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51章 強勢打臉,震驚全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51章 強勢打臉,震驚全場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對於這些所謂的護衛,朱天篷不屑一顧,揮手間狂風大作,瞬間便是將邢台之上的護衛卷飛,一個個砸落在地,哀嚎聲不斷響徹。

看到這一幕,黃浦雄噗通一聲便是癱坐在地,面如死灰的開口說道:「你,你,你是上仙1

聞言,朱天篷撇了黃浦雄一眼,冷聲道:「老實在哪兒給我待著,不然我不建議先殺了你。」

此話一出,黃浦雄頓時打了個寒顫,再也不敢言語,當然,他也不會如此的甘心失敗。

只見黃浦雄自認為隱晦的將手伸入懷中,繼而就是有輕微的破碎聲響徹,顯然後者乃是捏碎了什麼信物,很可能就是讓其背後之人前來救援的求援符!

對此,朱天篷看在眼裡,卻絲毫不以為然。

他不認為在人間能夠碰到什麼了不起的強者,最多也就是一些地仙級的人裝神弄鬼罷了。

一念至此,朱天篷便是邁步走到朱天涯的身前,道:「天涯,你小子還是如此的不著調埃」

此話一出,頓時就是引起了四周那些朱家之人的怒視。

顯然,朱天篷的模樣看上去也就二十來歲,頂天也就三十歲左右。

可這樣的一個年輕人居然叫朱家的老祖宗為天涯,這本就是一大冒犯,甚至後面的那句話更是讓人不能忍,這話怎麼聽都感覺是長輩在跟後輩說話的語氣。

眼看著朱家的眾人就要對朱天篷大罵,朱天涯強忍著身上的痛楚,喝斥道:「不得無禮1

說完,他的目光就看向朱天篷,雖然感覺到有一絲的熟悉,但更多的內心則是畏懼。

不同於什麼都不懂的其餘朱家眾人,朱天涯年輕的時候撞仙緣得以見過仙的手段。

那都是揮手間狂風大作,甚至心念所致地動山搖的絕世存在。

他資質有限,僅僅在一座仙人府邸打雜五年。

但這五年卻讓他不如練力化精的程度,算是半隻腳踏入修鍊的門檻,故才能夠存活兩百多年之久。

正是因為了解仙,朱天涯才敬畏。

面前這個看上去足以當中就重孫的年輕人,很可能就是得道的仙人,之術!

故,在短暫的沉吟之後,朱天涯便是開口說道:「拜見這位仙長,不知仙長此來所為何事?」

聞言,朱天篷詫異的看了一眼自己這個堂弟,不得不說後者在人間呆久了,言語間過於古板。

想到這裡,朱天篷嘴角便是微微揚起,道:「天涯,當年我還在的時候,你還是個穿著開襠褲到處跑的小孩兒,沒想到現在你卻變得如此老氣橫秋埃」

頓了頓,朱天篷就是放出神識一掃朱天涯體內那所謂的青龍釘。

頓時,朱天篷的眉頭皺起來了。

這青龍釘的煉製手法不弱,且詭異當中透露著一絲的邪意,似乎不是處於仙道手筆。

然,朱天篷也沒有考慮那麼多,好不容易這世界上還有一個活著的同輩,他豈會在讓其受苦?

「抱元歸一,凝神靜氣1

口中低喝一聲,朱天篷便是閃身來到朱天涯的身後,體內法力涌動間,直接就是將其體內的九枚青龍釘一同的牽引了出來。

噗哧——

鮮血綻放,九枚幽光璀璨的青龍釘便是被朱天篷取出。

伸手將其收入手掌,把玩了一下,喃喃道:「東西還不錯,我收下了。」

說話間,他便是將其收入腰間的乾坤袋,繼而取出一枚靈果遞到朱天涯的口中,道:「吃下去,煉化它爭取突破境界。」

此話一出,本虛弱的朱天涯也顧不得道謝,以及思索朱天篷為何如此幫他,直接就是將靈果吃下去,盤膝坐落間便是開始修鍊起來。

對此,朱天篷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他的目光就是定格在黃浦雄的身上。

而面對朱天篷的目光,黃浦雄頓時就是嚇了一跳,掙扎的從地面上站起身,不斷的退後道:「你要幹什麼,我可是夏國的太尉,你……」

不待他說完,朱天篷便是冷哼一聲,一招手法力化作一根繩索便是將黃浦雄綁祝

拉扯間,後者肥碩的身軀就是砸在朱天篷的面前,一時間鼻青臉腫且口中大口大口的鮮血咳出。

對此,朱天篷的眼底閃過一絲的不悅和殺機,道:「黃浦英俊跟你什麼關係。」

此話一出,面如死灰的黃浦雄不由一愣,還以為朱天篷於之相識,當即便是開口說道:「回稟仙長,黃浦英俊正是小人的爺爺。」

聽到此話,朱天篷臉上冷笑升起了,道:「那他還活著?」

聞言,黃浦雄的眼底閃過一絲的黯然,道:「二十年前爺爺他老人家已經死了。」

頓了頓,黃浦雄就是張嘴想要攀關係,畢竟朱天篷的強悍那是有目共睹,他不然我在場誰人能是其對手,甚至自己召喚的尊上只怕也不是其對手。

然,不待其開口,朱天篷直接就是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

黃浦雄肥碩的身軀直接就是被掀飛十數丈,落在了邢台的邊緣,整個人在瞬間便是懵了,不明白剛剛還好端端的朱天篷為什麼會如此。

對此,朱天篷的眼底閃過一絲的寒光,一抖手中法力繩索就是將黃浦雄扯到身前,居高臨下道:「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

此話一出,黃浦雄一臉茫然的看向朱天篷,搖了搖頭道:「不知道。」

聞言,朱天篷冷冷一笑,道:「昔日就是你爺爺黃浦英俊逼死的我母親,今日不管是誰阻攔,你黃浦家都得死,全部都得給我母親陪葬1

說道最後,朱天篷的臉色就不由的猙獰起來。

壓抑了兩百多年的話語終於如此暢快的說出,且一切也在他的算計之下逐漸的進行,面前的黃浦雄就是第一個!

果然,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擂台上的朱家眾人看向朱天篷的眸子當中充斥著駭然和忐忑。

黃浦英俊的那一代,豈不就是朱天涯的那一代人?

而那時候黃浦英俊逼死此人的母親,豈不是說後者很可能就已經兩百多歲了?

看了看不遠處白髮蒼蒼的朱天涯,在看了看朱天篷,哪怕是在無神論的這些帝國將士此刻也是忍不住的篤定了朱天篷的身份。

仙!

神仙!

一個青春永駐的神仙就這般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等人的面前,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