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07章 美人計卸甲,天篷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07章 美人計卸甲,天篷重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聽到此話,剛剛邁步到洞口的朱天篷頓時腳步停歇。

站在洞口,雙眼之內閃過一絲的不可思議,內心驚呼道:「定海珠,怎麼可能,那玩兒意不是在燃燈的手裡嗎?」

根據後世的記載,二十四顆定海珠本乃是截教親傳趙公明的寶貝,

其定海珠被曹升以落寶金錢所落獻給燃燈,而他本人則是被陸壓以釘頭七箭書打殺,現今為天庭的財神爺!

而燃燈在得到二十四顆定海珠之後,便是以自身的量天尺契合演化出二十四諸天一躍成為頂尖准聖。

可這二十四枚定海珠都化作二十四諸天了,蛟魔王的手裡這一枚又是那裡來的?

就在此時,山洞之內便是傳出蘇菲亞的驚呼聲:「哇,好美的珠子,大王,這就是你所說的定海珠嗎?好漂亮1

聽到此話,朱天篷頓時身軀一震,繼而探出頭朝著洞內望去。

只見此刻蛟魔王手持著一枚乒乓球般大小的圓潤寶珠,有隱隱藍光璀璨,此珠渾然天成間亦可聽見從其中響徹的潮汐漲落之聲。

聞言,將蘇菲亞摟在懷裡蛟魔王則是大笑,道:「不錯,這就是定海珠,中品先天靈寶,據說封神之戰時有二十四枚被西方教古佛燃燈所得演化二十四諸天戰力無雙,如果夫人能夠將這枚定海珠煉化,那不僅能夠保證夫人容顏不老,甚至還可以延壽三千年,夫人從今往後這寶貝就是你的了。」

說話間,蛟魔王就是將那定海珠遞到蘇菲亞的面前,這不由讓朱天篷激動,如果得到這定海珠,那自己可就賺大了。

然,蘇菲亞卻沒有伸手接過定海珠,反而拍了拍蛟魔王的胸膛,道:「大王,這寶貝如此珍貴,還是大王你自己拿著吧,我僅僅是一個人族的弱女子,不能浪費了這個寶貝。」

此話一出,朱天篷幾乎跳起來,這可是定海珠啊,中品先天靈寶啊,你居然拒絕了,這是多好的機會。

而且定海珠在蛟魔王的身上,朱天篷可不認為自己打得過他,中品先天靈寶一擊之下足以讓剛剛步入天仙級的他魂飛魄散。

就在朱天篷認為計劃失敗,準備逃離之際,洞穴之內,蛟魔王的聲音就是再度傳出:「夫人,這定海珠乃是為你準備的,為夫豈能看著夫人香消玉殞?再說了為夫手中還有寶貝防身,夫人你就不要推辭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身形一震,內心暗道:「還有戲1

當即就是探頭朝著其中望去,果然,蛟魔王卻是再度拿出定海珠,且以妖力化出一根精緻的繩子,隨即便是將其掛在蘇菲亞的脖子上。

做完這一切之後,蛟魔王看著那枚擱置在蘇菲亞『酥』胸之上的定海珠,棱模兩可的讚歎道:「真美1

聞言,蘇菲亞的臉色掛滿笑意,將定海珠放入『酥』胸之內,千嬌百媚的看了蛟魔王一眼,道:「大王請讓奴家服侍你就寢。」

聽到此話,蛟魔王大喜,頓時抓起身旁的酒壺將其的美酒一飲而盡,隨即直接將酒壺丟擲就要朝著蘇菲亞撲去。

對此,蘇菲亞卻是沒有慌亂,在朱天篷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下,緩緩的將自身的衣裙褪去僅剩下那若隱若現的輕紗,繼而,其主動的貼在蛟魔王懷中,芊芊玉指劃過蛟魔王的胸膛,道:「大王,容我服侍你寬衣。」

佳人在懷,蛟魔王骨頭都酥軟了,那裡還有心思想其他,頓時就是展開手臂,雙目緊閉道:「勞煩夫人了。」

蘇菲亞答應了一聲,隨即便是將蛟魔王身上鎧甲,內甲,腰間掛著的金帶褪下。

做完這一切之後,蛟魔王可謂兵刃胃甲全無,至此,蘇菲亞才捧著其衣物逐步的退後,口中卻是贊道:「大王你的胸膛還偉岸,讓蘇菲亞都忍不住的痴迷。」

對此,閉著眼的蛟魔王根本就沒有察覺,加上喝了那麼多酒,他的意識也有些昏沉。

正因為如此,卻是給了蘇菲亞足夠的時間,待蘇菲亞退到洞口,看著正目瞪口呆看著自己的朱天篷之後,頓時嗔怒的瞪了朱天篷一眼道:「公子,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點了點頭,朱天篷伸手將下巴上托閉合,隨即眨巴眨巴嘴唇,道:「蘇菲亞公主,佩服1

可不是佩服嗎!

能夠做到如此地步,直接將蛟魔王的兵刃胃甲和寶貝都洗劫出來了,這簡直就是心智如妖埃

這一刻,朱天篷算是明白後世那些所謂深宮大戲也不近然是杜撰,至少,宮裡的女子這心細之細膩簡直讓他感覺到毛骨悚然。

「自古紅顏多禍水,這句話果然不假。」

內心嘀咕一句之後,朱天篷就是對著蘇菲亞點了點頭,繼而手持九齒釘耙緩步的就是朝著洞穴之內走去。

而在山洞內,蛟魔王僅穿著一件白色內衫,冷意的侵襲下卻是更加的頭昏腦脹,絲毫沒有意識到朱天篷已經走了進來,還面帶享受的笑容,一個勁的喃喃道:「夫人,夫人,你在哪兒……」

很快,朱天篷便來到蛟魔王身前,看著那還舒展著雙臂的蛟魔王,眼底寒光一閃而逝。

下一秒,朱天篷體內的法力注入九齒釘耙內,直接就是朝著蛟魔王的腦袋砸去。

勁風來襲,蛟魔王迷糊的睜開眼,待看到那近在咫尺的九齒釘耙,頓時被驚得一身冷汗,下意識的就是后側數步。

噗哧——

雖然避開了要害,但朱天篷的九齒釘耙卻是直接將蛟魔王胸膛的大片血肉剝下。

看著胸膛血肉模糊鮮血不止的蛟魔王,朱天篷皺了皺眉,暗道:「該死,偷襲失敗,看來只能跟這傢伙硬拼了。」

而蛟魔王此刻也是徹底清醒,運用法力將體內酒精和醉意洗去,一張臉漆黑如墨,眸子死死的盯著朱天篷道:「你是何人,居然敢壞本王好事兒,本王的夫人呢?」

聞言,朱天篷深吸一口氣,緊了緊手中的九齒釘耙,頭一次對手後世的七大聖之一,他內心說實話還是有些忐忑的。

片刻之後,朱天篷調整好心態,看向蛟魔王的眼中閃過一絲的戲耍,道:「你說蘇菲亞公主?自然被我打昏藏起來了,這樣的美人如何能夠便宜你區區一頭蛟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