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五十六章 身份估計嚇死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身份估計嚇死人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女生小說

「你說什麼?!!1那駕駛著勞斯萊斯的年輕人臉色狠狠一變,從之前的嘲諷神色,直接變成了陰沉,他緊緊盯著蘇塵。

下一秒,深吸一口氣,他的聲音驟然冰冷:「小子,你找死……」

他真的想要踩油門狠狠的撞死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雜碎了,然而,他不能那麼做,因為車內還坐著一個人,同樣是個年輕人,和他年紀差不多。

此人是他的少主!

少主沒有發話,他不敢亂來,即使心底的憤怒和殺意已經濃郁到了極點。

「我是在找死,可你終究不敢撞上來,孬種1同一秒,蘇塵不屑的聳聳肩,有些無趣。

「你……」駕駛位上的年輕人吐出一個字,卻憋屈的吐不出第二個字了。

被蘇塵如此的挑釁、嘲諷,他咬牙切齒,差點怒火沖點,他雙手死死地抓住方向盤,真想踩油門。

可自己的少主,的的確確沒有發話,所以,他不敢,也不能。

他要憋屈死了。

「赤刀,你很生氣?」這時,坐在勞斯萊斯後排的年輕人,輕輕地拽了拽自己的領帶,面無多少神色,他掃了一眼駕駛位上的年輕人,淡淡的道。

「少主,這該死的小子,太過可惡!!1駕駛位上的年輕人,也就是赤刀,深吸一口氣,控制了一下情緒,開口道。

「鴻鵠不與螻蟻計較、虎豹不與貓狗吼嘯,你明知道對方賤命一條,為何還要自降身份因為他而憤怒?」

「少主,我明白了1赤刀點頭,深看了蘇塵一眼,臉色慢慢的恢復平靜。

同一時間。

「你是什麼人,在這裡鬼鬼祟祟的做什麼?」是保安開口了,蕭家的別墅前有保安把守,此刻,保安走上前來,皺起眉頭,呵斥了蘇塵一句。

接著,保安又看向前方的勞斯萊斯,尤其是看到了這輛勞斯萊斯的車牌號,整個人直接恭恭敬敬的敬禮。

「我是蘇塵1蘇塵掃了一眼保安,淡淡的道。

「蘇塵?」那保安先是一愣,繼而,猶豫了一下,點頭:「那……那你進去吧1

昨日,小姐就已經交代,今天會有一位名為蘇塵的年輕人上門,讓他注意,好好接待。

沒想到……

這個被小姐特地交代的人,是……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平平的小子?

小姐是不是弄錯了?

不過,他就算心底無比的好奇和困惑,卻也不敢攔蘇塵了。

當然,也只是不攔蘇塵,讓蘇塵進入蕭家,至於怎麼恭恭敬敬對蘇塵,那是不可能的。

他的所有的心思和敬意都在眼前這輛勞斯萊斯身上,車牌號西88888的勞斯萊斯。

西,是西雲市的簡稱,西雲市為華夏境內的超級大都市之一,有著極其古老的歷史,有著世界前五的經濟水平,有著世界上最大的飛機嘗港口等。

在華夏境內,西雲市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對比起來,城豐市差了太遠太遠。

來自西雲市的客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此外,能在西雲市用88888?的車牌號的,簡直是驚天!!!估計身份會嚇死人!

他當然要無比無比的恭敬。

保安恭恭敬敬的為勞斯萊斯引路,一點不含糊。

而此刻,蘇塵卻已經走進了蕭家的別墅。

他太熟悉了,所以,不用人領著,就輕熟的朝著別墅的主大廳走去。

不多時。

蘇塵到了主大廳門前。

「什麼人?」主大廳門口,有四個黑衣人,帶著墨鏡,筆直的守著主大廳的門,他們是蕭家的保鏢,自從蕭老爺子重病昏迷后,為了保證蕭家的安全,蕭家的保鏢多了至少一倍,各處把守著。

「我是蘇塵1

四個保鏢上上下下的掃了掃蘇塵,最終,點頭,就如同保安一般,他們同樣被蕭鳶交代過了。

蘇塵推開主大廳的門,走了進去。

大廳內,溫度比外面清涼了許多,主大廳並不算大,但,還是很奢華的,尤其是地板,為極為上等的天然青石手工磨製,另外,主大廳內還擺放著大約四五件古董花瓶,卻也是頗有欣賞價值。

「蘇塵,你來了1蘇塵剛進來,坐在沙發上的蕭鳶就站了起來,顯然,她等候多時。

蕭鳶今天穿了一套淡青色的長裙,非常的仙氣的衣服,然而,蕭鳶自己的氣質卻是典型的病柔,如林黛玉一般的感覺,稍稍矛盾的穿著和氣質搭配上一起,卻是另一番讓人心神悸動的感覺。

蕭鳶並沒有化妝,頭髮隨意的扎著,蘇塵並不意外,他很清楚,蕭鳶不愛化妝,連一個淡妝都不愛畫,但,這一點不影響蕭鳶的美,不施粉黛的蕭鳶依舊美的驚心動魄。

蘇塵在注視蕭鳶的同時,蕭鳶也在注視著蘇塵,蘇塵這麼盯著她,讓她有些不適應,也就是看出了蘇塵的眼神中只有欣賞,沒有其他的神色,所以,她才沒有生氣。

當然,也因為她對於蘇塵,有著非常非常非常深刻的敬畏和感激,尤其是今天早晨得到消息,蕭賀鳴已經離開城豐市,讓她更是對蘇塵產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相信和安全感。

「昨晚,應該是又發病了1蘇塵突然道,聲音里有不能遮掩的心疼。

蕭鳶點頭,的確,昨晚發病了,折磨的她一晚上都沒有睡著,所以,今天的狀態非常不好。

還是早晨得到蕭賀鳴離開城豐市的好消息,才讓她稍稍有了精神。

蘇塵是怎麼看出來的?蕭鳶心底非常非常驚訝,但,她沒有問原因。

蘇塵一身上下都充滿了神秘,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看不懂、也理解不透的……

不過,女人的直覺告訴她,蘇塵是真真切切的關心她,這就夠了,每個人都有秘密,她不會多問。

蘇塵深吸一口氣,走上前去,走到了蕭鳶的身旁:「坐下吧!明明昨晚才發病,身體虛弱,就不要站著了1

蕭鳶點點頭,坐了下來,而蘇塵也坐了下來,坐在了她的身旁。

蕭鳶下意識的稍稍挪了一點,她不習慣與之異性太靠近,即使蘇塵給她的感覺無比的特殊、怪異、神秘。

蕭鳶的小動作,蘇塵看在眼裡,沒說什麼,心底卻是苦笑。

這丫頭,一直都很討厭男人,前世是,這一世也是。

蕭鳶的性格事實上很有問題,她很善良,可在很多人看來她是冷酷無情,她很好相處,可是她幾乎沒有朋友。

歸根結底,蕭鳶太清冷了,這種清冷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寒氣爆發一次,無形中也讓她的性格變得很冷很冷,讓人從最開始就不願意嘗試著與她接近、相處。

「手伸出來1下一秒,蘇塵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