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一百一十五章 血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 血手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女生小說

「找死!!1血手蛤蟆怎麼也忍不住了,甚至有些失去理智的感覺,整個人化作一道弧線,風起雲湧的朝著蘇塵攢動而去。

血手蛤蟆乃是玄氣內壯境中期,並且,他來自真玄門,還是核心弟子,自然是不缺頂級的功法、武技,因而,身法驚人,一套《輕燕步》被他熟練的施展,整個人輕盈如飛、血色奔騰,幾乎只是那麼一眨眼,他已經出現在蘇塵的身前不遠處。

毫不猶豫的,血手蛤蟆一掌拍出……

「嗤……」

刺耳震響的空氣轟鳴聲中,清晰可見,一道血色妖異的掌印,堪比一塊被燙紅了的烙鐵,帶著凝實尖銳的殺意,朝著蘇塵決然而去,視覺效果無比的驚人,遠遠看去,莫名的有種心底森寒畏懼的味道。

這一掌的的確確很厲害,在血手蛤蟆轟出這一掌的同時,不要說慕紫翎、鄭一幡等人了,就算是余刑、張闔、盛冷三人,都忍不住臉色微微一變,充滿了忌憚。

血手蛤蟆施展的一掌名為《萬毒血手》,這一招武技就是放在整個修武界都名聲在外。

《萬毒血手》乃真玄門的鎮門三大武技之一,修鍊《萬毒血手》需要用十年的紅斑蛤螈五十年的褐蜈、一百年的刺蛇等十分十分稀少、恐怖的毒物毒素配合修鍊。

真玄門內修鍊《萬毒血手》的弟子不少,但能成功的,卻是極少極少極少,基本上三五十年都出不了一個,而血手蛤蟆正是這一代真玄門弟子中唯一一個修鍊成功的。

萬毒血手只要擊中目標,首先,恐怖的鎮力是少不了的,此外,毒也會一瞬注入被擊中目標的體內。

因而,只要被萬毒血手擊中,基本上沒有什麼生還的可能。

靠著《萬毒血手》,血手蛤蟆的戰績十分彪悍,甚至他都能越級戰鬥,血手蛤蟆這個稱號也是因《萬毒血手》而來。

張闔三人之前沒有想到血手蛤蟆如此兇殘,竟一出手就是萬毒血手,這是百分之一千的要殺死那小子啊!!!

不由得,三人看向蘇塵的眼神中都多了一絲憐憫之色。

旋即。

血手蛤蟆的血手已經到了蘇塵的身前了。

「小子,你是死在老子手裡的第四百六十個人1血手蛤蟆一字一劍聲音中全是殘忍,他盯著蘇塵,血手朝著蘇塵的頭顱而去,他不但要殺蘇塵,還要拍碎蘇塵的頭顱,這是他喜歡的、摯愛的殺人手法。

蘇塵沉默不做聲,他安安靜靜的看著血手蛤蟆的血手朝著自己而來。

一米。

半米。

一尺。

直到血手距離自己頭顱還剩下一尺的時候。

突兀的。

蘇塵抬起了手,宛若閃電,快的驚悚,同樣是一掌,一閃而過,迎了上去。

「碰……」

轉瞬,清脆的聲響好似那鞭炮一般,蕩漾在空氣之中。

而隨著這一掌的對上,讓血手蛤蟆傻眼的是,蘇塵竟紋絲不動!!

反倒是血手蛤蟆自己,接連倒退好幾步。

且,每倒退一步,血手蛤蟆就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好像被重鎚轟砸了一下一般。

「你……」血手蛤蟆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子,一張蛤蟆臉上滿是震撼,眼神灼灼的盯著蘇塵:「你竟然擁有如此實力?」

血手蛤蟆確定自己沒有留手,這種情況下,一掌對上,對方紋絲不動,自己直接重傷,這……這簡直太驚人了!

怎麼可能???血手蛤蟆甚至可以說,就算是張闔、盛冷、余刑三人也完全做不到啊!可眼前這個小子,卻硬生生的做到了!

何況,對方如此如此如此的年輕……

和做夢一般。

血手蛤蟆的眼孔狠狠收縮,盯著蘇塵,死死地盯著,似乎想要把蘇塵看穿,可惜,蘇塵還是那麼平靜、安靜,他什麼都看不出來。

下一刻。

不過沒等蘇塵說什麼,血手蛤蟆突兀的又獰笑了:「小子,你的確隱藏的夠深,小小年紀,擁有這樣的實力,實在是天才中的天才,堪稱妖孽,你甚至足以進入潛龍榜前二十,不,是前十五,你這種級別的超級天才,說句實話,老子活了三十一歲,還是第一次遇到,可惜,你過於自大了1

說到這裡,血手蛤蟆的聲音玩味、殘忍了起來:「你千不該、萬不該,與之我對掌,或許,你還不知道,整個修武界的年青一代中,就算是潛龍榜排行前十的那些傢伙,都不敢與之我對掌,咻咻咻,所以,自負是要付出代價的……」

此刻,遠處,張闔三人神色接連變化,首先,自然是震驚、不可思議,蘇塵的實力,讓他們想破腦袋也沒有想到。

就像是出現了幻覺。

能夠將輕易將血手蛤蟆重傷的,整個修武界的年輕一代中,只有潛龍榜排行前十的存在能做到。

可眼前這小子,分明不是潛龍榜前十的那些人啊!!!

甚至,他們有種強烈的直覺,對方就是世俗界人。

「這小子還是人嗎?」盛冷深吸一口氣,聲音非常沉重:「他這實力,放在我盛家的年輕一代中,都是第一第二。」

「關鍵他年紀只有二十歲左右1餘刑一字一頓道。

「可惜了,這小子似乎完全不了解修武界,更不知道血手蛤蟆,但凡有一點了解,也不能這麼與之血手蛤蟆對掌啊1張闔有些慶幸又有些可惜的冷笑道。

「這倒是,對上這麼一掌,必死無疑了1盛冷聳聳肩,那些緊張、慶幸、震驚的情緒全都消散了,無論蘇塵怎麼讓他出乎意料,終究,蘇塵就要死了,不是嗎?

「血手蛤蟆的血手,哼,真是下作1餘刑微微皺眉。

與此同時,血手蛤蟆的獰笑越發的濃郁:「小子,是不是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好似有一把一把尖銳的刀片在攪動?是不是鑽心的痛?是不是感覺自己的生命力在快速流逝?是不是眼前越來越黑?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