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小軍妻當自強>第一百五十六章、炒房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炒房號

小說:小軍妻當自強| 作者:千年書一桐| 類別:科幻小說

再說彎彎抱著箱子回到出租屋,見王佳琪一個人在客廳里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麵條,彎彎這才想起自己的肚子也飢腸轆轆的。

真是夠可以的,她居然忘了請對方吃頓飯,從那家店出來她就一心想著早點回來,一是怕耽誤對方的時間誤機;二是總覺得抱幾百萬在手裡不安全。

真是夠可以的。

「佳琪,給我也來碗麵條吧。」彎彎有氣無力地說。

王佳琪忙放下手裡的碗,過來幫彎彎搬箱子,「你幹嘛去了,這麼早走,怎麼才回來?還有,你怎麼穿成這樣,還抹口紅了?」

此時的王佳琪認出了彎彎身上的破洞牛仔褲是王紅的,還有,彎彎從沒有化過妝,今天還破例化了一個濃妝,由不得她狐疑。

「哦,我今天接到了一份邀請,推不出去,只好穿成這樣,想把他嚇唬回去。」彎彎臨時找了個借口。

見王佳琪要過來幫她搬箱子,彎彎推開了她,「你去幫我下碗麵條吧,這點事不用你,這是我今天給我媽買的葯。」

「葯?什麼葯這麼沉?」王佳琪表示了懷疑。

可儘管如此,她什麼也沒問,徑自向廚房走去了。

倒是彎彎自己,把紙箱子搬到自己房間后,她忽然有幾分後悔了,這東西放在這小出租屋裡安全嗎?

萬一王佳琪和王紅髮現了,她該怎麼解釋?

還有,這東西到底怎麼才能帶出去?

現在不管是坐火車還是坐飛機,行李都得安檢吧?她帶著這麼大一塊玉石上車,安檢肯定能發現,保不齊就有人會盯上她。

當然了,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坐汽車,汽車不用安檢,可問題是,汽車的安全性比火車和飛機差多了,而且汽車也沒有直達的,她一個女孩子拎著個行李箱折騰來折騰去更不安全,連人身安全保障都沒有。

不過由此彎彎倒是生出了一個念頭,左右她也不差錢了,乾脆自己買一輛車,以後不管是老家還是在帝都,她帶家人出去遊玩也方便。

想到買車,當務之急是自己先學會開車。

正掂量著自己該怎麼向王浩辭職時,王佳琪喊她吃晚飯了。

彎彎剛端起麵條,王紅便回來了。

「幹嘛,今天這麼早?」彎彎看了下牆上的石英鐘,才剛九點。

「今天發工資,聚餐了。」說完,王紅兩眼放光地坐到彎彎身邊,「彎彎,我們去炒房號吧?」

「炒房號?」彎彎一愣,她哪懂什麼炒房號?

王紅見此把王佳琪喊到了一處,接著便開始解釋起來,說現在有一種期房,在沒有正式開盤之前會放房號,一個房號一般是一萬到兩萬塊錢,然後等正式開盤定價了再交錢。

可如果樓盤緊張的話,開盤後有些想買房卻沒有房號的人便可以從別人手裡買房號,做好了,一個房號可以掙好幾萬塊錢。

不過這樣做也是有風險的,如果壓在手頭的房號賣不出去而到時又沒有錢交預付款的話,這定金就白搭了。

王佳琪一聽便覺得風險大,不大想做,再說了,她現在手裡也沒有多少錢了,最多也只能湊出一萬塊錢來。

彎彎倒是動心了,左右她現在手裡有一筆閑錢,實在不行的話就自己把房子買下來,將來租出去,以房養房。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她想拉一下王紅,這次她和佳琪都買房了,王紅雖然羨慕,但卻真心為彎彎和王佳琪高興了好幾天,說她們三個人至少有兩個人上岸了,是一件值得慶幸的大好事。

「成,過幾天發工資我能領到二十萬,可以買好幾個房號了,到時我們一起去買房號,然後一起去賣房號,我們三個是做銷售出身的,怕什麼?」彎彎笑著應下了。

王紅這幾個月手裡也攢了三四萬塊錢,一聽彎彎答應了,忙摟著彎彎親了一下。

王佳琪見這兩人都要做,想著她自己也要發工資了,馬上就到暑假了,她弟弟妹妹這兩個月應該不用錢,於是,她也動了心思跟一把。

兩天後,彎彎領了上個月的工資加提成,果真超過了二十萬,拿到這筆錢之後,她先給左秋敏打了個電話,說是要請對方吃頓晚餐。

這頓晚餐定在了新城附近的一家老字號粥屋,令彎彎沒想到的是,劉光溢居然也來了。..

或許是怕彎彎誤解,劉光溢特地解釋了一句,「你別多想,我今天是做司機來的,家裡的司機臨時有事休假了。」

彎彎見此抿嘴一笑,「謝謝你,本來我也是想請你的,怕你忙,不好意思打擾。」

劉光溢聽了這話嫌棄地斜了彎彎一眼,「別口是心非了,我玩這套的時候你還在玩泥巴呢。」

「我是真的想感謝你們的,這不,今天一發工資就給阿姨打電話了,還有,前幾天我去虎山,給阿姨買了一件小禮物,希望阿姨能喜歡。」彎彎說完先把那吊墜拿出來。

「還給我買禮物了?」左秋敏倒是笑著接過彎彎遞給她的盒子,不過打開一看她笑不出來了。

儘管這不是什麼大品牌的東西,可她也是個識貨的,這水頭和這顏色,不用問也知道價格准低不了。

「孩子,你幹嘛給我買這麼貴的東西?」左秋敏很快把盒子還給彎彎了。

「阿姨,您都叫我一聲孩子了,也說我是您的乾女兒,哪有乾女兒收了乾媽的禮物不回禮的?再說了,這些比起乾哥哥為我做的還差遠了呢。」彎彎說完特地樂呵呵地看了一眼劉光溢,果然看到對方鄙視的眼神。

「可,可這也太貴重了些,你和我們不一樣。」再直白的話左秋敏不好意思說出來,她怕傷了彎彎的自尊。

「媽,這丫頭運氣好著呢,我聽說前些日子他們去虎山賭石,這丫頭買漲了,掙了八十萬呢。」劉光溢開口了。

這才是他今天來吃這頓晚餐的理由,他委實有些好奇,這丫頭的運氣好的可不是一點半點,給鄭彥還禮買個巴寶莉的錢包居然砸中了好幾萬錢的獎金,隨便買幾件衣服就中了一輛汽車,這不,出去賭個石也能掙八十萬,這是正常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