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一百零九章 絕對不是誇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絕對不是誇張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女生小說

隨著張澤緒重重的從馬背上摔下來、重傷,遠處,一直在遠遠的注意著這邊的動靜的吳首衡先是臉色狂變,繼而,他一聲大吼:「保安1

然後,也顧不得其他了,他用盡全力的朝著蘇塵、張澤緒這邊衝來,一雙眸子又是驚恐又是怒火又是殺氣騰騰的盯著蘇塵:「你……你做什麼?!少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全家陪葬!!1

吳首衡真的被嚇壞了,他親眼看見張澤緒從馬背上轟然摔下啊!

而且,張澤緒的頭顱和臉上已經是鮮血淋漓,看起來無比的凄慘。

再加上張澤緒的慘叫聲非常的大,吳首衡怎麼可能還能保持平靜?

這是張澤緒啊!是他的老闆的獨子!是自家少爺啊!

少爺萬一在天堂馬場有什麼事,他吳首衡推脫不了的責任。

然而。

面對吳首衡的吼叫、威脅、怒罵,蘇塵卻好似沒有聽見,看到沒有看吳首衡一眼,他站在張澤緒身前,突兀的抬起了腳。

啪!!!

蘇塵踩在了張澤緒的臉上,重重的,頓時,張澤緒的臉就變形了,整個頭顱都好似要陷入草地里了。

張澤緒痛的鮮血和眼淚混合,用盡全力的掙扎,卻一絲絲作用都沒有,他甚至感覺自己的頭都要爆了。

張澤緒慘叫的聲音更大了。

「赤火是被餵食了毒藥,對嗎?一種需要十分鐘八分鐘發作的毒藥1蘇塵淡淡的問道:「機會只有一次,說實話……」

蘇塵這麼問,也只是再次確定一下,事實上,作為一名神醫的他,早已經確定,赤火毫無徵兆的倒地、口吐白沫、雙眼流血而死,是典型的中毒的癥狀。

顯然,有條件和時間下毒的,只有吳首衡,吳首衡之所以下毒,百分百是張澤緒交代的,毫無疑問。

「對……對,我……是我讓吳經理下的毒,我……我錯了,放過我……」張澤緒用盡全力的求饒,聲音里哭腔,哪裡敢說謊?此刻,他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的恐懼。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蘇塵硬生生的從高速奔跑的馬上摔下來,竟然完好無損啊!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蘇塵竟然能夠如鬼神一般一拳砸的他的阿拉伯馬乃至它倒飛十多米摔死!

他就是做夢也沒有想到,蘇塵二話不說,直接就對他動了殺意,此刻,他被蘇塵踩著臉,能清晰的感受到一股來自蘇塵身上的讓他顫抖、駭然的殺氣,他有種直覺,蘇塵不是嚇唬,是真要殺他。

「倒是很果敢1見張澤緒承認,蘇塵讚賞的笑了笑。

張澤緒就是要直接弄死自己,也幸好自己正好是修武者……

否則的話,如果換成藍席、鄭一幡等這種普通人,當赤火高速奔跑的時候突然倒地,人從馬背上摔下,很大可能是脖子落地,當場死亡……

即使運氣好,不是脖子落地,也至少得是全身粉碎性骨折、永遠癱瘓在床,或者是腦出血、成植物人吧?

這絕對不是誇張!!!

因為,第一,赤火極其的高大,高兩米還要多,第二,從赤火身上陡然摔下的那一下,簡直等同於普通人從時速五六十邁的行駛中的小汽車上毫無防備、毫無抵擋的狠狠摔下。

可想而知後果得有多可怕?

張澤緒下手的確狠,完全就是對著要自己的命的!

蘇塵也是發自內心的讚歎了。

要知道,他與之張澤緒第一次碰面,根本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硬是要說矛盾點,差不多也就是張澤緒喜歡慕紫翎?把自己當做情敵了?

就這樣,直接要弄死一個人?

蘇塵仔細的回想回想前世的百年記憶,他遇見過太多太多的人,有強如玄氣宗師級別的,有弱如街頭混混的,其中,本性殘忍惡劣的人也不少,但,如果對比張澤緒,似乎……

張澤緒更勝一籌啊!

這張澤緒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尤其他還是一個普通人,如果他要是修武者,那得兇惡到什麼地步?以殺人為樂嗎?

「既然你想殺我,所以我也應該把你殺了,對嗎?」下一秒,蘇塵的笑容又濃郁了一些,他認真的道,不像是在討論一個關於『殺人』、『復仇』的話題,反倒是聊天一般。

蘇塵淡定的如老友聊天,可張澤緒卻一下子驚恐的抽搐起來……

「不……不要,我……我真的錯了,是我鬼迷心竅……」張澤緒一邊吐血,一邊用盡全力的求饒,一雙眼睛里是無法形容的畏懼。

同一時間。

「放開少爺,有什麼沖我來!!1吳首衡已經衝到了蘇塵身前,他像是一隻被逼急了的野獸,渾身散發著野性的氣息,他齜牙咧嘴的咆哮道。

且,咆哮間,他雙手抱住了蘇塵的腿腳,狠狠用力,他想要掰動蘇塵的那隻踩在張澤緒的臉上的腳。

可惜。

紋絲不動。

蘇塵是什麼力量?萬斤級別啊!蘇塵自己不想的話,別說一個吳首衡,就是三五十個吳首衡,也不可能讓他動分毫。

「沖你來?呵呵……可以啊!畢竟,給赤火下毒,是你親自動手的,算你一份1蘇塵對視吳首衡,玩味的挑了挑眉頭。

繼而,蘇塵抬起了那隻踩在張澤緒臉上的、也就是被吳首衡抱著的腳,踢出。

「碰!!1

兇狠的一踢重重的落在了吳首衡的胸口處……悶響之聲簡直就像是夏日的悶雷,堪比重鎚轟砸心臟,讓人壓抑的不能喘氣。

隨著蘇塵這一腳落下,清晰可見,吳首衡痛的臉龐直接扭曲、不似人臉,全身痙攣、蜷縮,宛若稻草人一樣倒飛出去。

「轟1

幾個呼吸后,十多米之外,吳首衡轟然落地,伴隨鮮血,他落地后,小半天都一動不動,像是一根樹樁一樣安靜。

仔細看,吳首衡的胸口都隱隱凹陷下去了,蘇塵這一腳雖然稍稍收斂了一些力量,可也足夠恐怖。

一腳之下,吳首衡雖然沒死,可也距離死不遠了。

「求你,饒我……我一條狗命!我錯了!!!真的錯了1片刻后,寂靜之中,張澤緒突然強行直起身子,沖著蘇塵跪下、磕頭,臉上全是哀求、淚水、鮮血。

張澤緒是徹底崩潰了。

這些年,他做過的惡事不少。

他有過殺人全家,有過僱人撞死人等等,他手裡的人命,何止十條?

但,他一直相安無事,張家的勢力太大了,至少在燕西城這個三線中等城市裡,數一數二。

正因為做的惡事太多,張澤緒自認為自己從不知害怕是什麼?他覺得,只有別人害怕自己,沒有自己害怕別人的。

可此刻,他卻怕了,真真切切的怕了,甚至,褲襠處都是一片尿騷,他直接被嚇得失禁了!

蘇塵身上的殺意是那麼的濃郁、真實,蘇塵踢吳首衡的一腳,是那麼的駭人驚悚……他怎能不怕?

他可以殺別人,可以當別人的命是螞蟻的命,可輪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卻是另外一種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