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四十八章 阻止不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阻止不了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女生小說

「什麼意思?」年輕人下意識的一愣。

「有私人醫生的話,你會方便很多,不然的話,你可能得在醫院度過三五個月了1蘇塵認真的道。

「死1年輕人總算是明白了蘇塵的意思,一時間,怒火沖頂,臉上的猙獰之色變成了凶光,他直接從自己的腰間拿起一把匕首,朝著蘇塵狠狠的戳來。

那匕首很鋒利,年輕人一直帶在身上,是用來防身用的,平常時候很少用到。

他是真的被蘇塵惹怒了。

怒刀要殺人、要放血。

與此同時,蘇塵猛地抬頭,腳步挪動,向前一步,如猛虎下山,速度驚人,直接與之年輕人面對面!!!

電光火石之間,蘇塵一下子擒住了對方的那隻拿著匕首的手腕,用力這麼一捏。

斷!

足足上千斤的力量,作用在手腕之上,能不斷嗎?那骨頭斷裂的聲音無比的清晰。

叮!!!

手腕斷了,手中的匕首自然也落地了。

「礙…」年輕人臉色狂變,臉上原本的殘忍、大怒等等,一下子變成了蒼白的驚恐,他痛苦的嘶吼一聲,渾身都顫慄了。

無法形容的痛苦,簡直就像是磨骨一般,他下意識的蜷縮身子。

「你想剁我的『爪子』?」蘇塵依舊捏著年輕人的手腕,面對年輕人那猙獰的痛苦,他面無其他神色,安安靜靜的問道。

「啊啊礙…」年輕人哪裡還能回答蘇塵的問題,他只剩下不顧一切的嘶吼,蒼白的臉上,已經布滿了淚水和汗水。

「放開馮公子!!1直到這時候,不遠處,那中年人,也就是林同海口中的張臣封,才反應過來,他又是驚恐,又是震驚,又是著急,大聲呵斥道。

馮公子,也就是馮義,蘇塵此刻捏斷的是城豐市有的數的大家族馮家的嫡系二公子馮義的手腕。

蘇塵沒有搭理張臣封,好似完全沒有聽到張臣封的話,他盯著馮義:「說說爪子斷了的感覺1

馮義還在痛苦的嘶吼,哪裡能回答蘇塵的問題?

蘇塵卻是哼了一聲,哼聲之中,稍稍用力,頓時,馮義那已經斷了的手腕,卻是幾乎成了直角。

馮義痛的要昏死過去,嘶吼聲都沙啞了。

「我問話,不喜歡有人無視之1蘇塵淡淡的道。

「疼,是疼……疼的感覺……」馮義已經驚懼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他咬著牙,用盡所有的力氣,道。

「哦,原來『爪子』斷了,很疼啊1蘇塵點點頭,依舊安安靜靜,但,緊隨著,毫無徵兆之間,他猛地抬起腳,一腳踢在馮義的左腿之上。

「碰!!1

那重重的一腳,如同一根高速運行的鐵箍轟砸在馮義的小腿之上。

雖然,馮義的小腿沒有直接斷裂,但也讓他一下子幾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小腿了,他整個人轟然跪地。

「啊啊礙…」跪在地上,馮義撕心裂肺的慘叫。

「既然知道『爪子』斷了會疼,那為何還要對我的女人有念想呢?如果我要是你,現在已經跪下了,就順便磕個頭,也許,我心情好了,會原諒你,你說是不是?」蘇塵低下頭,居高臨下的看著馮義。

馮義一邊跪著,一邊蜷縮著,已經被嚇的幾乎要尿褲子了,心臟都要爆裂了,他從沒有害怕到這種地步過,再也顧不得其他,他顫顫巍巍的磕頭:「對……對……對不起,我……我道歉,我道歉1

遠處。

張臣封都要瘋了,臉色陰沉而又蒼白。

那是馮義啊!!!馮家的二公子馮義啊!竟然眨眼之間就是這個下場?跪?!!!馮義都下跪磕頭了啊!

張臣封的心臟抽搐著。

他為何要帶三位城豐市有的數的公子哥來到林家?就是要這三位公子給自己壯膽,說難聽一點,他是借勢,是狐假虎威。

在張臣封心中,有這三位紈公子哥跟著,林同海就是一百個膽子,也不敢拒絕簽約合同!

當然,為了讓這三位紈公子哥陪著自己一起來,他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可哪裡想到……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你敢這樣對待馮公子,你死定了,馮家不會放過你的1張臣封怒吼道。

馮義又是下跪,又是斷手的,事情已經大了,弄不好,他張臣封都要受到牽連,畢竟,是他把馮義帶來的。

張臣封急的全身都是冷汗,手都攥的咯吱咯吱的響。

蘇塵仍舊沒有搭理張臣封,甚至,看都沒有看一眼,好似,整個大廳里,根本沒有這個人一樣。

「林同海,你他-媽阻止他啊!!1著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的張臣封,轉頭看向林同海,眼睛都紅了,他怒吼道。

「阻止不了1林同海實話實說。

「你……你……」張臣封被這一句話堵得臉上都沒有血色。

同一時間,蘇塵卻突然鬆開了馮義的手腕,饒有興趣的看向張臣封:「你說他是馮家的二公子?馮家不會放過我?讓我死?」

「城豐市,馮家,你自己想想把!你是第一個敢毆打馮家嫡系公子的人!你一定會死的很慘1張臣封一字一健

「我這人偏偏不信邪,怎麼辦?」蘇塵的嘴角多了一抹玩味,接著,他轉頭看向那正捂著自己的手腕、跪在地上痛苦呻-吟的馮義:「要不,我給你一個打電話向家裡人搬救兵的機會?」

馮義好似被電打了,猛地抬頭,有些驚悚的盯著蘇塵:「我……我……我不敢1

馮義哪裡不想打電話搬救兵???他對蘇塵已經恨之入骨!

剛才那種生不如死的痛,他活了二十五年,是第一次經歷,簡直如同進了十八層地獄。

他的心底,是無法形容的怨毒和怨恨,他當然要報仇。

但,他哪裡敢表現出來?或者現在就打電話給家裡人?一旦他表現出來,萬一蘇塵再捏碎他一隻手腕,怎麼辦?

「馮公子,不要怕他,這小子就是裝腔作勢,你要是真給家裡人打電話,他絕對嚇得和孫子一樣!!1張臣封眼睛盯著蘇塵,如同看死人,他大聲道,慫恿馮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