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11章 菩提老祖的考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11章 菩提老祖的考驗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患得患失被幾名師兄帶到三星觀的一間室,聽著那婀娜奉承的話,朱天篷興緻不高的回應了幾句。

見此情形,那些師兄也是看出朱天篷興緻不高,強忍著失落在說了一些關於三星觀的常識之後,便是相繼離去。

一時間,整個房間內就僅剩下朱天篷一人,顯得各位寂靜。

直到夜半三更,朱天篷才回過神來,口中喃喃道:「朱悟能,該死的名字,我才不要當豬八戒。」

「一定要儘快搞到天罡三十六變,唯有將其練至大成,我才有可能避開禍端。」

「可是這菩提老祖雖然是應下教我天罡三十六變的事情,卻也沒有言明到底何時才交,這要是等了四五百年那豈不是一切都歸於起點?我還是難逃那變成豬八戒的命運?」

「……」

許久之後,朱天篷才回過神,緊了緊拳頭,面色堅毅道:「一定要讓菩提老祖儘快的教我天罡三十六變,最好能在套出點神通什麼的,那樣才是王道。」

打定主意,朱天篷打算明天直接詢問菩提老祖,隨即便是直接倒頭便睡,那裡還有剛剛那股絕然之色。

……

第二天一早,朱天篷便早早醒來,回應了一下昨日那些師兄所說的三星觀作息表。

辰時早課持續到巳時,末時菩提老祖講道持續到酉時,除了這兩個時間段,其餘便是眾人的自由時間,想幹什麼幹什麼。

看了看外界的陽光,已經接近辰時,朱天篷便是理了理身上三星觀的道袍,邁步便是朝著大殿走去。

待朱天篷到來,已經隨處可見師兄們的身影,且都是在那裡認真演習著自己的專攻。

這時,一道讓朱天篷臉綠的聲音傳來:「悟能師弟,悟能師弟,這裡,這裡……」

循聲望去,只見牛魔王,也就是現在的玄牛,朱天篷的師兄。

強忍著內心將牛魔王暴打一頓的衝動,朱天篷走上前,躬身行禮道:「見過玄牛師兄。」

聽到此話,牛魔王的嘴角亦是一陣抽搐,顯然對於這玄牛的名字不是很樂意接受。

但牛魔王還是很快的回過神,回禮之後便是開口說道:「悟能師弟,你說咱們該干點什麼,好像都還沒有學過這三星觀內的法術埃」

聞言,朱天篷也是沉默了。

的確,他和牛魔王昨日才拜師入門,什麼都沒有學,早練什麼啊?總不能當著這麼多同門的面修鍊自己往日所學吧。

就在二人糾結之際,昨日領朱天篷和牛魔王進來的道童便是走來,道:「悟能師弟,玄牛師弟,師尊讓你二人進去1

聽到此話,朱天篷精神了。

之前還糾結如何尋找菩提老祖問天罡三十六變的事情,現在終於機會來了。

同樣,身旁的牛魔王亦是十分的激動。

兩人在答應了一聲之後,便是隨著道童健步如飛的朝著大殿之內走去。

很快,兩人便是來到大殿之內。

抬頭望去,菩提老祖坐在上方蒲團之上,閉目不言亦是不語,看上去如同酣睡。

見狀,朱天篷眉頭一皺,暗道:「怎麼回事?菩提老祖讓自己二人來,沒理由睡著了埃」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牛魔王,只見這廝站在那裡,一雙牛眼瞪得鼓圓,卻是一點也不著急就這樣耐心的站著。

收回目光,朱天篷略微思量便是恍然。

修仙問道,除了跟腳,天賦,悟性之外,更多的則是耐心!

君不見洪荒時期大神閉關都以千萬年計,這其中的問題很顯然,那就是需要持之以恆的耐心。

所以菩提老祖並非真正酣睡,而是以酣睡之狀考驗自己和牛魔王的耐心,如果沒有表現出足以讓其滿意的耐心,只怕也得不到其真正的傳承。

一念至此,朱天篷頓時眼觀鼻,鼻觀心,整個人就是進入入定的狀態,心若冰晶,天塌不驚!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

大約過去一個時辰,外界早練的人已經三三兩兩離去,大殿之內還是一如既往的死寂。

嗡嗡——

這時,寂靜的大殿之內,嗡鳴聲響徹。

朱天篷和牛魔王不由的循聲望去,頓時臉都綠了。

只見不知從何處飛進來了一群馬蜂,且都是那種蜂尾尖銳一看就有毒的毒馬蜂。

見此,朱天篷那裡不知道這玩意絕對是菩提老祖弄來的,面上雖然不動,內心卻是哀嚎道:「尼瑪,這下玩兒大了。」

一時間,魔音貫耳,那成群的毒馬蜂直接就是朝著朱天篷和牛魔王飛來。

緊接著,在二人齜目欲裂的目光注視下,那些馬蜂便是停歇在他們的肌膚之上,尤其是臉頰幾乎密密麻麻全部都是。

而且,這些毒馬蜂停歇之後,也不是靜止不動,而是不斷的攀爬,甚至順著耳朵,鼻孔鑽入其身體。

「礙…」

十分鐘之後,牛魔王崩潰了。

只見其一個縱身便是跳動一旁,不斷的滿地打滾,尤其是對著其襠下不斷拍打,那繼痛苦又害怕的表情,看得朱天篷心驚肉跳的同時,不斷祈禱著那些毒馬蜂不要亂來。

然,他的祈禱顯然無效。

寬鬆的道袍和褲腳縫隙間,一隻只毒馬蜂便是鑽入其中,隨即不斷往上觸及禁區。

「嘶……」

內心狠狠的抽了一口冷氣,朱天篷亦是有牛魔王那般的衝動。

但眼角餘光看到高台之上的菩提老祖,朱天篷卻是將這樣的衝動壓下來了。

與被馬蜂蜇相比,他更加不願意接受當豬八戒的命運,而不想當豬八戒,那就唯有得到菩提老祖的認可,甚至親昧,故,這一關,說什麼他也要扛下去。

一念至此,朱天篷所幸閉上眼,內心不斷的喃喃道:「心若冰晶,天塌不驚……」

在這樣的情況下,剩餘的毒馬蜂便是拋卻了牛魔王,全部都是來到了朱天篷的身上,那震耳欲聾的嗡鳴聲,肌膚被馬蜂攀爬的觸覺感,甚至禁區的酥麻,每一樣都挑動著朱天篷的神經。

但為了得到菩提老祖的認可,這一切,朱天篷都忍住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宛若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