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077章 貔恘變,釘耙異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077章 貔恘變,釘耙異變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時間匆匆,眨眼間三十天的時間過去了。

這一日,元帥府的密室之內,朱天篷緊閉的眸子悄然睜開。

下一秒,其口中便是爆發出一道如猛獸般的嘶吼:「吼~」

緊接著,一團璀璨的金光耀眼,只見一頭龍頭,馬身,麟腳,形似獅子,毛色灰白,且長著一對翅膀的虛影緩緩凝實,赫然乃是一頭貔恘!

隨之時間的流逝,朱天篷整個人的身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頭五丈大小貔恘匍匐在那裡,似酣睡,似假寐!

良久,貔恘的身影消失不見,朱天篷從蒲團之上緩緩站起身,繼而,一股山呼海嘯般的法力波動從其體內溢出,比之三十天之前,赫然強悍了十倍不止,無限接近真仙圓滿。

睜開眼,朱天篷吐了口氣,喃喃道:「貔恘變終於練成了,現在的力量足以堪比真仙圓滿。」

頓了頓,朱天篷便是緊了緊拳頭,道:「第三變乃是狴犴變,但以我現在的底蘊,已經無法支持第三變,至少要達到太乙真仙之後才能成功。」

狴犴,傳說中龍之九子當中的老七,形似虎它平生好訟,傳說狴犴不僅急公好義,仗義執言,而且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斷,再加上它的形象威風凜凜,囚此除裝飾在獄門上外,還匐伏在凡間官衙的大堂兩側。

而對於狴犴變,朱天篷也只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掐指算了算時間,朱天篷安心的舒了口氣,喃喃道:「才過去三十年,還有時間。」

說完,朱天篷便是沒有在遲疑,直接就是開始練起一氣化三清!

對於這道神通,朱天篷可是十分在意的。

至少昔日封神一戰,如果不是一氣化三清的時限不久,只怕就單憑老子一人,亦可以將布下誅仙劍陣的通天擊潰。

思索間,朱天篷便是盤膝坐下,開始試圖參悟一氣化三清。

然,想象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慚愧的!

一氣化三清,玄之又玄,乃是道門頂級神通,且煉成他的也就老子一人,豈是這般容易就可以參悟的?

雖然青蓮寶色旗為他打下了基礎,可惜,基礎雖有,卻沒有足夠的境界和悟性。

嘗試了三天,朱天篷便是放棄了。

一氣化三清比那八九玄功都要讓他無奈,至少八九玄功他知道怎麼修鍊且還知道問題出現在那裡。

但一氣化三清,朱天篷只能無奈嘆息,除了知道要將三團靈魂組成人形且心意相通之外,他幾乎是一無所知,更不要說修鍊了。

無奈的從蒲團之上站起身,朱天篷一臉鬱悶的喃喃道:「尼瑪,合著我現在能修鍊的就沒了。」

可不是嘛!

八九玄功因為體質的緣故無法修鍊,天罡三十六變的第二變被完成了,想要更進一步必須達到太乙真仙,一氣化三清更是耗時三年都沒有任何的頭緒。

這一刻,朱天篷算是明白了那種揣著金山卻找不到地方花的無奈了。

嗡嗡——

便在朱天篷催頭喪氣之際,突然間體內小千世界嗡鳴聲作響。

下一刻,朱天篷只覺得眼前一花,緊接著神魂便是被拉入了青蓮寶色旗之內。

下一秒,朱天篷的眸子便是一縮,隱約可見在遠處的天穹之上有一道身影。

此人青發青眸,身著一套白袍,手持一柄長劍,手中動作不斷,看似隨意的揮劍,卻宛如蘊含天地至理,一股玄之又玄的感悟在他腦海升起。

不知過了多久,半空中的身影突然一頓,繼而開口歷喝道:「開天一式1

緊接著,朱天篷便是看到一道劍光從其手中湧出,整片天穹為之崩壞,強大的氣浪席捲只讓他神魂顫抖幾欲崩壞。

「礙…」

終於,朱天篷支撐不住,口中慘叫出聲,睜開眼卻見自己完整無損的站在密室之內,只不過渾身冷汗,顯然是被剛剛那一幕給嚇的。

良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眼底閃過一絲的后怕和熾熱,喃喃道:「剛剛那道身影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青帝?」

「他剛剛施展的開天一式又是什麼?為什麼感覺每一擊都足以崩天裂地,難道是盤古開天的招式?」

話畢,朱天篷便是咽了咽口水,強,太強了,強大到讓人窒息!

在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朱天篷不由有些患得患失。

不為別的,青帝蓋壓天地諸神,僅僅一擊便是強悍如斯。

而他呢?想到自己之前還在為真仙圓滿的力量而滿意,朱天篷便是為之嘆息道:「實力啊~」

說完,朱天篷內心卻是火熱起來,他沒有劍器,自然不能修鍊那劍術。

但是他卻有九齒釘耙,如果將父親朱剛強留下的三十二式練至大圓滿,想必也是一個不錯的禦敵手段。

然,九齒釘耙剛剛取出,朱天篷便是感覺到了不對勁,右手有一陣的燥熱悄然升騰。

低頭望去,只見整個九齒釘耙光澤涌動,隱隱約約從其中有一股荒寂的氣息蔓延,不由的便是失聲,道:「這是怎麼回事1

話畢,朱天篷連忙便將九齒釘耙舉起來,企圖以神識查看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

可惜在他神識接觸到九齒釘耙的瞬間便是被一股強大的波動彈開,繼而那股波動從其中湧出,直接就是將他整個人掀翻在地。

咻——

九齒釘耙脫手而出,青色的光澤璀璨整間密室,在朱天篷不可直視的目光下,九齒釘耙於青光之內緩緩的變幻著形態。

良久,青色光澤散去,九齒釘耙消失不見,卻而代之的乃是一柄明晃晃的長劍浮現在半空。

還不待朱天篷回過神,那柄長劍便是飛來,直接就是扎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頓時,一股強烈的倦意升騰,朱天篷只覺得整個人昏昏欲沉,低頭看了一眼胸膛之上僅存的劍柄,眼底閃過一絲的驚恐和不甘,喃喃道:「我,哥這是要死了嗎?」

話畢,朱天篷再也抵擋不住那倦意的侵襲,整個人直接倒在地上,呼吸極其的微弱。

隨著時間的流逝,劍柄光澤涌動,三尺七寸的長劍緩緩拔出,鮮血淋漓的劍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原貌,繼而便是朝著朱天篷的眉心刺去,這一擊如果被擊中,朱天篷可謂必死無疑。

然,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那長劍在接觸到朱天篷眉心之後,直接就是沒入了其識海消失不見。

而朱天篷卻沒有任何的事情,甚至胸膛之上的傷口亦是在瞬間癒合,本微弱的呼吸也變得均勻有力起來,似乎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