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69章 交鋒王母,戰神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69章 交鋒王母,戰神榜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此話一出,朱天篷頓時大汗不止,腦中思緒轉到,考慮著到底該如何回答。

一時間,場內的氣氛便是陷入寂靜,朱天篷甚至可以聽到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

「有了1

猛然間,朱天篷的腦中精光一閃,繼而內心大定,暗道:「死鬼老爹,你可得保佑我糊弄過去。」

想到這裡,朱天篷當即單膝跪地,道:「回稟娘娘,天篷本打算吃下蟠桃,卻不想聞了聞蟠桃之後便是產生倦意,繼而便是陷入昏睡。」

「在睡夢當中,天篷只似乎看到了父親,然後父親便是教導我修鍊,而這修鍊就是足足百年,不,百日的時間。」

「待天篷醒來,蟠桃已經風化,僅留下了一顆桃核,而天篷的修為也不知怎麼滴就達到了天仙初期1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從乾坤袋當中取出那枚桃核,內心暗道:「還好當時把這玩意留著。」

看著雙手捧著桃核的朱天篷,王母的柳眉微皺,懷疑的上下打量了朱天篷一眼,道:「哦?你是說朱剛強託夢教你修鍊?」

聞言,朱天篷頓時便是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似乎在瞬間有些恍惚。

「不好,搜魂1

頓時,朱天篷便是想到了一種可能性,當即便是顧不得其他,神魂大作下不斷在腦海中構建朱剛強教導自己的景象。

就在朱天篷快要支持不住的時候,那樣的恍惚感覺消失,不由讓他舒了口氣,暗道:「好險1

這時,王母已經揮手一招直接將桃核收回,道:「沒想到朱剛強還在你體內留下了這樣的一道神識,是本宮疏忽了。」

頓了頓,王母便是開口道:「天蓬元帥,你還想吃蟠桃嗎?」

此話一出,朱天篷渾身一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王母又在試探他。

當即,朱天篷便是一臉正色,道:「蟠桃乃天庭聖物,且乃吾等修士夢寐以求的靈果,天篷自然想吃1

口中說著,朱天篷內心卻不以為然。

現在他已經達到真仙初期,仙道根基已定,即便是吃下蟠桃也僅會增加底蘊和修為,不會在被蟠桃所限制和奴役。

然,就在朱天篷自得自己的回答無懈可擊之際,王母的嘴角卻微微上揚,道:「好,要的就是天蓬元帥你這句話,想吃蟠桃者必須立下大功勛或在天庭戰神榜上留名,天蓬,你選擇哪一種1

聞言,朱天篷傻眼了。

他本以為王母是打算再賜蟠桃拉攏他,誰成想卻是再度陷入王母算計。

不,甚至說他自始自終就只有這樣的一個選擇,如果拒絕王母,只怕他能不能活著從這兒出去都是問題。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抬頭看向王母,道:「敢問娘娘何為大功勛,何為戰神榜?」

聞言,王母放下手中的茶杯,緩緩從桌位上站起身,道:「大功勛者,就汝其父朱剛強般做出有利天庭,有利三界芸芸眾生的大事兒。」

「戰神榜嘛,那乃是玉帝於無色四天當中的淵通元洞天豎立,此榜有一百零八個名額,只要佔據其一便可得到獎勵。」

聽完此話,朱天篷不由的就是翻了翻白眼,這哪兒是什麼選擇,擺明就是讓他去戰神榜留名嘛。

得到和便宜老爹那樣的功勛,除非域外天魔再度入侵,但以他現在區區真仙初期豈會是域外天魔的對手?

故,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就僅有一條路:戰神榜!

想到這裡,朱天篷就是吐了口氣,內心喃喃道:「這王母處心積慮的想要我進戰神榜到底目的何在?」

雖然不清楚戰神榜到底是怎麼排序,但朱天篷已經沒有任何選擇餘地,當即便是開口說道:「啟稟娘娘,天篷選擇挑戰一下戰神榜,盡全力在其中留名1

點了點頭,王母一揮手,緊接著一塊金令便是出現在朱天篷的手中。

低頭望去,這金令那是一隻鸞鳳,其上有王母二字尊貴不容直視。

拿著金令,朱天篷看向王母,一臉不解道:「娘娘,這是?」

對此,王母淡然一笑,道:「此乃本宮的令牌,可讓你自由出入三十三重天,也方便你爭奪那戰神榜1

聽到此話朱天篷恍然,暗道:「能夠自由出入三十三重天,這金令可是大有文章可做。」

好半響,朱天篷才回過神來,隨即躬身行禮道;「多謝娘娘1

點了點頭,王母道:「本宮也乏了,元帥自便吧1

聽到此話,朱天篷也不想在此地久留,畢竟面對這深不可測且心智如妖的王母,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入套了。

一念至此,朱天篷再度行禮道:「如此,天篷便不打擾娘娘歇息,告辭1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轉過身,邁步朝著外界走去。

待經過玉橋,他才重重的舒了口氣,緊了緊手中的金令,內心暗道:「王母,這事兒哥記住了。」

話畢,朱天篷便是扭頭看了一眼那金碧輝煌的宮殿一眼,繼而昂首闊步的朝外瑤池之外走去。

待朱天篷離去,木蘭便是已經將衣衫晾好,邁步來到了王母的身旁,伸手為其捏著肩膀。

許久,王母才繼續道:「木蘭,之前本宮說的事兒,你可願意?」

聞言,木蘭為王母捏肩的手不由一僵,繼而俏臉通紅的點了點頭,道:「奴婢願意1

點了點頭,王母道:「戰神榜內皆是太乙真仙,這朱天篷想要一時半會兒成功卻也是有難度,你每日拿一些靈丹於他,促進一下雙方感情,必要的時候……」

說道最後,王母的聲音就細小如蚊,宛如陷入沉思,又似神遊太虛。

見狀,木蘭思索了一會兒,便是正色的點了點頭,隨即便是再度為王母捏動肩膀。

……

在瑤池之內轉悠了一陣兒,朱天篷才從中走出,一時間也不由感慨瑤池之大,若非他之前留了個心眼記路,只怕還得在其中瞎晃許久。

然,剛剛走出瑤池,朱天篷的眉頭便是皺起。

神識探出,很久就是發現不遠處躲藏起來的神將,當即嘴角就是勾勒起一絲的森然,喃喃道:「捲簾,你這是要跟哥玩心眼啊,那哥就跟你好好玩玩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