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35章 怨靈朝拜,金骸煉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35章 怨靈朝拜,金骸煉心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

噠噠——

邁步行走間,朱天篷很快便是來到了妖道的盡頭。

放眼望去,整個道路的盡頭乃是一個以青石堆積的檯子,一團光幕於其上閃碩,隱約可見在其中有一方天地,白骨累累,屍橫遍野,漫天皆灰寂。

而此刻的朱天篷卻沒有意識到自己走錯了路,在看到那滿地屍骸之後,頓時便是大喜的說道:「這麼多屍體,那天地異種的骸骨也定然在其中1

說話間,他便是一個閃身鑽入光幕。

下一秒,朱天篷只覺得漫天的威壓襲來,沒有絲毫預兆的,他便是摔了個狗吃泥。

嚓——

清脆的破碎聲傳出,在菩提老祖給他感應十三天地異種的玉簡破碎了。

朱天篷的臉色一僵,伸手將懷中破碎的玉簡取出,頓時臉色變化不斷,好半響之後才吐出三個字:「你大爺1

說完,他的臉色就是苦下來了。

不為別的,整個妖道區域之內屍骸遍地,何止千萬之多,現在失去了感言天地異種屍骸的玉簡,他得找到什麼時候?且短短不足九十年的時間,他能找得到?

這時,那壓迫在他的身上的威壓散去,朱天篷掙扎的從地面上站起身,環顧四周看了看那遍地的屍骸,道:「我的命怎麼會這麼苦逼,天地異種屍骸,你丫在哪兒埃」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在這片天地轉悠其中。、

所過之處,最低都是百丈高大的骸骨,其骨根根尖銳,有歲月的痕殘留,顯得那般的久遠。

這一日,朱天篷的身形在一座山峰停滯,瞠目結舌的盯著遠方的那一座屍骸,忍不住的就是失聲叫嚷道:「我去,這是什麼妖獸,好大1

只見在朱天篷所在山峰之前不遠處,一座高達數千丈的骷髏山聳立,那上面有怨靈漂浮,而這骷髏山實則僅是半截的屍骸,隱約可見一條尾巴連綿不斷,足足近千丈長短。

嗚嗚——

便在朱天篷震驚於這半截屍骸之大時,突然間天地間哀鳴聲起,緊接著,整個天地一道道灰色的怨靈從地底竄出。

這些怨靈無面,出現之後,一個個匍匐在地,口中嗚嗚叫嚷著,似哭泣,似朝拜,似不甘……

目光掃過,密密麻麻的怨靈皆是朝著骷髏山之後的方向朝拜,朱天篷的眉頭就不由一皺,喃喃道:「它們在看什麼地方?」

「百萬怨靈朝拜,難道乃是天地異種所在?」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有這些怨靈朝拜之路,豈不是說我可以找到十三天地異種所在?」

一念至此,朱天篷激動了。

之前他還惆悵如何尋找天地異種屍骸,現在看來好像也不是沒有希望。

目光掃過四周的怨靈,朱天篷嘴角緩緩上揚,道:「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納,哥的運氣就是好。」

說話間,朱天篷駕風飛馳,急速的便是朝著百萬怨靈朝拜的方向掠去,畢竟現在乃是這些怨靈指路,如果錯過了,天知道下一次的朝拜會在什麼時候。

一路飛馳,那些怨靈雖然發現了朱天篷的存在,卻沒有對他發動襲擊,專心致志的朝拜著,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擾它們朝拜的決心。

眨眼間,九九八十一天的時間過去,朱天篷已經深入百萬怨靈朝拜之地。

放眼望去,那乃是一片足足上萬里的空地,在其中有一具巨大的屍骸存在。

相較於朱天篷一路而來所見森森白骨,這一具屍骸呈現璀璨的金色,神聖,尊貴,華榮!

那股子皇者霸氣,即便是經歷歲月的腐蝕,亦難以磨滅,滾滾的威壓,讓朱天篷無法駕風,甚至舉步都極其的艱難。

伸手抹去額頭的冷汗,朱天篷心有餘悸的盯著那數千里之外的屍骸,喃喃道:「我的天,這到底是什麼屍骸,其還存活的時候,又是何等的存在1

同時,也更加堅定了他的念頭。

如果這還不是天地異種屍骸,朱天篷都不相信,畢竟能夠散發出如此威壓的存在,怎麼可能乃是小角色。

故,他現在一心想的就是煉化屍骸,完成天罡三十六變的第一變,而後在去尋找其餘的十二具天地異種屍海

然,朱天篷不知道的是,面前的這具屍骸還真不是什麼天地異種屍骸,因為他從一開始便是走錯了地方。

靈道之內,菩提老祖早已為他鋪好路,不僅怨靈被鎮壓,甚至那十三具天地異種屍骸的位置亦是顯露,只要進去就是能夠感應到。

可惜,朱天篷不知道,此刻還咬著牙,一步步的朝著前方行走著,那股不撞南山不回頭勢頭,可謂讓人欽佩。

而這一走,朱天篷足足行走了十八年,不足五千里的道路,卻比登天還難!

這一日,在距離屍骸不足千丈的區域朱天篷停下腳步。

短短十八年的時間,他看上去幾乎老了十歲,要知道,他可是天仙,一入仙門容顏永駐,這樣的變化足以見這十八年來他受到的壓力是多麼的巨大。

當然,現在的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歲,少了一絲稚嫩多了一絲的成熟。

喘息了幾下,朱天篷昂首看向已經近在咫尺的金色屍骸,嘴角帶有一絲笑容,喃喃道:「這還真是一條煉心路啊,一路走來,多少次想要放棄,多少次想要掉頭離去,終於,我還是堅持下來了。」

說話間,朱天篷摸了一把額頭的汗水,繼續頂著那幾乎讓他崩潰的壓力,一步步走向金色屍海

一年之後,朱天篷終於來到了金色屍骸之下,伸手觸摸著那仙氣環繞的屍骸,終於露出了如釋負重的笑容。

也在此刻,那籠罩在他身上的威壓散去,壓力盡去,朱天篷直接便是昏厥了過去,足足十九年沒有休息,他已經是身心疲倦,若非憑藉著一股執念,只怕數年前他便已經昏死過去。

但即便是昏死,他抓住金色屍骸的手卻不曾鬆開,甚至臉色帶著笑容,那是在他母親死後第一次露出會心的笑容。

就在此時,金色的骸骨突然顫抖,有金色的火焰從屍骸之內冒出,眨眼間,金焰漫天,一道啼鳴聲響徹天地,隱約可見一道巨大的金焰鳥騰空飛舞,皇者威壓讓百萬怨靈為之臣服。

許久,這隻大鳥身上的金焰散去,露出遍布妖文的靈軀,腹下生三足,一雙金眸打量著地面上的朱天篷,似乎陷入了思索當中。

又過了一會兒,三足大鳥似想通了,煽動羽翼直接就是沖向地面上的朱天篷。

剎那間,衝天的金焰升騰,三足大鳥鑽入朱天篷的背部,直接形成了一道類似紋身的東西。

待金焰散去,圖案隱於血肉,那金色的屍骸化作液體,形成三滴金色的血液進入朱天篷的體內,一滴鑽入了他的識海,一滴鑽入了他的心臟,還有一滴沉入了他的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