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要報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要報仇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女生小說

「你……你……你敢動手?1宋一芳看到女兒那凄慘的模樣,驚呆了,說話都哆嗦了,她是親眼看見女兒的手被直接掰斷的啊!

「我殺了你!!1相比於宋一芳,薛大河更是臉色漲紅,眼睛盯著蘇塵,暴怒到幾乎要殺人,操起身旁的一個凳子,就朝著蘇塵撲來,那凳子兇狠的向著蘇塵的頭砸去。

「滾1蘇塵皺了皺眉,眼神一抬,隨意的一腳。

碰……

一腳踢在了凳子上。

頓時。

清晰可見,凳子直接散架,成為木頭碎屑。

薛大河更是一下子摔在地上,整個人滑地倒退,足足撞在遠處的牆角,才生生停下。

停下后,薛大河蜷縮著,痛苦的呻~吟。

薛大海、馮琳、薛簡都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了,一個個臉色蒼白。

而宋一芳,自始至終都處於哆嗦、顫抖之中,丈夫和女兒的慘狀,已經嚇得她幾乎想要跪下。

只有於鐵稍稍好一些,雖然震驚於蘇塵的狠辣,但,他也不是被嚇大的。

畢竟,他家庭背景不一般,在他看來,錢能搞死一切,會打架又能怎樣?猛虎架不住群狼,只要有錢,就能招來群狼。

深吸一口氣,於鐵喝到:「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行兇,你叫什麼名字?1

然而,蘇塵卻連搭理都沒有搭理,他把薛籬落從地上扶起來:「沒事吧?」

「沒……沒事……」薛籬落的心底湧起一股溫暖和宣洩一般的委屈,眼淚更加的嘩嘩的流淌:「我媽……」

「阿姨的傷勢沒有什麼大礙1蘇塵安慰道,上前一步,給陳翠把了把脈,陳翠只是氣急攻心,再加上貧血,虛弱的很,至於半邊臉的腫脹、流血,那是皮外傷,可以修養好的,然後是耳膜穿孔,卻也不算太嚴重,外力性的耳膜穿孔,三到五月的時間會自己重新癒合。

「草!!!老子在和你說話,你沒有聽見?」見蘇塵完全的無視自己,於鐵的臉色難看了,幾乎是陰沉滴水:「你以為自己很厲害?會打架就他媽的牛逼了?告訴你,老子名為於鐵,老子現在很不爽,如果你繼續讓老子不爽,那麼,老子一個電話,能夠讓你下半輩子躺在輪椅上1

蘇塵依舊沒有搭理,或者說,自始至終都沒有搭理。

「找死1於鐵徹底的惱怒了,他說話竟然被無視、竟然被不搭理?這種情況,他幾乎沒有遇到,一時間,他甚至有了殺意,他盯著蘇塵,緊緊地盯著,聲音驟然變冷:「老子的父親名為於守立,時代集團的高層,你可以想想,如果我要弄死你,會有多麼容易,小子,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現在給我道歉,鄭重的道歉,並且,與之薛籬落分手,把她送給老子玩,老子可以饒過你,否則的話,後果你很難想象1

於鐵看見蘇塵那麼關心薛籬落,且,薛籬落在蘇塵到來后表現出的那種激動、委屈、感動,他就以為蘇塵和薛籬落是男女朋友了,他更加不可能放過蘇塵了。

他已經下定決心,今天必須要蘇塵裝孫子、給他道歉、鄭重認錯、乃至跪著滾出去,沒有第二種可能!!!

敢無視他的人,都該死,敢是他看上的女人的男朋友,更該死!

同一時間,蘇塵從懷裡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手機號。

藍瀟的。

剛才,當於鐵自報家門,說他父親是時代集團的高層的時候,蘇塵就反應過來對方的家庭背景來自於時代集團,既然如此,交給藍瀟來處理好了。

很快。

手機通了。

「公子1手機那邊,藍瀟恭恭敬敬。

說實話,藍瀟接通手機的時候,心都在顫抖。

她是發自內心的敬畏蘇塵,蘇塵的恐怖深入她的內心。

「時代集團的高層中有一個名為於守立的嗎?如果有,告訴他,他兒子在安源衚衕306號,放言要弄死我1蘇塵就這麼淡淡的一句話,接著,就掛了手機。

遠處,於鐵先是一愣,接著,哈哈大笑:「草擬嗎的,裝!!!接著裝?你他媽別告訴我你還認識時代集團的高層?笑死本公子了!老子會告訴你,時代集團的高層的手機號都是保密的,基本無人知道,你他媽隨便撥個號就是了?騙鬼呢?」

蘇塵還是沒有搭理,而是輕聲對薛籬落道:「和我說說發生什麼事了?」

薛籬落咬著嘴唇,將所有的一切都說出來了。

足足用了四五分鐘。

等到薛籬落說完后。

蘇塵點頭:「我知道了,你父親呢?」

「他……他……他昨晚從醫院回來后,就……就睡覺了,一直處於半昏迷狀態1薛籬落的聲音里全是痛苦和哭腔。

父親瀕臨生死,狀態非常不好,否則的話,之前,她和母親在屋外與之薛大海、薛大河等人那樣爭吵,他應該早已經出來了。

可事實卻是,父親別說出來制止一切,就算是吭聲都沒有吭聲,足以說明父親依舊處於昏死之中。

「帶我去看看你爸1蘇塵深吸一口氣,道。

「你……」薛籬落一驚,都不哭了。

「我的醫術還不錯1

「我相信你1薛籬落猶豫了一點,繼而重重點頭,然後,她轉身扶起陳翠:「媽,他是我同學蘇塵,他想我爸,他可以幫助我爸……」

陳翠看了蘇塵一眼,繼而又低下了頭,依舊絕望的死氣沉沉,依舊有淚往肚裡咽。

顯然,她不會相信蘇塵所謂的『我的醫術不錯』。

這也難怪,蘇塵是女兒同學校的同學,是個大學生,才二十來歲,怎麼可能是醫生?更不要說醫術不錯了。

在她看來,這個女兒的同學應該只是安慰女兒罷了。

但,陳翠並沒有阻止蘇塵想要去看看丈夫的意願,她發自內心的感激蘇塵,是蘇塵出現,制止了宋一芳和薛瑩瑩,不然的話,女兒現在也許都遭受到迫害了。

陳翠和薛籬落的帶領下,蘇塵跟在後面,他走進了陳翠和薛大山的室。

而客廳內,此刻,薛大海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著,薛大海趕緊走向牆角,將薛大河扶起來:「沒事吧?」

「沒……沒事……」薛大河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吐了一口鮮血,臉色有些痛苦和蒼白。

「瑩瑩……」宋一芳則是心疼的趕緊扶起女兒薛瑩瑩:「瑩瑩,走,我帶你去醫院。」

「不……不,先不要!!!我要看著那個雜種死1薛瑩瑩死死地咬著牙,眼睛都有血絲,怨毒無比,她的聲音有些嘶啞:「我要給阿聰打電話,我要讓他過來,他會為我報仇的。」

「對,給阿聰打電話1薛大河也重重的點頭,聲音里同樣全是怨毒。

阿聰,本名韋聰,是薛瑩瑩的男朋友,在城豐市,韋聰也是事業有成、有錢有勢了,手下有好幾見酒吧和一家大型連鎖酒店,身家過十億,絕對算城豐市數得上的有為青年,不僅如此,韋聰還擁有很不錯的人脈關係。

不管是薛瑩瑩還是薛大河都相信,只要韋聰來了,那小子一定會死的凄慘,這是毋庸置疑的事。

很快,薛瑩瑩就給韋聰打了電話,電話里,聽完薛瑩瑩所言,韋聰就暴怒了,直接放言現在就過來。

「海叔叔,河叔叔,那小子死定了,草!!!我已經給我的好哥們劉新明打電話了,劉新明是恆安安保公司的總經理,手底下養了一堆專業保鏢,很快他就會帶著一批保鏢過來,我要不搞死那小子,就不姓於1於鐵也走了過來,凝聲道,聲音里全是得意、自信。

「於公子打電話找人來了,阿聰也要過來,那小子必定凄慘無比1薛大河附和了一句。

「就是,那個該死的小子,竟敢把我們瑩瑩的手都掰斷了,必須讓他付出該有代價1馮琳同樣附和道,接著,她又有些嘲諷的冷笑:「那小子還吹牛逼要給薛老五治病呢!陳翠和薛籬落這兩個傻東西,還真信了!真是二傻子1

「老五的病怎麼可能還能好?這麼多年了,都好不了1薛大河冷哼了一聲:「要我說,老五之所以一直病懨懨的,就因為陳翠和薛籬落這兩個該死的災星,操-他-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