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九十章 無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 無恥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科幻小說

葛萍萍,也就是薛籬落身旁的那個高高壯壯黑黑的女生,則是一聲不吭,站在一旁,有些尷尬,顯然她知道錯了。

「沒事1蘇塵苦笑著搖頭,退後了一步:「紙巾給我,還是我自己擦吧1

蘇塵沒有讓陌生女生為自己擦身上的污漬、水漬的習慣,即使薛籬落很美,美的讓人心神蕩漾。

「謝謝1薛籬落那清澈的大眼睛盯著蘇塵,滿是感激,心底則是多了一絲好奇。

蘇塵竟然拒絕她為他擦水,有些不可思議。

她雖然從沒有為其他男生擦拭過身上的水漬,但她也清楚自己對於男生的吸引力。

這種能夠與之她親密接觸的機會,眼前這個男生竟然如此果斷的就放棄了,真的讓他驚奇的同時,也很有好感。

女孩子有時候太美了,也是一種負擔。

薛籬落深有體會,就因為她的容貌,從高中開始,有許許多多男生給她表白、寫情書,無形中打擾了她的學習。

為此,她多次轉學,可轉學也無用,每到一個學校,就會立馬造成轟動,迅速被評為校花等等。

這在別的女生看來很羨慕、很光鮮,可薛籬落自己卻十分厭煩。

她是性子安靜的女孩,真的不喜歡那種高調、活在每一個人的註釋下、活在許許多多人議論下的生活。

久而久之,她對那些看自己眼神帶著灼熱、渴望、愛慕等神情的男生,都有一種控制不住的厭惡。

可眼前這個男生,不一樣,真的不一樣,他看自己的眼神,很正常,除了一絲絲淡淡的欣賞外,再無其他。

蘇塵可不知道薛籬落此刻在想什麼,也沒有心思想,他快速的擦拭自己身上的水漬。

越發的鬱悶了。

本就是西服上有些血跡了,還不知道怎麼和慕紫翎交代,現在又被撲了一身水,更加狼狽的不行。

「我是薛籬落,你是……」薛籬落突然問道,她身旁,葛萍萍有些怪異的抬頭看了蘇塵和薛籬落一眼,自己的舍友有多討厭男生,她很清楚,她可從沒有見過薛籬落主動問哪個男生的名字,今天怎麼回事?奇怪,真的奇怪!

「蘇塵1蘇塵笑了笑。

「蘇塵?」薛籬落微微蹙眉,這幾日好像有聽到這個名字。

事實上,是她實在是不怎麼八卦,否則的話,蘇塵的名字在城豐大學內火的不得了,怎麼也應該對蘇塵了解很清楚才是。

「今天的事,非常抱歉,再次謝謝你的大度1薛籬落想不起來蘇塵這個名字到底在哪裡聽過了,也就索性不想了,她微微鞠躬,認真的道。

「小事而已,下次撲水的時候,注意一下就好了1蘇塵笑道。

薛籬落鬆了口氣,就要和葛萍萍轉身回宿舍。

可就在這時!!!

「籬落,你終於捨得出宿舍了1遠處,傳來一聲音,男生的聲音,聲音里有怒火、激動、質問,反正情緒很不好。

聽到此聲音,薛籬落的美眸深處閃過一絲厭煩,沒有吭聲,想要加快速度,趕緊進入女生宿舍。

可是,來不及了。

那男生快速跑過來,一下子就堵住薛籬落和葛萍萍的去路。

薛籬落和葛萍萍只能停下。

「王晨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你怎麼和蒼蠅一樣煩人?籬落已經拒絕你許多次了!!!你還糾纏著不放,你這是騷-擾!你還要不要臉?」葛萍萍怒喝道。

她之前之所以要一盆水撲下,就是因為蘇塵的身高與之王晨易差不多,王晨易同樣也喜歡穿西服,且,王晨易幾乎是一有時間就來到女生樓下想要堵住薛籬落表白。

因而,她才誤會蘇塵是王晨易的。

此刻,面對王晨易,葛萍萍是真的怒不可竭。

「黑胖子,你閉嘴,我追籬落和你有關係嗎?我和籬落兩情相悅、青梅竹馬,你知道個屁,要不是你從中作梗,我和籬落早成雙成對了1王晨易喝到,毫不客氣。

「你……」葛萍萍大怒,黑胖子三個字簡直就是戳中了她心中的自卑點,她咬著牙,拳頭都攥起來了。

「王晨易,我……我真的不喜歡你,求你不要再來女生宿舍樓了1薛籬落小聲的道,聲音里都有些哀求了。

「不喜歡我?不喜歡我,你父親生病的時候,是誰借你的錢?要不是老子以為你同樣喜歡我,老子會隨便借你錢?你以為自己是誰?你他-媽把老子當猴耍了?」王晨易先是一愣,繼而,怒吼道,話極其難聽。

「王晨易,我……我……我已經還你錢了,而且,高三那次,我父親生病,我根本沒有主動問你借錢,是你通過我同桌知道我父親的事後,主動去的醫院,然後在醫生那裡,你私自結了四千七百元的手術費。」

「我是後來想要去結手術費,醫生告訴我一個名叫『王晨易』的人已經結賬了,我才知道,我立刻就找到了你,你說這錢是你給我的,不用我還,但我和你只是同學,我不可能要你的錢。」

「所以,之後沒多久,高三畢業的暑假,我去肯德基打工,攢夠了五千元,大學開學前,我把錢已經還你了,前後一共只有三個多月的時間,可你為什麼還不放過我?」

薛籬落的眼睛已經紅了,她曾經很感激王晨易,就算王晨易善做主張,可終究是幫她了,她真真切切的感激在心,可是,這兩年,她看清了王晨易的嘴臉,王晨易就是拿著借錢這件事一次又一次的說事,完全沒有止了。

「還清了?呵呵,只是本金罷了!利息呢?」王晨易冷笑道。

他追了這麼久薛籬落,沒有追上,他知道再這麼追下去也無用,索性攤牌,他是沒有耐心繼續追下去了。

「利息?」薛籬落一愣,繼而,她咬著嘴唇問道:「你要多少利息?」

「怎麼也要十萬塊利息吧?」王晨易哼了一聲。

薛籬落直接沉默了,她把自己的嘴唇都要咬破了,她一直以為自己足夠高估王晨易的無恥,沒想到……還是低估了。

「你怎麼不去搶?」一邊,葛萍萍大怒,吼道:「本金才四千多元,利息要十萬?!!1

「呵呵……黑胖子,我與之籬落說話,你這個丑恐龍沒資格插嘴,薛籬落,你爸的闌尾炎手術的手術費是我結的,這是事實,你要是覺得利息多了,可以讓你爸死啊!那四千七百元怎麼說也是救命錢,要想徹底還清,那當然要用命還啊!你爸只要立馬去死,老子不要利息了1王晨易冷聲道,聲音嘲諷而又不屑,已經撕破臉了,他哪裡還會顧及?

「你……你……」薛籬落的眼淚都留下來了,她甚至氣的微微顫抖,完全不知道說什麼了。

「不過,也可以有第三種選擇,你陪我一晚,把你的初~次給我,一切一筆勾銷,利息我就不要了,你爸也可以不用死了,這個主意很不錯吧?甚至,如果你把我伺候好,我不但不問你要利息,還可以倒過來給你十萬八萬的,呵呵……畢竟你家裡缺錢,不是嗎?據我所知,你爸身上的病可不少1王晨易突兀的笑道,眼神中全是炙熱,眼神都要把薛籬落吃了。

「你無恥!!1薛籬落抬起頭,堅定而又憤怒的盯著王晨易:「你死了這條心!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那可由不得你,給你三天的時間,哼,要麼還利息十萬元,要麼陪我一晚,否則的話,我會親自找人去你家,和你爸談談,怎麼選,這幾天好好的思考1王晨易昂起了頭,嘴角扯過一絲得意的猙獰,接著就想走。

可一轉身。

碰……

突兀的,他卻是被撞著了。

蘇塵不知道何時,站在他身後。

「草……」王晨易想都沒想,直接就想破誇大罵,蘇塵卻率先開口,他帶著淡淡的微笑:「這位同學,你撞著我了,我五臟六腑都重傷了,但我比較好說話,所以,只要你賠償我一千萬醫療費、精神損失費,就可以算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