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02章 吳越投敵,五音喪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02章 吳越投敵,五音喪魂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大帳之內,吳越看著面前夸夸其談的地魔族使者,臉色也沒有了剛剛的過激,反而沉吟了起來,整個人坐在座位之上,眉頭緊鎖。

見此情形,那地魔族的使者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但是他臉上卻是閃爍著自信的色彩,似乎篤定面前的吳越會答應一般。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整個大帳之內安靜的壓抑,即便是微弱的呼吸聲在此刻也是變得極其的明顯。

又過了一段時間,吳越緩緩的抬起頭,看著那地魔族使者,道:「你們有把握將金耀四人徹底留在地魔城外?」

聽到此話,地魔族使者的嘴角微微上揚,隨即自信的說道:「這個是自然,相信你也應該知道,我地魔族可是有著九龍鎖天陣,只要吾王布下此陣,不要說金耀四人,攻打地魔城的九萬天河水軍都得埋葬1

此話一出,吳越的眼底經過大作,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

想到天河水軍在失去金耀四人之後,以他的修為和威望,毋庸置疑的就是最高的決策人,雖然上面還有一個天蓬元帥,但正如地魔族使者所言,區區真仙初期,何足畏懼?

一念至此,吳越的嘴角便是勾勒起了一絲的笑容,緩緩的就是從座位上站起身道:「你能來這裡,想必你地魔族即便是要布下九龍鎖天陣也是需要時限,亦或者說需要準備,碘樣一個條件,本將軍為何要選擇幫你們。」

聞言,地魔族使者的眼底頓時閃過一絲的陰霾和不屑。

作為外交官,他太明白吳越此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無非就是想要坐地起價,敲詐他一番。

如果是在一般的時候,地魔族使者會毫不猶豫的回絕吳越,甚至撂下狠話憤怒離去,可惜,現在地魔族之內的情況岌岌可危,如果這一批天河水軍前往支援,只怕天河水軍大陣便會徹底布成,而地魔城也將指日可破,這可不是他和派他來的人想要看得到。

想到這裡,地魔族使者就是吐了口氣,隨即低頭深深的看了吳越一眼,繼而便是從懷中取出一物,開口道:「此乃吾王對吳越將軍的誠意1

聞言,吳越的目光不由的就是被地魔族使者手中的東西所吸引。

入眼乃是一把小巧玲瓏的鈴鐺,呈淡銀色光輝,有一絲絲的先天氣息從其中溢出,甚至多看幾眼都會有種被其吸引了魂魄的衝動。

許久,吳越才回過神來,似乎內心已經想到了什麼,卻又不敢確定,一張臉漲紅,呼吸急促的看著地魔族使者道:「這是1

見狀,地魔族使者的眼底閃過一絲的傲然,繼而開口說道:「此乃五音喪魂鈴,下級先天靈寶,吳越將軍,這個誠意可夠1

聽到此話,吳越本就急促的呼吸,頓時就是加劇,一身血液熾熱,眸子貪婪的盯著那五音喪魂鈴,喃喃道:「先天靈寶,居然真的是先天靈寶……」

下意識的,吳越伸手就是朝著那五音喪魂鈴抓去。

然,吳越的這一抓卻是撲了空,那五音喪魂鈴直接就是被地魔族的使者收起。

看到這一幕,吳越皺了皺眉,不悅的看著地魔族使者道:「你這是什麼意思1

對此,地魔族使者淡然一笑,隨即開口說道:「吳越將軍,你好像誤會了什麼,這東西乃是吾主給盟友的,卻不是給現在的吳越將軍的。」

聞言,吳越的臉上不由閃過一絲的糾結。

他聽明白這地魔族使者的意思了,想要得到那五音喪魂鈴,那他就必須答應跟地魔族合作,甚至……

但一想到五音喪魂鈴乃是先天靈寶,吳越內心那僅存的一絲糾結很快的就是被擊潰,繼而面色嚴肅的發誓道:「天道在上,我吳越對天發誓,不帶任何的天河水軍前去支援金耀四將,只要地魔王擊殺金耀四人,且幫助我掌控天河水軍,我便,我便打開方便之門,讓地魔族打出魔窟,佔據天河……」

許久,吳越的誓言才完畢。

伴隨著一道悶雷聲響徹,他的誓言就是得到了天道的認可,如果有任何的違背,便會降下天罰讓他身死道消。

見此情形,地魔族的使者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氣,此行的目的總算是達成了。

而吳越卻絲毫沒有在意那地魔族使者的反映,直接就是目光炯炯的盯著後者那拿著五音喪魂鈴的手,舔了舔嘴唇貪婪的說道:「使者,誓言本將軍已經發了,五音喪魂鈴也該給本將軍了吧1

聽得此話,那地魔族的使者回過神,雖然內心極度的不捨得,畢竟這可是先天靈寶啊,即便是那些大神都會為之爭奪的東西。

但是為了大計,他卻還是緩緩的伸出手,待亮出那五音喪魂鈴,且看著吳越迫不及待身來的手,內心就是暗道:「等著吧,待解決了金耀那些混蛋,你就是下一個1

咻——

眼看著吳越就是要從地魔族使者的手中接過五音喪魂鈴,突然一道身影掠過,直接就是將那五音喪魂鈴奪走。

劍光璀璨,地魔族使者的右臂瞬間就是被斬斷,鮮血狂噴間,慘叫聲響徹整個大帳。

看到這一幕,吳越的眸子一縮,一想到剛剛自己的話很可能就是被後者聽到,頓時體內就是殺機凜然起來,一把抄起一柄闊刀,怒視著那突然出現在大帳之內的身影,喝斥道:「什麼人,膽敢闖本將軍的大帳,汝這是找死1

聞言,朱天篷緩緩的轉過身,看了看吳越,又看了看那推薦停止慘叫,左手緊捂著那鮮血不止的傷口,且以殺人目光看向自己的地魔族使者,道:「好,很好,吳越,沒想到你會勾結地魔族,甚至還發下如此大逆不道的誓言,汝才是真正的該死1

聽到此話,吳越和地魔族使者本就難看的臉色瞬間就是變得更加的難看,再也不壓制內心的殺機,死死的盯著朱天篷道:「汝是何人,本將軍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既然污衊本將軍通敵,本將軍現在就要將你就地格殺,以儆效尤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