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53章 對戰妖修,驚現三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53章 對戰妖修,驚現三品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夏國西南萬里之外,有一座山,被人稱之為:枯山。

枯山高千丈,放眼望去皆是亂石黃沙沒有任何的動植物存在。

朱天篷抵達此地之後,目光便是隨之遊走起來。

按照黃浦雄的記憶,他每次到了這裡就會焚香禱告,之後變回有青面獠牙的妖怪從山上下來待他進去。

邁步來到山腳下,朱天篷以神識感應四周,良久之後才睜開眼,開口喃喃道:「果然如此,這枯山被布下了禁制,若沒有人從內出來接應,一旦踏足便會觸動禁制,讓山內的魔道修士有所防備。」

說話間,那禁制便已晃動,緊接著就是可以看到從枯山山頂有數到青面獠牙的妖怪駕風飛出,且目標應該就是夏國。

掃了那幾名妖怪一眼,朱天篷的眼底就是閃過一絲的不屑,這些青面獠牙的妖怪連地仙都沒有,想來也就是那魔道修士派出的小兵。

當然,朱天篷也沒有打算放過他們。

畢竟這幾個鍊氣化神的妖怪在他眼裡如螻蟻,但一旦到了夏國那幾乎就是毀滅性的存在。

一念至此,朱天篷便是施展流雲遁,一個閃身就是來到幾名妖怪的身前,道:「諸位,本元帥送你們下地獄。」

說話間,虛空指施展,四道劍氣於指尖飛出,沒有絲毫意外的便是將四名青面獠牙的妖怪誅殺。

做完這一切,朱天篷便是取出九齒釘耙,運轉法力瞬間就是朝著那枯山之上的禁制砸去。

——

一耙之威,瞬間便是將枯山的禁制破除。

緊接著,一道怒斥聲便是從枯山之上傳出:「來者何人,膽敢到本妖王的領地撒野。」

伴隨著這道聲音落下,密密麻麻的青面獠牙身影從枯山之上竄出,一名渾身籠罩於黑霧知呢,面帶銀色面具的身影便是來到了朱天篷身前百丈。

此妖的目光掃過朱天篷,眉頭微皺間,卻是沒有了剛剛的怒意,開口說道:「這位道友,不知汝為何破壞吾領地禁制。」

對此,朱天篷的眼底閃過一絲嘲諷,目光在其身上上下打量一翻之後,道:「本元帥不跟藏頭露尾之人說話。」

此話一出,那魔道妖修眼底就是閃過一絲的怒意,卻也是將身上那黑色的霧氣收斂入體,露出真容。

只見其身高八尺,渾身肌肉鼓脹,身上穿著的也不是什麼道袍而是一套漆黑的胃甲,配合上那銀色的面具和黑得發紫的頭髮,看上去也算是頗有一副威嚴。

見狀,朱天篷便是擺了擺手道:「汝乃何人?為何要算計夏國朱家。」

聞言,魔道妖修的眸子就是一縮,隨即死死的盯著朱天篷,道;「你是那朱家請來的援兵?」

毋庸置疑的聳了聳肩,朱天篷道:「這不是很明顯嘛。」

頓了頓,朱天篷的目光就是掃過其身後的那些青面獠牙妖怪。

這些傢伙身上妖氣衝天卻沒有絲毫的魔氣徵兆,也就是說這魔道妖修沒有將自己的魔道手段傳授給這些手下。

也正是如此,朱天篷不由的就是舒了口氣,暗道:「如此說來,這妖修應該那是得到了魔道修士的寶貝,或者傳承,而不是一名真真正正的魔道修士。」

在朱天篷的了解當中,魔道修士是十分注重發展的,一般一人修鍊至少會將此功盡最大的可能性傳播,讓魔道的氣運增長。

故,從這一點就可以斷定,後者不是正兒八經的魔道修士,最多也就算是半路出家,朱天篷對付起來也更有把握。

這時,那妖修亦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讓黃浦雄做掉朱家,而朱天篷又是朱家請來的修士,雙方之間只怕是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既然已經不死不休,這妖修也是狠得下心,幾乎在瞬間便是取出一柄大刀朝著朱天篷殺來,口中低喝道:「既然如此,那汝就給吾死來。」

見狀,朱天篷眼底精光璀璨,緊了緊手中的九齒釘耙,道:「來得好,也讓本元帥看看你這半吊子魔道修鍊的如何1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迎擊而上,雙方於半空中激戰在了一起。

雖然這妖修乃是天仙大圓滿,但畢竟乃是半路出家且沒有任何的背景交代,如何能是朱天篷這樣根正苗紅道家傳承人的對手?

只不過才交手不足百招,朱天篷便是抓住了後者的一個破綻,九齒釘耙揮舞間,直接便是將其身上的胃甲擊碎,鋒銳的釘耙更是在其身上留下九道血痕。

被朱天篷一擊得手,妖修頓時就是抽身後退,和朱天篷相隔百丈伸手捂著腰間的傷口,道:「痛煞吾也,該死的修士,吾與你不死不休。」

聞言,朱天篷掏了掏耳朵,道:「不死不休?就憑你1說話間,絲毫不掩飾神色當中的不屑。

說實話,朱天篷內心很失望。

本以為是魔道修士可以大作一場,也檢驗一下自己在三星觀的修鍊成果,但現在看來這妖修似乎沒有那個能力。

然,下一秒朱天篷為自己的狂妄買了單。

只見那妖修被朱天篷不屑之色刺激,惱羞成怒的就是取出一朵三品黑蓮。

伴隨著妖修的法力注入,黑蓮直接飄飛到了朱天篷的頭頂,恐怖的禁錮之力將他壓制,甚至連行動都變得無比艱難起來。

妖修緊隨其後的便是對朱天篷發動了襲擊,只見其手中的兵刃赫然乃是一柄法器,在其操控下源源不斷的攻擊者朱天篷。

而此刻朱天篷被三品黑蓮禁錮,根本就脫不了身,故,這幾擊都是硬生生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一時間其身上血肉綻放,鮮血將白袍渲染。

強忍著身上的疼痛,朱天篷昂首盯著那閃爍著幽光的三品黑蓮,喃喃道:「該死,這是什麼?」

然,那妖修卻是沒有給朱天篷做任何的解釋,其神念操控著法器越發頻繁的攻擊,一時間,朱天篷便是傷痕纍纍起來。

一刻鐘之後,妖修哈哈大笑的拿著手中的法器,道:「該死的修士,你給吾去死。」

說話間,調動體內全部法力注入法器之內,徑直的就是朝著朱天篷攻去。

——

下一秒,朱天篷的身軀便是炸開,血霧升騰間一塊塊碎肉從半空中划落。

而妖修見狀則是笑得更加的暢快囂張,收起三品黑蓮,道:「該死的修士,讓你藐視本王,本王豈是你等螻蟻能藐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