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美男榜>第九十四章:寶寶心裡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寶寶心裡苦

小說:美男榜| 作者:小魚大心| 類別:

孟天青那生髮自肺腑的嘶吼被布條束縛在了喉嚨里,有些模糊不清,卻飽含血淚、道不盡的心酸、書不完的愛恨情仇埃哦,不,沒有愛,他與唐佳人之間,只有恨!赤-裸-裸的恨!

然,最為恐怖的是,孟天青的嘶吼,唐佳人還真就聽明白了。

這隻由蔫壞逐漸發展向魔女的毒蘑菇,打了個噴嚏,嘀咕道:「老子才不要和你同歸於盡呢。你再吼兩聲,就能去閻王那裡報到了。閻王要死問你咋死的,你就說,尿褲子了,沒臉見人了,一心求死。」掃了眼孟天青的褲襠,見那裡漸漸濕了,滿眼嫌惡地轉開頭,嘟囔道,「真不禁嚇。」

孟天青的眼淚流得更凶了。寶寶心裡苦,誰知道啊?!這世道太可怕了。

房頂,孟水藍第一次同情自己的親弟弟了。不過,一想到自己曾經遭過得罪,又覺得孟天青這慘烈的樣子絕對堪比享受。最起碼,他那小弟弟還抖擻得起來。思及此,孟水藍真是想要一口口咬死下面那個死胖子!你裝什麼不好,非要裝成男人?裝成男人也就罷了,你還非要裝成六王爺?裝成六王爺也就罷了,你還用一把銀針戳他小弟弟?!太!殘!忍!

屋內,唐佳人伸手拍了拍孟天青的腰身,語重心長地道:「過去的事兒就算了,本王也不和你計較。你尿尿這個味兒不對勁,應該多泡泡冷水澡。」休休也是這樣,泡泡冷水澡就好。

孟天青沒覺得「六王爺」在關懷他,反而覺得自己被抽了幾巴掌。因為,「六王爺」的話明顯在埋汰他!他被綁著都能交代了,這得是多賤啊!

孟天青閉上眼,任由眼淚流。暗道:這次丟人真是丟大發了。好想喝半斤鶴頂紅。

唐佳人耳朵尖,聽見院子里傳來腳步聲,好像來了不少人。她當即站起身,活動了一下四肢,直接照著牆面撞去!

在孟天青的目瞪口呆中,唐佳人破牆而出,飛奔離去。

孟天青倒掛在房頂,看著房門被打開,華粉墨和老鴇荷姑相繼走了進來。

孟水藍很想去追唐佳人,卻放心不下孟天青,唯有趴在房頂,伺機而動。

屋內,華粉墨看了眼孟天青,又掃了眼仍舊漂浮著灰土的牆洞,揮了揮衣袖,嬌媚地一笑,道:「媽媽得讓人補牆了。」

老鴇陪笑道:「是啊是埃」給門外之人使了個眼神,立刻有人追了出去。

華粉墨走到孟天青面前,用扇子頂了頂孟天青的肚子,道:「這是怎麼個玩法兒?看起來真心不錯。」

孟天青再次晃悠起來,十分想吐。

華粉墨翹著蘭花指呵呵一笑,剛要說話,聽到腰間荷包里傳出鈴鐺震動的聲音,便一邊向外走,一邊對老鴇道:「媽媽有福了,這可是難得的俊哥兒,還需用心*,沒準兒能得貴人一個好兒。」

老鴇的眼睛一亮,立刻笑盈盈地應道:「哎呦,那可就托華爺的福嘍。」

華粉墨離開,老鴇組織人放下孟天青,而後將大手們趕到門外候著。

她怕孟天青跑了,只取下纏在他嘴巴上的布條,卻不將他鬆綁:「這位小哥兒的模樣真是水靈俊俏。嘖嘖……瞧瞧這肌膚,真是比奴家這裡最紅的姑娘都更勝一籌。」伸出手,就要摸孟天青的臉。

孟天青作勢要吐,嚇得老鴇趕快收回魔爪。

孟天青用手指在衣袖上輕輕一掃,竟捻出一隻小巧的刀片。他在不動聲色中用刀片割著身上的麻繩。

老鴇笑道:「哎呦,這還有點兒脾氣呢。」嗅了嗅鼻子,視線下滑,落在孟天青的雙腿間,調笑道,「哥兒與那胖夫人是何關係?玩得倒是開。就不知,盡興否?」

孟天青瞪眼不語。

老鴇拿腔作勢地道:「奴家問你話,你最好回答。奴家這春宵閣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藏起個把人來,旁人還是真找不到。」突然目露凶光,陰狠地一笑,「這位哥兒,你且說說,你與那胖夫人為何來春宵閣?你們與那不休門門主又是何等關係?你若不說,奴家只好讓你見識一下何為手段,也讓你知道,被一小截木樁開了後門的滋味,絕對算得上是溫柔體貼。」

孟天青突然抬起雙腳,恨恨踹向老鴇。

「啊1老鴇尖叫一聲,向後倒去。

聽見動靜的打手們紛紛衝進屋裡。

孟天青用力吐出口中的威武豹,使其襲向一位打手的胸口。按照他的估計,威武豹應該炸開,逼退眾人,而他則需掙開捆綁,乘亂逃走。

可惜,預估錯誤。

威武豹被他的口水潤濕,變得有些彈性,竟在撞擊后滾落地上。

老鴇等人的視線隨著那顆威武豹滾動一會兒后,同時抬頭看向孟天青。

孟天青想撞牆的心都有了。如果威武豹炸開,他脫身離開,一切都好說。如今,他不但被困於此,還醜態百出,當真是……要了百川閣二閣主的命啊!

被威武豹襲擊胸口的打手哈哈一笑,道:「還以為是什麼厲害暗器,不過是顆小黑球。」為突顯自己的厲害,他一腳踩在了威武豹上。

威武豹炸開的轟鳴聲,伴隨著老鴇嘶吼著的「不要」,打手們被掀翻在地,頭中一陣眩暈埃

遙想唐佳人口咬威武豹,被炸得滿臉開裂。今日見識到威武豹的威力,還真得慶幸唐佳人臉皮肉后。若是一般纖細女子,飛得被炸碎了不可。

房頂,孟水藍去追唐佳人,卻不見她蹤影。

屋內,孟天青掙開麻繩,在一片白煙蒙蒙中向著「六王爺」撞出的牆洞玩命跑去。

此時此刻,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跑!

若被抓住,他一定不會承認自己是百川閣的二閣主。等待他的下場,便是任人蹂躪。一想到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他就恨得咬牙切齒,暗自發誓,一定要讓「六王爺」嘗嘗這種滋味!

此仇不報,就咒他一輩子都給那死胖子當女人使!

思及此,菊花一緊、一痛。

孟水藍在心裡哀嚎道:老天爺,能不能換個誓言?那種罪,他受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