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22章 凶獸之情,觸景傷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22章 凶獸之情,觸景傷情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噗哧——

匕首劃破小虎崽的爪子,然,剛吃完金果的小虎崽卻絲毫沒有察覺。

對此,朱天篷沒有遲疑,直接在自己的手上也割開一道口子,隨即將手掌貼在小虎崽的爪子上,口中念念有詞道:「天地無極,血契……」

隨著時間的流逝,朱天篷口中的聲音停滯,手掌之上一道血光璀璨,直接就是將他和小虎崽包裹在內。

不知過了多久,血色光澤散去,朱天篷睜開眼,感受著和身前小虎崽相連的氣息,嘴角微微上揚,道:「賺到了。」

在簽訂血契之後,小虎崽的信息便是在朱天篷的腦海中浮現。

金系王者凶獸血脈,加上其吃了九枚金果,其血脈堪比七大神體,可以說這小傢伙的潛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朱天篷本人都要強。

伸手將酣睡當中的小虎崽抱起,朱天篷喃喃道:「從今往後就叫你小金吧,金系王者凶獸,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夠達到那樣的程度。」

說完,朱天篷便是將小金放在懷中,看了洞穴一眼確定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存在後,邁步便是朝著外界走去。

成為金帝神體,現在的他幾乎碾壓天仙,甚至半步真仙都不是他的對手,可以說一躍成為三星觀這批歷練餒佼者。

心情大好下,朱天篷再度叼著一根稻草,口中吹著口哨,信步游庭間似乎不是置身於兇險萬分的凶獸巢穴而是自家的後花園。

很快的,朱天篷就是從溶洞之內走去。

只聽到獸吼聲陣陣,那三階凶獸發瘋的攻擊者三星觀的眾人,甚至地面上已經躺下了十來名身影,皆是身受重傷,移動都很艱難。

一名修士一道掌心雷轟擊在三階凶獸的身上,淬了一口血沫,道:「該死的,這凶獸一定是三階的存在,都要頂不住了。」

此人話畢,其身旁的一人就是之內被凶獸的骨刺貫穿臂膀,且那飛出的骨刺直接帶著那人扎在了山谷的石壁之上,宛如一面血旗飄舞。

而隨著那人被重創,合圍之勢為之告破,失去束縛的三階凶獸頓時更加的瘋狂起來,渾身骨刺齊飛,不斷有人受創奄奄一息。

見此情形,一名修士心有餘悸的咽了咽口水,隨即便是從懷中取出進來之前菩提老祖給予的傳送玉符,叫嚷道:「諸位,不能在待下去了,速速捏碎靈符離去,不然吾等都會死在這畜生的手中。」

說話間,此人便是捏碎了手中的靈符,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見,讓沖向他的三階凶獸撲了個空。

吼——

看著那人消失,三階凶獸頓時大怒,龐大的身軀抖動間,大地都是為之顫抖,伴隨著它轉過身,目光掃過場內的那些三星觀眾人,口中發出低吼,似乎在尋找著下一個目標。

見到這一幕,場內的眾人頓時大驚失色,一個個面色迅白間,腦海中僅有一個念頭「逃1

緊接著,大片大片的白光閃碩,那些受傷的,奄奄一息的,甚至還有被嚇破膽的,盡數就是逃離。

眨眼間的功夫,本還人煙鼎盛的山谷,就僅剩下那三階凶獸和山洞之內的朱天篷。

噠噠——

就在三階凶獸為失去目標而惱怒之際,山洞之內朱天篷邁步走出的腳步聲響徹而起。

聽到腳步聲,三階凶獸的眸子就是看向山洞入口,待看著從其中走出來的朱天篷之後,那雙眸子瞬間血紅,前爪拍打地面,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然,下一秒,三階凶獸血紅的眸子為之一縮,死死的盯著在朱天篷懷中,那一臉幸福酣睡的小金,那暴戾的眸子當中居然閃過一絲疼愛。

而它的神色變化沒有逃過一直緊盯著他的朱天篷,看到這一幕,朱天篷內心便是喃喃道:「看來這小金還真是這三階凶獸的子嗣,只是小金乃是金系王者凶獸血脈,其母親怎麼會才區區三階,還是說某位王者級凶獸路過所留下的?」

想到這裡,朱天篷就是覺得自己邪惡了,甚至還有畫面感的浮現。

連忙搖了搖頭,將內心的那些雜念拋卻,隨即看向三階凶獸道:「我叫朱天篷,我懷中的這個應該是你的孩子吧。」

聞言,三階凶獸嘶吼了一下,收起了暴戾的氣息,眸子複雜的看向朱天篷。

見狀,朱天篷更加篤定這些凶獸也是有靈智的,當即便是深吸一口氣道:「我想你也知道,在這片菩提世界,它得不到發展,我打算帶它出去,去往更加廣闊的世界,一個自由不受約束的世界,並且我已經跟小金定下血契,我會好好保護它。」

聽到此話,凶獸低吼了兩聲,其身上的威勢收斂,繼而身上煞氣升騰,繼而龐大的身軀就變的僅僅丈許大小,邁動著四肢朝著朱天篷走來。

見狀,朱天篷也不懼,後者雖然乃是三階凶獸堪比真仙,但以他現在的能力即便是鬥不過它,逃跑卻不成問題。

且後者看上去也沒有要對他動手的意思,更多的目光則是看向他懷中的小金,那獸眸之內閃爍著不舍。

很快,凶獸便是來到了朱天篷的身前,伸出那前爪指了指他懷中的小金低吼了兩聲。

對此,朱天篷雖然不知其到底是什麼意思,卻也大致猜得出來,當即便是將小金從懷中抱出,隨即放在了那凶獸的身前。

接下來,朱天篷便是見識到了凶獸之間的母子情深,看著那剛剛凶戮的凶獸此刻那慈愛的模樣,朱天篷的鼻頭不由的一酸。

在重生到這個世界上之後,他也有個母親,且他的母親乃是一個極其溫柔的女人。

從小對朱天篷就是十分的疼愛,雖然背負著未婚先孕的罵名卻從未表露過傷感,只是每晚也盯著那星空天穹出神。

直到被四大金將帶上天,朱天篷才知道其母親為何會如此,那是在等待著朱剛強的歸來,等待著一個英雄的歸來,可惜……

想到母親身死的那個夜晚,朱天篷的呼吸就是急促起來,咬牙道:「黃浦家,這筆帳早晚找你們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