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婚不過時:總裁夫人有禮了>第232章 爭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2章 爭奪

小說:婚不過時:總裁夫人有禮了| 作者:莫小妞| 類別:都市言情

「當年丟下她,並不是我的本意。」

想起當年的事情,沈聿臉上的輕鬆笑意終於消失了些許,他看著背對著自己立在花園裡的女孩子,「只不過是有些事情的展不受控制。」

「呵……這一切都只是借口。」

看了他一眼,宋秉爵眼神深沉,他也看著在花園裡的女子,「生了可就是生了,我看你在其他的事情上都很洒脫,怎麼遇到這種事情就無法理智?難道外間的傳聞都是假的、真正的沈聿也不過是一個莽夫而已?」

聽到這番話,沈聿沉默地注視著宋秉爵,忽而一笑:

「你是第二個敢對我這麼說話的人。」

「第一個人呢?」

看著他摩挲著手杖,宋秉爵眼中閃過一絲暗芒,兩人浮於表面的客套和善漸漸收起來了,沈聿冷冷一笑:

「第一個對我這麼說話的人,只不過是一個蠢貨,他自然去了他該去的地方。」

「看來沈先生的脾氣不太好。」

想起已經死去的德倫集團的史密斯,宋秉爵唇角勾起了一抹極其諷刺的弧度,他的視線重新回到了花園裡的慕晚安身上:

「真巧,我也覺得那個人該死。」

「比起蠢而不自知的人,企圖從我這裡奪走我所珍愛之人的覬覦者,是不是更該死呢?」

看著把視線放在慕晚安桑伴隨著他的話,沈聿手中已經多了一把槍,直直地對準了宋秉爵的頭。

氣氛一時緊繃起來,宋秉爵不以為意地握住了對準自己的槍,輕輕挪開,「如果你想要這個莊園和莊園里的人徹底毀掉,就應該把槍收回去。」

「這個莊園里所有的人都不值一提。除了她。」

看著直到此刻仍舊不可一世的人,沈聿的眸子越幽深起來,他對著他的腹部迅地踢出一腳,卻被宋秉爵躲開,他看著他利落的身法,「原本以為宋秉爵只是一個合法的中國商人,沒想到你的身手竟然不錯。」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誰了嗎?」

對於沈聿自從進門開始的「裝聾作啞」,宋秉爵覺得虛偽至極,他一邊說話一邊慢條斯理地解開了自己西裝的扣子,然後把外套直接扔到了不遠處的沙上,對著沈聿比了比手勢:

「來。」

對著他帶著些許挑釁的模樣,沈聿清俊的臉上露出了邪氣一笑。兩人在房中過手數十招,竟然沒能分出一個高下,對彼此竟然多出了一分惺惺相惜之意,要不是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不知道還要打到什麼時候。

「什麼事?」

不悅地問了一聲,這個時候有人打擾實在掃興,沈聿眼神沉了下來,也順勢收了手。

「亞說,晚安小姐餓了,請先生下去一同吃飯。」

被他這麼一呵斥,外面的人聲音都有些顫:

「現在晚安小姐已經在餐廳里等著了,先生你看是?」

聽到是慕晚安的事情,沈聿臉上的怒意褪去了三分,他平復了一下心情,又回到了平日里喜怒不形於色的模樣,聲音也冷淡了下來:

「我馬上下去陪她吃飯。」

說完,他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鐘錶,這個時候十二點都不到,嚷嚷著要開飯,實際上是想要跟自己提出想要離開或者打電話報平安的要求吧?

思及此,剛才對宋秉爵升起來的一絲好感又在頃刻間消失殆盡,沈聿看著站在滿地殘垣中的宋秉爵,帶著些許疑惑地嘲諷道:

「你究竟是給她灌了什麼**湯?按照我的調查,你們相識也只不過是這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她怎麼會對你這麼上心?」

「兩情相悅,自然如此。」

宋秉爵也猜到了慕晚安提前開飯的用意,他臉上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意,看得沈聿越大不爽了,他沉聲道:

「雖然你宋秉爵的確有幾分能耐,但是想要從我手裡搶走她,絕不可能1

「蛇頭近年擴張迅,在你的手裡,這個原本不值一提的地方組織已經佔領了大半個個法國。」

沒有正面跟他爭執,宋秉爵從沙上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他仍舊是那副不緊不慢、勝券在握的模樣,「但是這個過程中,你也樹立了大量的敵人,被你奪走地盤的幫派敵人,有些苟延殘喘,有些則是投靠了更大的幫派……這個時候,如果有人知道你還有一個找尋了十幾年的妹妹,你猜,他們會怎麼做?」

「除了我身邊的親信,並沒有人知道這個秘密。」

看著他那副篤定自己一定會妥協的模樣,沈聿臉上一片冰冷:

「倒是你,你的父親可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物,你的前妻死亡的事情,應該多多少少有他的手筆吧?跟在你身邊,要時時刻刻提防來自你家庭的陰謀詭計,還要小心那些一心攀龍附鳳的女人的明槍暗箭……只有留在我身邊,對她才是最好的。」

聽他提到了陳欣雪,宋秉爵眼中閃過一絲狼狽和痛意,下一刻他卻越堅定了:

「陳欣雪的事情絕對不會重演,我會保護好她。」

「呵——」

忍不住出一聲輕笑,沈聿不以為然地朝著門口走去:

「就算你能保全她的人身安全,可是她活得開心嗎?每日都要應對自己不想見的人,這就是你給她的『保護』?在你身邊,她要應對無休止的挑釁和侮辱,電視里三天兩頭都是你的花邊新聞……宋秉爵,你未免太自私了。」

自私。

聽到這個詞語,宋秉爵有一瞬間的失神,他自私嗎?好像的確是的,輾輾轉轉數年,一切布局都只是為了他的「失而復得」,當他帶著小斯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他知道,這一切都在他的計算之中。

可是,即便是事事順遂,也總是有一些東西??是不受他控制的。

「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一個自私的人。」

在他肆無忌憚的目光中,宋秉爵冷靜地承認了這一點,他迎著他審視的目光,一字一句無比冷淡地道:

「正是因為自私,所以我才要把她留在我身邊。你同不同意,根本不在我的考量之內。你說你是她的親生兄長,她知道了嗎?她承認了嗎?她會因為你的意見放棄我嗎?沈聿,我今天來,就是為了帶走她。」

「呵……你以為,你能夠帶著她活著走出這座莊園?」

看著眼前自信又透露著絲絲狂傲的男人,沈聿的眼睛一寸一寸冷了下去,他將袖口妥帖地挽了兩挽,「就算你身手不凡,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這莊園里的每一個人,都是從生死搏命的戰鬥里活過來的人。」

「看來,『蛇頭』是鐵了心要和『龍宮』做對了。」

看到沈聿漸漸嚴肅起來的神情,宋秉爵也終於認真起來了,眼前身穿寬大的中山裝的男人原本透露著慈悲的眉眼變得凌厲起來:

「『龍宮』?『龍宮』的手再長,但它也不是無所不在的,更何況,法國是我的地盤。你以為,你能輕而易舉地攻破?」

「你說的誠然都對。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我懂。但是……如果『龍宮』聯合了政府力量進行打壓的話,我相信,一定會事半功倍。」

他既然還肯為「蛇頭」考慮,宋秉爵就拿捏著這個七寸,他無視沈聿已經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繼續道:

「到那個時候,早就已經對法國這塊地方虎視眈眈的黑手黨不知道會不會過來分一杯羹?可惜沈聿其人天縱奇才,卻不能守樁蛇頭』,真是可惜了。」

「黑道中人竟然聯合政府?宋秉爵,我還真是小瞧了你的卑鄙。」

沒想到宋秉爵竟然如此喪心病狂!

真正意義上的黑道與政府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偶爾會有不得已而為之的暫時結盟,但是可從來沒有出現過兩者勾結、剷除另外幫派的情形!

看到沈聿的眼裡已經多了幾分顧慮和忌憚,宋秉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腿踢開了他的手,然後拔出了自己的手槍,對準了沈聿:

「我不管你是不是晚晚真正的兄長,也不管你是真的為了她好還是另有所圖,如果你現在把她還給我,我既往不咎。核實你的身份之後,也許我們還能合作。」

「我要是不放呢?」

面對黑洞洞的槍口,沈聿鎮定自若地揉了揉自己被踢中的手,「她是我唯一的妹妹,即使你拿『蛇頭』來壓我,我也不會輕易妥協。」

「那你的意思,是沒得談了?」

挑了挑眉,宋秉爵看著這個固執的男人,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門又被敲響了,不過這一次,不是那個不長眼的下人,而是左等右等都沒等到人的慕晚安,她重重地敲了敲:

「沈先生你在嗎?已經到飯點了,你還不下來吃飯嗎?就算你躲著我,我也有些話想要跟你說……麻煩你應一聲行嗎?」

沈聿和宋秉爵僵持之際,正想讓她先在下面等他,她馬上就下來,門卻被她猛然推開了,她看著眼前凌亂不堪猶如遭賊的書房,還有正拿槍指著沈聿的宋秉爵,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