雨樓之間已經決出勝負,現在京城裡的江湖局面該是變了一個花樣了吧?」

隱匿於黑暗中的人聞言,娓娓敘述。

「這一局博弈,以雷損身亡,金風細雨樓勝出劃下帷幕,但蘇夢枕並未對六分半堂趕盡殺絕,不過經此一役,六分半堂損兵折將,元氣大傷,短時間內已無力反攻,眼下京城裡的江湖實力紛紛向金風細雨樓靠攏,以其馬首是瞻。」

「依屬下之見,蘇夢枕此人主張團結江湖勢力,共抗外辱,怕是不好掌控。」

蔡京老神在在的說道「蘇夢枕固然不好掌控,但副樓主白愁飛卻可以。」

陰影中的人沉默了一會兒,語氣憂慮道「按照情報資料來看,白愁飛此人野心勃勃,志大才高,即使能被收買拉攏,難保有一天等他做強做大之後,不會轉過頭來,反咬太師您一口。」

「不是還有一個六分半堂么?」

蔡京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此際正是六分半堂最艱難困苦的時候,我們不妨雪中送炭,暗中扶六分半堂一把。」

「太師高明。」

暗中的人先是若有所思,隨即恍然大悟,語氣由衷的恭維了一句。

隨意的擺了擺手,蔡京開口說道:「好了,你先下去吧,將該做的事情兒做好。」

這人依言離去,悄無聲息,沒有驚起半點響聲,而就在此人離去不久,書房內的燈火忽然間搖晃不定起來,映得整個書房忽明忽暗。

一股凍徹心扉的寒意蔓延擴散,彷彿瞬間迎來了寒冬臘月,即使蔡京身懷高明武功,仍舊感到十分不適。

蔡京笑道「是元限來了吧?請進。」

書房大門洞開,清冷的月光在書房裡鋪開了一道寬闊光痕,一道人影沐浴著月色走了進來,這人身材高大,一派宗師風度,穿著極為講究,高冠古服,恍若先秦人物兒,金黃色的面容上,有著一道狹長的疤痕。

元十三限朝著蔡京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禮。

「見過太師。」

蔡京一邊享受著身後婢女的按摩,一邊問道「剛才如果你出手,能否得手?」

元十三限沉吟少頃,搖了搖頭,答道:「以他出手的情況來看,把握不足七成,排除隱藏實力,真正的把握恐怕不到三成。」

「倘若我能將傷心箭決,忍辱神功,山字經融匯貫通,則有十足的把握。」

蔡京聞言,內心不禁暗嘆口氣,昔年元十三限到手的山字經次序顛倒,口訣錯亂,而這一切皆是源於他的授意,眼下三鞭道人已死,完整的山字經已從世上徹底消失了。

撫著下頜長吁,蔡京斟酌著開口「御前侍衛統領一爺前段時間走火入魔,暴斃身亡,這個位置至今還是空缺著的,過幾日,老夫會奏明聖上,舉薦你為御前侍衛統領。」

「老夫知你有大智慧,大抱負,御前侍衛統領乃是天子近臣,要是能蒙天子賞識,你也不愁沒有機會建功立業,封候拜將,亦是指日可待。」

元十三限雙目露出一絲喜色,平靜的語氣出現了明顯的波動。

「多謝太師栽培,您的大恩大德,元某沒齒難忘,往後旦有差遣,儘管吩咐便是。」

蔡京臉上浮現出滿意的笑容。

這麼多年以來,他落落大方、能容能用,故有不少奇才異士投入他的帳下,但真正為他所重用乃至大力提拔的,莫不是一流以下的人物,而這些二、三流,甚至不入流的人物,不要說是骨氣,甚至連志氣也欠奉得很。

蓋因才識之士,有朝一日或可與他一爭長短,而這些人全是廢物,永遠都贏不了他,他才能放心大膽的任用。

另一方面,他又能搏得提拔擢升部下的好名聲,得到受他恩澤的人感激報答,當真是好人當盡,壞事做荊

元十三限此人武功極高,本領又強,胸中還富有謀略,蔡京一直不敢大力提拔他,便是怕尾大不掉,反受其害。

不過,眼下已是非常時刻,非得任用非常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