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23章 母愛無私,三年謀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23章 母愛無私,三年謀金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吼——

伴隨著獸吼聲響徹,三階凶獸念念不舍的朝著溶洞之內走去。

山谷內,朱天篷伸手將小金抱起,看著手中那一根還殘留著鮮血的爪子,下意識的就是緊了緊。

這乃是三階凶獸留給小金的,乃是它的爪子,它雖然不能待在小金的身邊,但卻也希望有爪子能夠跟孩子在一起。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重重的吐了口氣之後,喃喃道:「世界上最無私的愛乃是母愛,母親,孩兒現在成仙了,還是天蓬元帥,您要是還活著多好。」

說完,朱天篷的眼底就是閃過一絲黯淡。

良久,朱天篷才將內心的傷感壓制下來,再度看了看那個山洞,隨即抱著小金,轉身便是朝著山谷之外走去。

……

三年之後!

一座山林間,虎嘯震天,一隻渾身金毛的凶獸從草叢之內撲出,直接就是將一頭一階凶獸撲倒在地。

下一秒,叢林間,一道身影閃碩,九齒釘耙光澤璀璨,隨即狠狠的便是砸在了那一階凶獸的腦袋上。

噗哧——

血光綻放,一階凶獸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的便被擊殺。

做完這一切之後,金色的凶獸深處那尖銳的爪子將一階凶獸的腦袋洞穿,從其中抓出一枚凶獸核放入口中,如同嚼怪味豆般嘎嘎直響。

見狀,身旁的男子微微一笑,隨即豎起大拇指說道:「小金,厲害,已經能夠襲殺一階凶獸了。」

聞言,小金高興的叫嚷了兩聲,其身上金光璀璨,緊接著三丈高的身軀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直接變得如小狗般大小,一個縱身就是回到了男子的懷中。

對此,男子伸手揉了揉小金的腦袋,目光看著地面上的一階凶獸,道:「三年了,我已經有三千積分,也不知道到底夠不夠。」

此人正是朱天篷!

三年的時間,他帶著小金遊走於菩提世界當中,最開始的一段時間都是他一個人單刷。

但隨著一次小金蘇醒,且吃下凶獸核直接一舉成為地仙,也就是一階凶獸之後,一人一獸才開始配合作戰。

三年的時間,一人一獸磨合的十分默契,到現在一階凶獸根本沒有難度,甚至二階凶獸亦不是一人一獸的對手。

至於三階凶獸嘛,除了昔日遇到的小金母親之外,朱天篷還遇到過一次。

那一次朱天篷那叫一個狼狽,那是一直三階的金鱗雕,若非關鍵時刻朱天篷掌握了土遁術,只怕早已成為其腹中食了。

將地面上的凶獸屍體處理了一下,帶走了其獠牙和爪子,這些都是煉器之物,雖然朱天篷還不會煉器,但卻也深知材料的重要性。

做完這一切之後,朱天篷便是緊了緊手中的九齒釘耙,喃喃道:「三年了,這筆帳也該算算了,金鱗雕,這次哥就不能弄不死你。」

說話間,朱天篷的目光就是鎖定不遠處的一處斷崖,隨即邁步目光堅定的朝著那斷崖走去,那裡便是金鱗雕的老巢,昔日他險些身死的地方。

……

斷崖不遠處的山丘之上,數道身影匯聚在一起。

這些人都是三星觀弟子當中的佼佼者,每個人的修為都不低於天仙後期,甚至還有幾個大圓滿。

這一群人匯聚在一起,目的也十分的簡單,那就是斷崖之上的金鱗雕。

三階凶獸,擊殺一隻就可得一萬積分,這對於這場考核而言,簡直就是至關重要的。

故,一群人匯聚,誰都想自己手刃金鱗雕,但是個人的力量有限,卻不得不藉助其他人的力量。

許久,人群當中,一名男子便是開口說道:「這金鱗雕的鱗甲堪比法器,且還有制空的能力,咱們想要對付它卻需要好好的謀劃一番。」

聞言,眾人點了點頭。

的確,金鱗雕不是小角色,即便是在三階凶獸當中也是異常兇猛的存在。

尤其是金鱗雕還擁有制空權,眾人雖然達到天仙,但說實話也就面前能夠駕風,論在空中的戰力只怕不敵地面上的十分之一。

故,想要解決金鱗雕,那首要的便是讓其失去制空權,也就是擊傷其雙翅。

許久之後,人群當中,一名修士開口說道:「這件事兒交給我吧,吾之法寶應該足以將金鱗雕的翅膀擊傷,讓它在短時間之內難以移動。」

說話間,此人就是取出一枚錐子般的法寶,道:「此乃毒龍鑽,乃是我父親以一隻毒蛟的牙齒所煉製,但其消耗太大,我施展一次之後半個時辰之內卻是沒有能力再戰。」

此話一出,頓時身旁的那些人就是眼眸一亮。

半個時辰不能戰鬥,那如果自己等人在半個時辰之內將那金鱗雕解決,豈不是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一念至此,十餘人就是紛紛開口說道:「諸葛師弟,此事而就全依仗你了,只要一擊將金鱗雕的翅膀擊傷,那畜生定然就跑不了。」

「是啊,諸葛師弟你放心吧,在這半個時辰之內,我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不被那畜生所傷的。」

「諸葛師兄,這次擊殺金鱗雕就全靠你了。」

「……」

聽到這些人的話,諸葛瑾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絲毫還有所擔憂,頓時又是引起身旁一眾人的保證和安慰。

對此,諸葛瑾面色不變,內心卻是冷笑連連,暗道:「一群不當人子的傢伙,本少爺豈會傻乎乎的給你們做嫁衣。」

想到這裡,諸葛瑾便是一臉絕然道:「如此,那屆時就勞煩諸位師兄弟了。」

此話一出,眾人亦是舒了口氣。

諸葛瑾下定決心要動手,這樣也算是解決了金鱗雕制空能力,到時候在地面上要擊殺後者,那相對而言就要簡單很多。

這時,人群當中,一名穿著青色道袍的男子沉吟了一下,隨即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咱們休息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大家出發前往斷崖,爭取此次一舉將那金鱗雕擊殺。」

聞言,眾人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各自盤膝坐下,調整著體內的狀態,為之後的大戰做準備。

這時,人群的一角,身穿白色長裙的紫霞遲疑了一下,隨即看著身旁的青霞開口詢問道:「姐,咱們真的要跟著他們嗎?」

聽到此話,青霞的眸子睜開,目光掃了地面上的那些修士一眼,道:「要,這頭金鱗雕誰得到,幾乎可以在積分之上大幅度的領先,屆時雖然危機四伏,但也是絕對的優勢,只要抗住最後一年的內亂,那你我進入前十的希望就很大。」

說道這裡,青霞就是頓了頓,隨即開口說道:「不要忘了,你我可沒有多少的時間,必須進入那斜月三星洞之內,只有尋到那物你我身上的威脅才能夠徹底的解除。」

點了點頭,紫霞的俏臉之上露出凝重的神色,道:「那好,我聽姐姐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