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二十八章 看透了本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看透了本質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女生小說

蕭賀鳴大笑了好幾個呼吸后,頭更加的高高昂起,蔑視的掃了蘇塵一眼:「小子,你知道什麼是企業管理嗎?知道是什麼是資本力量嗎?知道什麼是經營槓桿、投資回報、現金流量、存貨周轉率嗎?你什麼都不知道!就你這種土傻帽,到底是哪個土疙瘩來的?就你也想參與到家族爭鬥、公司權利爭奪上來?幫我妹妹?還想威脅我?真是可笑到了極點!!1

「噗……」蕭賀鳴身後,王經理等以及那幾個律師,強忍著笑,卻怎麼也憋不住了,同樣是看沙比一樣看著蘇塵。

蘇塵的穿著打扮,實在是有些太樸素,難聽一點,就是穿的很孬,年紀看起來又不大,他們這些精英企業家、精英律師,都是社會的上上層人士,能看得起蘇塵就怪了。

尤其是蘇塵那讓人無語的威脅,說實話,他們都尷尬了。

他們見過說大話、裝模作樣的人不少,但,如眼前這個年輕人一樣蒼白無力的,真心沒有。

他們忍不住都在好奇蘇塵小小年紀,這臉皮是怎麼伶的挺厚啊!

「我們走吧1蘇塵靜靜地看了蕭賀鳴和他身後的幾個人一眼,沒有再說什麼,繼而,他對蕭鳶道。

話,他已經放下了。

至少蕭賀鳴二十四小時內到底是願意離開華夏,還是不願意?那就是蕭賀鳴自己的事了。

當然,蕭賀鳴的選擇,會決定他到底會有怎樣的命運?

「啊?」蕭鳶先是一愣,接著,她點頭,雖然搞不懂蘇塵在做什麼,但,她還是下意識的同意。

「哈哈哈……小子,你剛才不是很能裝的嗎?草-你-媽-的,本少還以為你要站出來英雄救美、干一番驚天動地的事呢!怎麼現在就要灰溜溜的走了?」蕭賀鳴盯著蘇塵已經轉身要離開的身影,肆意的嘲諷,心情大好。

然而,就在這時,蘇塵原本正在邁動的腳步停下了。

蘇塵轉身。

「看什麼看?」蕭賀鳴絲毫沒有在意蘇塵突然又不走了,更不在意蘇塵看向自己的眼神,一個二十來歲的、可能還是學生的小子,他蕭賀鳴還能怕了不成?

蘇塵嘴上沉默。

但,他動了,電光火石之間,他一步跨前,站在了蕭賀鳴的身前!!!

「你……」蕭賀鳴大驚大恐,突如其來的壓迫和殺意,讓他的心臟都要爆裂了,他雙眼驚懼,剛想要大喊什麼。

可惜,只喊出了一個字,然後,他的頭就被蘇塵直接按住了,按在身後的辦公桌上。

「你……你……你做什麼?」

「草!你竟敢動手?

「叫保安!!1

「放開少爺1

…………

隨著蘇塵這麼毫無徵兆的動手,王經理等人也都臉色狂變,下意剩大聲的吼道。

「我不喜歡有人在我面前說髒話,所以,我生氣了1蘇塵按著蕭賀鳴的頭,看著他的眼睛,淡淡的道:「我生氣了,自然是有後果的1

下一秒。

「砰砰砰……」

清脆而又刺耳的聲音陡然響起。

清晰可見,蘇塵按著蕭賀鳴的頭,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朝著辦公桌的桌面上砸去。

「啊啊礙…」蕭賀鳴的眼鏡徹底碎了,頭顱的側面,也在激烈的碰撞下快速腫脹、流血。

劇烈的疼痛好似一根一根銀針在他的頭上扎,疼的他慘叫、眼淚橫流。

足足十多下,在辦公室里所有人的注視下,蘇塵就這麼連續讓蕭賀鳴的頭和辦公桌碰撞了十次。

棗紅色的辦公桌上,已經迸濺了許多鮮血,蕭賀鳴慘不忍睹!

蕭賀鳴雖然沒有死,但,也受了很重的傷。

當蘇塵停止后,他整個人已經抱著頭,癱軟在地上,蜷縮著。

「我的確不懂公司管理、更不懂經營槓桿、投資回報等等,但,我懂,拳頭如果夠大,能砸死一切1蘇塵淡淡的道。

蘇塵真的智商低嗎?真的什麼都不懂嗎?不是。

他只是看透了本質罷了。

這是一個擁有修武者的世界,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

實力最夠強,比智商、手段、算計、陰謀等等都好用。

以力破萬法,僅此而已。

他只需要強大的實力,就足夠了!

「前世,如果說,徐鳴是導致嵐欣的死的元兇,那麼,你就是導致鳶兒死的幫凶1繼而,蘇塵冷冷的掃了蕭賀鳴一眼,心裡想到。

前世,蕭鳶最終因為那怪病而死。

蕭鳶的死的元兇自然是那怪病,可是,如果不是蕭賀鳴搶奪蕭家家產,蕭鳶那半年不會遭受那麼大的壓力,也不會精神時時刻刻繃緊,更不會操勞那麼多,如果不是蕭賀鳴,蕭鳶的病情不會在那半年狠狠加重,也許能夠撐五年,而五年後,他醫術有所成就的時候,是可以救蕭鳶的。

不遠處,之前還嘲諷、得意的王經理等人,此刻,已經顫票煥椎蛄耍他們要不是扶著辦公桌,可能都癱軟了。

他們這些社會的上層人士,一直都是靠專業知識、心機手段活的,哪裡見過這麼赤裸裸的原始、殘酷的一幕?

辦公桌上,那都是鮮血啊!!!

幾人盯著蘇塵,眼神中全是畏懼,無與倫比的畏懼。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而他們,遇到的是,瘋子,一個不要命的瘋子。

「你只有二十四小時的選擇時間1蘇塵最後留下這麼一句話,然後,帶著蕭鳶離開。

直到蘇塵離開后好一會後。

「打120啊!!!啊啊礙…都愣什麼?痛死我了!該死的雜碎,我……我不會放過你,我一定不會放過你1蕭賀鳴瘋狂的咆哮著,原本文質彬彬的一張臉上,只剩下怨毒的猙獰。

電梯里。

「蘇……蘇塵,你為什麼要幫我?」蕭鳶問道,她心底是害怕蘇塵的,因為,蘇塵一言不合就動手,而且,別人沒有注意到,可她注意到了,不管是蘇塵踢蕭四那一腳,還是剛才蘇塵教訓蕭賀鳴的時候,他的臉色和眼神都沒有一絲絲的變化,就好像呼吸、吃飯一樣正常,而這種正常卻是最大的不正常,任何一個普通人在見血和動手的時候,都應該是有情緒波動的才是,蘇塵偏偏沒有。

「我說,上輩子,我因你而生,你信嗎?」蘇塵笑著道,聲音略帶磁性,很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