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沒有選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沒有選擇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科幻小說

此刻。

薛家。

本就敞開的門,進來了一個三十來歲的青年,這青年稍稍有些禿頂,西裝革履,一隻手拿著寶馬鑰匙,另一隻手揣在兜里,雖然面帶微笑,可眼神深處卻是嫌棄的神色。

他嫌棄的是這安源衚衕的破敗、老舊,嫌棄的是薛家的窮,如果不是自己的父親的老同學薛大海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他侄女薛籬落長得和天仙一樣,他是真的連來一趟的興趣都沒有。

「於鐵,你來了?」隨著這青年的到來,頓時,薛家的客廳內,所有人都朝著他看來,薛大海激動的道,然後,又指向薛籬落:「這是我侄女薛籬落……」

於鐵下意識的看向薛籬落,這一看,整個人都呆了!!!

好美!

他見過的美女不少,但,眼前這個二十來歲、有些柔弱、有些倔強、有些憤怒的女子絕對是最美的那個。

薛籬落本來五官就非常的精緻,如瓷娃娃一般,再加上她的皮膚非常的白皙,容貌的確美的不像話,而那清純、柔弱的氣質,更是讓男人有一種無法抗拒的保護欲。

連蘇塵都承認薛籬落作為城豐大學的十大校花名符其實,甚至在十大校花中,還是靠前的一個,足以說明薛籬落的美了。

薛大海一看於鐵那愣神的神色,心中就放鬆了,一切都妥了。

薛瑩瑩則是有些嫉妒,就算她再怎麼昧著良心,也否認不了薛籬落的確很美很美……果然,只要是個男人,看到薛籬落,就挪不開眼睛。

薛籬落蹙了蹙眉頭,對於於鐵的炙熱眼神,充滿了厭惡。

「你……你好,我是於鐵1下一秒,於鐵終於思維回潮,他臉色微微漲紅,激動了極了,他伸出手,上前一步,想要和薛籬落握手,但,薛籬落卻退後了一步,完全沒有握手的想法。

「籬落,你啞巴了?於公子這麼主動了,你還矜持什麼?」宋一芳哼了一聲,惡狠狠的瞪了薛籬落一眼。

薛籬落沉默,只是臉色更加蒼白了。

於鐵微微尷尬,臉上先是閃過一些惱怒之色,繼而又笑了:「薛小姐,我們可以從朋友做起,對了,我聽大海叔說,你父親身體一直不好,我正好認識幾個不錯的醫生……」

薛籬落還是沉默,彷彿沒有聽到於鐵的話。

於鐵深吸一口氣,繼續道:「安源衚衕的居住條件太差了,如果我們可以試著相處,明天,不,今天我就可以給你一把同心湖花園的一套一百八十平的精裝房的鑰匙1

「我暫時還不想談戀愛、結婚,而且,就算我想要談戀愛、結婚,你也不是他1薛籬落終於開口了,聲音堅定,但,聲音里,竟然有了哭腔。

她忍不住想到了蘇塵。

是,她知道自己配不上蘇塵,也知道蘇塵擁有林嵐欣、慕紫翎那些優秀到了極點的女孩子了,更知道自己不能有非分之想。

她也逼著自己與之蘇塵強行表白、斷了那段自己不切合實際的妄想。

可是……

此時此刻。

在於鐵赤裸-裸-的炫耀著房子、車子、金錢、人脈等等逼迫自己做他的女人的時候,她就是控制不住的想到蘇塵,莫名其妙的委屈,莫名其妙的想要哭。

「你……」於鐵的臉色終於難看了,『你也不是他』的意思不擺明了薛籬落已經心裡有其他男人了?

一時間,他心底憤怒到了極點,雖然與之薛籬落才剛剛見面,但,他已經心動到心顫,恨不得立馬就擁有薛籬落,佔有慾無比的強烈,聽到薛籬落口中的『你不是他』,難以形容的嫉妒充斥心底和腦海。

「薛籬落,你在亂說什麼?」馮琳突然上前一步,非常狠毒的用食指和中指掐住薛籬落的胳膊上的肌膚,這麼狠狠的一扭。

頓時,薛籬落痛的差點尖叫:「你……你……你做什麼?」

「做什麼?我這是在提醒你,不要自我認識不正確!!!?」馮琳冷聲道:「於公子能夠看上你,那是你的榮幸,你還挑三揀四,薛籬落,你配嗎?你這種從小生活在安源衚衕的低賤的丫頭,除了長得好看點,根本就是一無所有,何況你還有病崴子父母,你有哪一點值得驕傲了?我告訴你,今天的相親,準確的說,就是於公子相你,而不是你相於公子,他看中你就成了,你沒有資格願意不願意,懂嗎?哼!你還敢想著其他男人?你口中的那個『他』有於公子優秀嗎?有於公子有錢嗎?有於公子這樣的身份背景嗎?」

「憑什麼?1薛籬落就算再柔弱、再善良,可也被逼到了極點,她美眸通紅的盯著馮琳,喝到。

「憑什麼?憑你我是你四伯,憑你家欠我家和三哥家的錢1薛大海接過話,戳之以鼻:「薛籬落,你和你媽要是有本事把錢還了,你薛籬落嫁給誰、和誰相親,老子才不願意管1

「你……你們太欺負人了!!!都給我滾,這是我家,都給我滾1同一秒,之前跪在地上的陳翠,一下子從地上爬了起來,大聲吼道,情緒似乎有些失控。

「去你媽-的,這裡是你家嗎?欠錢不還,這破房子已經不屬於你了,退一步說,就算屬於,也屬於老五的,和你陳翠有個屁關係?」也就是那一瞬,一直沉默的薛大河竟是直接動手了,直接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陳翠的臉上。

啪……

聲音非常的清脆,結結實實的抽打在陳翠的左半邊臉上。

陳翠整個人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半邊臉都腫了,頭髮也散了,嘴角還是清晰的猩紅。

「媽,媽,媽,你怎麼樣?」薛籬落先是一愣,繼而,痛哭,蹲下身來,查看母親左半邊臉的傷勢,清晰可見,母親的半邊臉腫脹青紫,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而且,母親一直捂著左邊的耳朵。

「我和你們拼了!!1看到母親的樣子,薛籬落心好痛,再也控制不住了,抓住地上的凳子,就想要朝著薛大河砸去。

這是她活這麼大,第一次動手。

她是被逼到了極致。

任何一個女兒,看到母親被人打了,都不可能無動於衷。

「不要……」然而,薛籬落卻被陳翠死死地阻止了,陳翠緊緊地抓住女兒的手:「不要!!1

陳翠很清楚,如果女兒動手了,那麼,吃虧的是女兒。

柔弱的女兒怎麼可能是薛大河、薛大海的對手?再說,還有宋一芳、馮琳、薛瑩瑩、薛簡。

她可以被打,她可以痛苦,但,絕對不能看到女兒被打、受到傷害。

「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1於鐵開口了,他這是在想著維護薛籬落,讓薛籬落感激自己呢。

「小鐵,你這還沒有和我這侄女好事成雙呢,就知道維護她了1薛大海笑了笑,又看向薛大河:「三哥,你可不要動手了,陳翠這個女人死活與否無所謂,要是傷到了我這侄女,小鐵可是要心疼了……」

「薛籬落,聽到了沒有?於公子在維護你呢!不然,老子今天能把你們母女打死,信不信?」薛大河冷哼道:「告訴你,你沒有選擇,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於公子的女人。」

「籬落,堂姐告訴你,我爸和四叔都是好心,以後你就明白了他們的用心良苦了,什麼愛情不愛情的?什麼戀愛不戀愛的?都沒有錢重要!於公子就是有錢人,堂姐我要不是有了你姐夫,都會對於公子動心了,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1薛瑩瑩笑著勸道。

「堂姐這話倒是沒有說錯,錢的確很重要1薛瑩瑩說完,於鐵就接過了話,臉上滿是得意和傲然:「就說我爸,事實上只是小學學歷,但因為一些機遇,現在是時代集團城豐市分公司的高層,現在,整個城豐市誰不給我爸三分面子?不就是因為錢嗎?沒有錢,我爸什麼都不是,我也什麼都不是,可因為有錢,我開著寶馬7系這樣的一二百萬的車,天天一堆小姑涼排著隊上我的車。」

「時代集團?」薛瑩瑩眼神一亮:「於公子,是不是時代慈善晚宴的那個時代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