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56章 朱家欲起義,紫羅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56章 朱家欲起義,紫羅宮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朱天涯話畢,其子朱子明還未回過神,一道聲音便是隨之升起:「說得好1

剛好趕回來的朱天篷正好就是見證了這一幕,對於朱天涯能夠有這樣的決心而感覺到滿意和欣慰。

如果這件事情都還不能讓朱家的人清醒,那即便是朱天篷有心幫襯只怕也沒有辦法。

但是現在朱天涯有如此決心,那事情反倒是簡單了。

隨著朱天篷的聲音響徹,朱天涯和朱子明才回過神來,待看到來人是朱天篷之後,都是舒了口氣,繼而躬身行禮道:

「堂哥1

「伯父1

對此,朱天篷擺了擺手,道:「天涯,你剛剛的話是真的?」

聞言,朱天涯點了點頭,道:「堂哥,我是認真的。」

頓了頓,朱天涯道:「我朱家為皇族出生入死,多少的先輩都是以戰死沙場為殊榮,但現在呢?聽信黃浦雄的言論就是要將我朱家滿門抄斬,這樣的皇帝,我不服。」

此話一出,其身旁的朱子明身軀一震。

他匆匆從邊境回來,雖然聽說過卻沒有真實經歷過,故,即便是到了現在他還是感覺到一陣的不可思議。

畢竟朱家的祖訓可是不允許任何人違背,但是現在朱天涯卻是公然的違背,甚至意思很明顯不會在其居人下。

想到這裡,朱子明張了張嘴,口中的話語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他明白,這件事情哪怕他現在乃是家主,但是只怕整個朱家的眾人都會認可朱天涯的決定。

想到這裡,朱子明亦是一咬牙,既然父親都決定了,他這個做兒子的自然不會不支持。

一念至此,朱子明便是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現在就是吊朱雀軍回來……」

不待他說完,朱天篷便是擺了擺手,道:「不必如此麻煩,天涯還有子明跟我去皇宮。」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一把抓住兩人的肩膀,流雲遁施展間直接就是化作一道流光竄入皇宮之內。

皇宮內庭,隨著朱天篷三人出現,頓時禁衛軍便是圍攏了上來,一個個手持兵刃怒斥道:「什麼人1

待看清來人乃是朱天涯和朱子明,那些禁衛軍一時間不由的就是愕然了。

下一秒,那些包圍著三人的禁衛軍便是單膝跪地,道:「拜見朱國公,拜見朱帥1

對此,朱天涯和朱子明這才如夢初醒的回過神,看了看自己此時所處的乃是皇宮大內,頓時就是駭然的看向朱天篷。

見狀,朱天篷卻沒有浪費什麼口舌,擺了擺手道:「國王在那裡?」

此話一出,那些禁衛軍不由的就是面面相視,顯然不解朱天篷是何人,更不知道後者找國王有什麼事兒。

但既然後者乃是跟朱天涯和朱子明一起來的,想必也不是什麼壞人,在略微的沉吟之後,一名禁衛軍的頭領就是開口說道:「陛下在紫羅宮,正和紫羅娘娘在一起。」

聽到此話,朱天篷點了點頭,隨即伸手指向那開口的禁衛軍頭領,道:「帶我們過去。」

此話一出,那人頓時愕然的看向朱天篷。

他不是傻子,不然也坐不到這樣的高位,從現在的情況看來,朱天涯和朱子明好像都是聽從此人的話,那……

一想到某種的可能性,男子身軀就是猛然一顫,繼而躬身應是道:「是1

隨即男子便是遣散了那些禁衛軍讓他們正常的去巡視,隨即便是帶著朱天篷三人朝著紫羅宮所在走去。

行走間,朱子明回過神來,崇拜的看向朱天篷道:「伯父,你剛剛施展的那就是仙人手段?」

聞言,朱天篷看了朱子明一眼,隨即點了點頭,道;「嗯,算是一小部分吧1

此話一出,朱子明眼底崇拜之色就是更加的強烈。

神仙!

天底下誰人不想成為神仙,現在朱天篷就這樣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且展露出鬼神莫測的手段,如何不讓他為之嘆服。

便在此時,對修鍊界有所了解的朱天涯則是好奇的詢問道:「堂哥,那你現在是神還是仙?」

聞言,朱天篷深深的看了朱天涯一眼,隨即道:「我走仙路,但我現在在天庭為官1

此話一出,朱天涯有些明悟的點了點頭,隨即便是沒有在詢問什麼了。

而一旁的朱子明則是十分的好奇,道:「伯父,你在天庭當官?什麼官啊?大不大?」

聽到此話,朱天篷搖了搖頭。

世俗之人就是世俗之人,追求的不是境界高低而是地位高低。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開口道:「我乃是天庭的天蓬元帥,掌管天河十萬水軍。」

聞言,朱子明頓時駭然,哪怕是身旁的朱天涯亦是震驚的看向朱天篷。

不同於朱子明理解的片面,朱天涯對天庭也有所了解,畢竟怎麼說也是在仙人府邸待過的存在。

他很清楚,一個御統十萬天兵天將的元帥是何等的位高權重,甚至……

想到這裡,朱天涯看向朱天篷的目光就是更加的敬畏,對於這位消失兩百年的堂哥,越來越覺得看不透。

就在此時,走在前面的那位禁衛軍頭領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朱天篷三人道:「前輩,咱們到了。」

聞言,朱天篷亦是順著後者所指望去。

只見那是一座在金碧輝煌皇宮內別樹一格的建築物,通體乃是以紫晶打造,溫玉為牆,暖石鋪地,宮門之上懸挂著一副牌匾,上書:紫羅宮!這樣的建築物,在人間可謂奢華到了極致。

片刻間,朱天篷便是收回目光,吐了口濁氣,道:「走吧,咱們進去會會這夏國的國王。」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帶著朱天涯和朱子明朝著其中走去。

那禁衛軍頭領站在原地遲疑了半響,猛的一咬牙,道:「賭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話畢,他亦是邁步匆匆跟了上去。

行至紫羅宮,可見滿園春色,在這寒冬臘月的天氣中,百花依舊爭相開放。

然,剛剛進入紫羅宮沒多久,一段對話聲便是從其中傳出:「大王,來啊,你抓住臣妾了,臣妾今天就任由大王處置1

「小美人不要跑,本王馬上就抓住你了,待抓住你之後,本王會讓你嘗嘗這天下間最為爽快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