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超級醫仙>第十四章 嘲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嘲諷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

天銘武道社不僅來了,還是清剿而動。

為首的正是天銘武道社的三大高手,首先自然是社長吳徽,然後是副社長余河、副社長張川。

除了天銘武道社的三大高手之外,其他的足足四五十個正式社員,也都一個不缺。

這些人一個個中氣十足、步伐穩艦肌肉強壯,讓人忍不住忌憚十分。

「哥,一定要讓他付出十倍的代價1餘河身後跟著的是余飛,余飛臉色蒼白、陰鷙、虛弱,顯然,中午被蘇塵一腳重傷,還沒有恢復,事實上,現在他應該呆在醫院的,可他實在是怨恨蘇塵,想要親眼看見蘇塵的凄慘下場,所以帶著傷就跟過來了。

「他的實力又強大了1人群中,肖晚雲的冰冷聲音里,多了一些凝重,她是在說吳徽。

「什麼意思?」藍晴不太懂。

「從氣息上看,吳徽和一個月前與我交手相比,強了至少一倍1

「啊?」藍晴的臉色越發難看了:「那豈不是說,蘇塵極其危險?」

「吳徽應該不會出手的,如果他真要出手,蘇塵的確十分危險,至少,斷胳膊斷腿是基本下場了,吳徽這個人心狠手辣,不會留情。」

「該死!!!蘇塵,你個混蛋,氣死我了1藍晴忍不住又是罵了蘇塵一句,心底充滿了著急,忍不住攥緊了兩隻小手。

「藍晴,你先不要著急,如果真不行,我會出面的,吳徽多少會給我一個面子1肖晚雲想了想,認真的道。

「晚雲,謝謝你1

…………

另一邊,人群中。

「侯力,現在後悔嗎?天銘武道社傾巢出動了,你就等著你的那個該死的廢物老大被打成死狗吧1楊婭冷笑道。

「與你無關1瘦猴已經決定與之楊婭分手了,他想要遠離楊婭,眼不見心不煩,但楊婭卻硬是跟著他。

不為其他,楊婭跟在瘦猴身邊,只為好好的嘲諷侯力,她心底的怒火和怨恨一充斥著,等待著發泄呢。

她是真真切切的想要看見等會那個該死的廢物蘇塵被打成死狗后,瘦猴還能嘴硬嗎?

一想到那些畫面,她就激動的渾身顫慄。

「的確與我無關,不過,很快卻與你有關了,畢竟那廢物不是你兄弟嗎?呵呵……」深吸一口氣,楊婭的笑容陰森起來。

她已經決定,等到蘇塵被天銘武道社的強者教訓的生不如死後,她還要將侯力與之蘇塵的關係也透露給天銘武道社的那些強者。

想來,那些人絕對有興趣連帶著侯力都教訓一頓。

「按照你所言,是兄弟是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我一定會幫助你實現這個願望,讓你和你那廢物兄弟一樣,被打成死狗!!1楊婭又怨毒的說到。

「賤人1瘦猴皺了皺眉頭,忍不住低罵。

他以前怎麼沒有發現楊婭骨子裡這麼狠毒、下賤的呢?要是知道,搞死他都不會追求楊婭。

就在這時,鬥武台旁,吳徽開口了:「你就是蘇塵?」

吳徽事實只有二十二歲,但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老沉,他抬著頭,微微偏黑的臉孔上面無太多神色,倒是眸子,有些精亮,掃了蘇塵一眼。

蘇塵淡淡點頭。

「你應該知道挑釁天銘武道社的下場1吳徽的聲音里多了一些殺意。

「今日過後,天銘武道社會成為歷史。」蘇塵與之吳徽對視。

本來,天銘武道社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再加上招惹到自己了,為了省去麻煩,一次性將天銘武道社滅了,是個不錯的方法。

蘇塵,真的不喜歡麻煩。

「哈哈哈……」吳徽一愣,然後笑了,怒極反笑,盯著蘇塵的眸子越發的殘忍,殺意連連。

不僅是吳徽笑了,所有的天銘武道社的人,以及周圍圍觀的人,都笑了!

蘇塵的大話,簡直讓所有人都尷尬了。

「不但是廢物,還是一個喜歡吹牛的廢物,真是噁心人啊1楊婭又掃了侯力一眼,,嘲諷道。

瘦猴一聲不吭,只是默默地攥緊了拳頭,心底多少有些煩躁。

一方面楊婭騷擾的他怒火叢生,另一方面,他在擔心蘇塵。

「我天銘武道社上上下下四五十人,你想要戰哪一個?」下一秒,吳徽收斂笑容,突兀的指向身後所有人。

任隨蘇塵挑選!

雖然中午的時候,趙林被蘇塵打敗了,但吳徽一點也不相信蘇塵真的擁有什麼強大的實力。

尤其是趙林對他說,蘇塵輕易的就將他甩飛好幾米,根本是無稽之談!!!

在吳徽看來,整個天銘武道社所有人都能打敗蘇塵。

「哪一個?我以為是你們一起上的1蘇塵摸了摸鼻子。

蘇塵此話一出,現場,先是瞬間寂靜,接著,哈哈哈……再次轟然大笑。

所有學生都像是看傻子一般的看著蘇塵。

簡直了。

這牛比吹得,讓在場的其他人都臉皮燥熱了。

肖晚雲搖了搖頭,本來,她對蘇塵多少還有一些期待,或許蘇塵有那麼一絲絲創造奇,或者打敗天銘武道社的某一個成員呢?可現在……

她嘆了口氣,現在,她覺得蘇塵得了臆想症或者本身就是滿嘴跑火車,而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

「晚雲,你不要生氣,蘇塵平常不是這樣的性格的,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藍晴著急了,她當然看出肖晚雲對蘇塵有些失望和討厭了,她害怕肖晚雲改變主意、不救人了。

肖晚雲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呆在那裡,如一朵百合花。

「既然吳社長如此的堅持,那就一個一個玩吧1在那些笑聲中,蘇塵安安靜靜的抬起手,指向余河:「第一場,就是你了,我想,你應該是最等不及的1

「很好1餘河眼神一亮,很震驚,在他看來,蘇塵應該儘力躲自己才是,沒想到正好相反,但,不管怎麼說,蘇塵第一場就選擇自己,實在是合他的心意。

「哥1餘飛激動了,整個人都在顫抖,他彷彿已經看見了蘇塵吐血、跪地、求饒的場景,他口乾舌燥的攥緊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