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16章 破關而出,玄牛生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16章 破關而出,玄牛生怨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眨眼間,五十天的時間過去了。

玄級洞府之內,朱天篷猛然睜開眼,其身上氣息波動強烈,卻沒有突破天仙中期,但即便是如此,他體內的法力卻是無比的精純,生生不息的造化之力,讓他現在即便是面對天仙中期強者也不懼。

站起身,朱天篷滿意的點了點頭,喃喃道:「也該出去了,還有幾天就是三星觀年試,年試前十,我必取之。」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轉身邁步朝著外界走去。

將玄級令牌收起,他便是邁步走向鐵索橋的方向,打算回去好好的休息幾天,勞逸結合才是王道。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從朱天篷的身後傳來:「前面那傢伙,你給我站住1

聞言,朱天篷的腳步一頓,扭頭望去,只見在他旁邊的山洞之內,一道身影緩緩的從其中走出。

此人看上去二十來歲,青發黑眸,身著白袍,此刻還算得上俊俏的臉龐之上遍布著怒火。

很快,此人就是來到了朱天篷的身前,開口說道:「你知不知道你之前佔據的洞府是我的。」

聞言,朱天篷的眉頭微微一皺,上下的打量了後者一眼,繼而道:「那又如何?」

在朱天篷看來,這傢伙明顯就是來找茬的,洞府是他的?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看著朱天篷絲毫都不懼自己,那人的臉色就更加的難看起來,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朱天篷道:「小子,你是新來的吧,以前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你。」

聳了聳肩,朱天篷點頭道:「不錯,我的確是新來的,不過你說你是老弟子,但是在我看來你不過就是仗著比我早入門幾年在這裡裝逼的廢物罷了,如果佔據那山洞的乃是地級洞府的師兄師姐,只怕你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對於這種送上來打臉的傢伙,朱天篷可不會有絲毫的手軟,這種自以為是的傢伙,在他看來就是欠收拾。

聽完朱天篷的話,那人的臉色漆黑如墨,一雙眸子之內殺機凜然道:「混賬東西,你找死。」

對此,朱天篷不以為然,絲毫不懼的看著後者,體內的法力悄然的凝聚,就準備動手。

許久,男子卻沒有動手,深吸一口氣之後開口道:「好,很好,你叫什麼?」

聞言,朱天篷眉頭一挑,暗道:「這傢伙居然忍住了,難道我看錯了?這廝不是那種欠收拾的裝逼仔?」

不過朱天篷卻也沒有在意,既然對付不打算動手,那他也沒有必要在繼續浪費時間,揮了揮手道:「我叫朱天篷,你如果想找我麻煩的話,我等著。」

說話間,邁步就是朝著外界走去。

見此情形,男子的嘴角緩緩上揚,隨即道:「朱天篷是吧,我古辰記住你了,五日之後的年試一定讓你為今日的事情付出代價。」

說完,古辰就是轉身返回山洞,興緻滿滿的籌備著五日之後的年試。

對於這一切,朱天篷不知道,此刻的他已經來到了鐵索橋所在,一跺腳,整個人飄身而起如鴻雁一般直接從鐵索橋之上掠過,幾個騰挪跳竄便是落在了對岸。

噠噠——

穩穩落地,朱天篷的嘴角緩緩上揚,道:「相較兩個多月前,這次的收穫可謂頗豐。」

說話間,朱天篷邁步就是迅速的朝著靈台方寸山之外走去,路過小徑之時看到很多匆匆忙忙的身影,顯然都是為五日之後的年試而犯愁。

便是此時,一道聲音從左手旁的一條青石小徑之中傳出:「悟能師弟1

朱天篷嘴角抽搐了一下,循聲望去,正好就是看到牛魔王那廝意氣風發的從其中走出來。

而且相較於兩個多月前,牛魔王身上肌肉綻放出玉石般的光澤,一步一行間,似龍虎之力蓬勃翻滾,顯然是修鍊了昔日菩提老祖所賜神魔煉體術。

一念至此,朱天篷就是微笑的說道:「恭喜玄牛師兄,練就神功1

聞言,牛魔王的嘴角亦是抽搐了一下,卻是不著痕的將其掩去,顯然這兩個多月的時間,後者不僅是戰力,心智也更加的成熟。

沉吟了一下,牛魔王便是開口說道:「悟能師弟,愚兄見你從那個方向而來,可是進入了那傳說中的玄級洞府?」

聽到此話,朱天篷內心恍然。

雙方說陌生也算熟悉,但牛魔王居然隔著這麼遠都是看到了他,甚至還如此熱情的打招呼,不可能沒有目的。

此話一出,朱天篷那裡還不知道,後者就是為了那玄級洞府的事情來的。

一念至此,朱天篷頓時裝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道;「師尊賜,不敢遲,悟能僅能刻苦修鍊方能報答師尊賜予玄級令牌之恩。」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告訴牛魔王,這玄級令牌乃是菩提老祖賜下來的,你想要的話?沒門!

牛魔王那裡聽不出朱天篷話語當中的意思,頓時勉強一笑,道:「那是,師尊所賜,吾等唯有以勤奮修鍊才能夠回報他老人家的知遇之恩。」

說完,牛魔王就是繼續詢問道:「悟能師弟這是要去哪兒?」

聞言,朱天篷聳了聳肩,道:「修鍊了兩個多月,這不馬上要進行年試了嘛,出來休息幾天好好備戰。」

聽到此話,牛魔王的眼底閃過一絲的陰霾。

他在黃區為了爭奪山洞的歸屬打死打活,甚至最多待滿一周的時間就是被趕出來,屆時還須從新爭奪,可以說黃區的人恨不得將全部的時間在山洞之內不敢浪費一絲一毫。

可朱天篷呢?

兩人同時入門,可菩提老祖卻給了他玄級令牌,而且玄級洞府的人本就不多,甚至很多山洞都是空著的,可以說,朱天篷是想什麼時候修鍊就什麼時候修鍊,多麼的自由自在。

這樣不平等的待遇,讓牛魔王的心裡不平衡,甚至由此於內心殘生一絲的怨毒。

他自然不敢埋怨菩提老祖,故,將這股怨恨就是轉移到了朱天篷的身上,暗道:「如果不是他,當日我也不會被菩提老祖趕出大殿,那樣的話這玄級令牌本應該是我的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