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都市超級醫仙>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就是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就是我

小說:都市超級醫仙| 作者:南極海| 類別:科幻小說

轉瞬。

誰也沒有想到。

陡然間。

蘇塵,動了。

蘇塵率先動了。

《浮光掠影》身法,直接施展。

快!!!

蘇塵身法一施展,就沒有了影子,不要說影子,甚至連空氣摩擦的風聲都沒有。

彷彿,蘇塵整個人遊走進入了空氣內,彷彿,他真真切切的消失了。

但。

十分之一個呼吸后。

蘇塵又出現了,莫名詭異的出現在徐老的身前。

徐老的那雙渾濁的眸子早已經放大到了極致。

他今年已經一百三十多歲,從四歲開始修武,時光流逝,一百二十多年過去了,他遇到過不下於上萬的修武強者。

但,其中,要說速度最快……

唯有眼前。

連他這個玄氣宗師後期的存在,竟……竟……竟也同樣沒有捕捉到蘇塵的一絲絲身法。

等他反應過來,蘇塵就站在他的身前。

不僅如此。

蘇塵還抬起手,一隻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徐老剛想要說什麼,蘇塵卻提前開口:「現在,你知道我的自信從何而來了嗎?」

話音落,蘇塵那隻放在徐老的肩膀上的手,猛地用力。

剎那間。

徐老臉色蒼白,身形顫抖,鮮血從嘴角肆意流淌,遠遠看去,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根釘子,正在快速的沒入地面。

要知道,地面之上是一尺高的青石板鋪的啊!!!

可就算如此,清晰可見,徐老整個人的的確確在快速的沒入地面。

轉眼。

蘇塵鬆開了手,而徐老整個身子竟是到腰部都沒入了地面。

「回去后,告訴雲崖宗宗主,從此以後,衛紫衣不再是雲崖宗的弟子,雲崖宗還不配擁有衛紫衣這樣的一個弟子,今日,饒你和那魏公子一命,算是為衛紫衣還了這些年待在雲崖宗的情分1蘇塵居高臨下,看著徐老,道。

「是……」徐老用盡全力,才吐出這麼一個字,心底,早已經是十五級大地震,極盡震怖。

蘇塵的強大,直接震碎他的心境!!!

他一個玄氣宗師境後期的強者,連……連……連與之對方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啊!

世間,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存在?

還是一個年輕人?

這得是怎樣的震怖、驚悚?

可,不管他相信不相信,事實如此。

——————

次日。

蘇塵留在了衛家。

昨天,在徐老、魏子鄂兩人被張端和洪必康抬著離開衛家后,蘇塵又直接誅殺了衛夫人和衛忠。

對!

直接誅殺了。

就這麼簡單。

沒有其他理由,這二人之前勾結、派人暗殺衛紫衣,已經足夠。

這二人,現在因為恐懼和畏懼,表現的再怎麼顫顫巍微畢恭畢敬,也無用,為了衛紫衣能順利的掌控整個衛家,他們只能死。

誅殺二人之後,衛家剩下的那些長老、執事、核心弟子等等,一個個全都嚇得渾身哆嗦、表達衷心。

蘇塵給予了一番震懾,然後就不管了。

接下來,衛紫衣順利成為衛家家主,想必,也沒有任何一人敢有任何的異心。

然後,衛紫衣將他父親安葬。

事實上,到此,衛家的事,已經差不多結束了。

蘇塵可以離開了。

但,他沒有。

而是決定在衛家停留三天。

這三天,他要教衛紫衣劍法,引衛紫衣進劍道之門!!!

衛紫衣是一個非常妖孽的劍道天才,但,還是一塊璞玉,沒有經過打磨,而他就是這個打磨人。

前世,蘇塵用劍為主武器,所以,在劍道之上,他不敢說自己多精通,卻也算是懂的。

————+

同一時間。

在蘇塵待在衛家教衛紫衣劍法的時候。

遠在世俗界,安武市。

於劍波正帶著雲瑾凝、陳騰、王禮、慕紫翎、侯力、冷莽、鄭卜、萬鈞等人與之其他的五所安武市的擁有十大名額的大學那些人會和。

安武市的五所擁有十大名額的大學,分別是安武大學、安武金融大學、安武理工大學、安武商學院、安武工業大學。

安武市輝煌大酒店。

於劍波、雲瑾凝慕紫翎等人與之其他五所大學的人,正在三樓的貴賓廳里聚會。

於劍波與之五個和他一樣來自太玄學院的導師一桌,剩下的包括城豐大學在內的六所大學各自一桌。

「於老頭,十個名額都沒有湊齊嗎?」突然,坐在於劍波對面的一個老者開口了,這老者光頭、微胖、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可眼神中卻是調笑的味道。

這老頭名為黃國春。

太玄學院,修武導師眾多,自然也是有競爭的。

黃國春與之於劍波有仇,競爭的很厲害。

這次,黃國春被安排去安武金融大學接人,而於劍波是城豐大學。

安武金融大學的苗子太多了,遠遠多於城豐大學。

黃國春挑選的十個年輕人,更是最近數十年來最優秀的一屆,心情很好,再加上看到於劍波連十個名額都沒湊齊,心情更好了。

「咳咳咳……」隨著黃國春明顯嘲諷的開口,其他的幾位修武導師,咳了咳,有些尷尬,不過,心底倒也是有些不屑於於劍波,十個名額都沒湊齊,簡直廢物到了極點。

「的確沒有湊齊,不過,人不在多,在精1於劍波掃了一眼黃國春,道。

「精?」黃國春嘴角一咧,朝著慕紫翎、侯力、冷莽等人的那一桌看去:「也沒看出來有多精啊!除了一個玄氣內壯境,剩下的全是玄氣練氣境,這也叫精?」

「還有一學生沒有一起來安武市,等到進了太玄學院,你會看到他,他叫蘇塵1於劍波微微皺眉。

「是嗎?於老頭,按照你所說,那個沒有與之你們一起的學生很厲害嗎?名叫蘇塵?我記住了,呵呵……他年紀多大了?什麼境界?也能被稱之為天才?」黃國春戳之以鼻,只當是於劍波故意這麼說想要找個台階下。

「與你無關1於劍波不想多說了。

「是與我無關1黃國春呵呵一笑,繼而,突然,他對著不遠處的一桌,道:「何晉,過來,讓於老頭看看什麼是天才?1

頓時。

不遠處,安武金融大學的那十個學生圍著的一桌上,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年輕人站了起來。

他身高一百七十五左右,皮膚偏白,濃眉大眼,眼睛很亮很亮,身上充斥一股冷峻之氣。

他整個人給人一種鋒芒畢露、太陽初升的味道。

何晉面無太多神色,但,眼神深處是傲意,他快步走到了黃國春的身邊,恭恭敬敬的道:「黃老1

「於老頭,他名為何晉,今年二十二歲,十六歲才修武,如今,玄氣內壯境後期巔峰,隨時都能步入半步玄氣宗師境。」

「他擅長劍法、拳法,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將一部黃級中品的武技修鍊圓滿。」

「他擁有超越自身境界的戰鬥力,也擁有過目不忘的超強思維能力,就在昨日,還頓悟了一次。」

「呵呵……你說,何晉算是天才嗎?與之你口中的那個暫時與之你們沒有會和的『所謂的天才』蘇塵相比,又如何?」

黃國春面帶笑容,玩味的道。

黃國春剛說完,何晉突兀大聲道:「黃老,我不想與之任何人相比!!!我就是我!我就是何晉1

何晉的聲音很大,很清脆,很震響,瀰漫一股絕對的自信,站在那裡,越發的挺拔,鋒芒畢露、十萬分矚目。

「好1黃國春叫好道:「這才是正真的天才,不屑於被對比,因為,沒有誰能比得上,尋求的永遠是自己超越自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