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18章 老君召見,贈送金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18章 老君召見,贈送金丹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看著哪吒那一臉不忿的模樣,朱天篷不由若有所思道;「什麼辦法?」

聞言,哪吒也沒有遲疑,直接就是開口說道:「最後的辦法就是加入西方教在天腕營,如此一來天篷兄弟也可以成功脫離現在的險境1

聽到此話,朱天篷內心暗道果然。

他剛剛自己也盤算了一下,整個天庭能夠不鳥玉帝和王母的,也就只有三清天那三位,後土,還有就是西方教。

雖然還有一些特殊的存在也不鳥玉帝,但那些卻都沒有勢力存在,他根本就無法加入,就如那太陰星的月宮。

他朱天篷如果加入月宮,只怕見此可以逆天改命,畢竟那位能夠匹敵聖人的准聖存在,在這個聖人不出的時代,誰能動他。

可惜,現實卻是殘酷的。

月宮那位深居簡出,即便是收人,那也是女子,而絕非朱天篷這樣的陽剛男子。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擺了擺手道:「西方教?哥可是朱家一脈單傳,我還得傳宗接代呢,讓我去當和尚?那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

此話一出,哪吒大舒了口氣。

他對西方教可是十分不感冒的,如果不是因為西方教的緣故,只怕他母親的病早就好了,怎麼會如現在這般,現在朱天篷直接就是拒絕了,著實是讓哪吒舒了口氣。

便在此時,一道稱讚的聲音突然傳來:「好,天蓬元帥有骨氣1

聞言,朱天篷和哪吒都是一驚。

下意識的兩人都是取出武器,哪吒更是武裝到了牙齒,朱天篷手持九齒釘耙死死的盯著那玉柱之後,道:「什麼人在那裡聽牆腳,給本元帥滾出來。」

隨之話畢,玉柱之後,一頭兕便是隨之踏步而出,口吐人言道:「西方教就沒一個好東西,天蓬元帥能有如此覺悟,當真讓金兕佩服的很1

看著那走出來的兕,哪吒頓時放下手中的兵器,失聲道:「金兕!你這麼會出現在這裡?」

聽到此話,朱天篷瞳孔猛縮。

金兕是誰?

看過西遊記的都知道。

這貨拿著太上老君的金剛琢下界,不但孫猴子,即便是滿天神佛齊至都不是其對手。

後來如果不是金兕大意,亦或者說是因為一劫圓滿,只怕孫猴子也不可能有翻身的餘地。

不由然的,朱天篷就是探出神識,想要觀看金兕的修為。

奈何,神識所過,金兕的法力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測。

這時,金兕的那雙眸子卻是定格在朱天篷的身上,打了個噴嚏之,說道:「天蓬元帥,你這探人修為的事情日後還是少做為好,不是誰都跟我金兕一樣大度的。」

聽到此話,朱天篷頓時驚醒。

額頭,背心的冷汗瞬間就是下來了。

剛剛他沒有多想就是探出了神識,現在想來這是何其的不禮貌,如果真遇到脾氣暴躁的,只怕這一次就足以讓他後悔終生。

一念至此,朱天篷頓時躬身行禮,道:「天篷魯莽,還請金兕兄勿怪1

點了點頭,金兕也沒有借題發揮,直奔主題道:「元帥,老君請你去大赤天1

此話一出,朱天篷和哪吒都是不由為之色變。

這天庭當得上老君之稱的唯有一人:太清老子的分身:太上老君!

很快,哪吒就是回過神,不解的看向金兕詢問道:「金兕兄,老君找天篷所為何事?」

聞言,金兕晃了晃那長著犀牛角的腦袋,道:「我也不知道,不久前那魔窟崩塌的時候老君就讓我來請天蓬元帥去大赤天。」

點了點頭,哪吒知道金兕沒必要誆騙自己,不由的就是看向還處於沉思當中的朱天篷,眉頭微皺,內心喃喃道:「怎麼回事?這天篷難道那裡得罪了老君?」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重重的吐了口濁氣,面色平靜的喃喃道:「終究還是來了。」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看向金兕,道;「如此,那就勞煩金兕兄帶路了。」

聞言,金兕點了點頭,也沒有在繼續多說什麼,轉過身,架著雲便是直接朝著大赤天飛去。

見狀,朱天篷就要跟上。

然,剛剛走了兩步,朱天篷就是停下身,扭頭看著哪吒,道:「哪吒兄弟,多謝了1

聽到此話,哪吒不由一愣,隨即滿臉不解的看向朱天篷,道:「天篷兄所指為何?」

對此,朱天篷笑而不語,他不管後者是有心還是無意,至少哪吒剛剛的話,將他的一個態度傳了出去,那就是絕不加入西方教。

一念至此,朱天篷直接就是從懷中取出那裝著九轉金丹的琉璃瓶丟給哪吒,道:「把這個給你母親吃了吧。」

說完,朱天篷便是沒有在繼續逗留,施展流雲金光遁就是追趕金兕而去。

直到朱天篷離去,哪吒才回過神來,看著手中的琉璃瓶,一雙眸子當中竟有淚光閃過。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徹,哪吒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不顧那通紅的臉頰,緊了緊手中的琉璃瓶,昂首看向朱天篷離去的方向,喃喃道:「天篷兄,這次是我哪吒對不住你,大恩不言謝,日後你有什麼事兒,哪吒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說完,哪吒就是扭頭看向天庭的某個方向,眸子之內殺機涌動,喃喃道:「你們給本太子等著,這筆帳本太子不討回來,本太子就不叫哪吒1

許久,哪吒才整理好情緒,將琉璃瓶如視珍寶的收入懷中,繼而踩著風火輪,迅速的就是朝著托塔天王府飛去。

……

趕往大赤天的途中,朱天篷幾次張嘴都沒有問出。

眼看著即將抵達大赤天,朱天篷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好奇,小心翼翼的看向金兕道:「金兕兄,冒昧的問下,你是什麼修為?」

聞言,金兕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道:「勉強半步大羅,讓天蓬元帥見笑了。」

「咳咳……」

聽到此話,朱天篷不由一陣咳嗽,怪異的看著金兕道:「金兕兄,你這嗆人的本事也很厲害啊,半步大羅,簡直碉堡了1

聽到朱天篷此話,金兕不由扭頭看向朱天篷,不解道:「碉堡?那是什麼?」

聞言,朱天篷不由愕然,張嘴卻也不知該做何解釋,總不能說這是後世的流行語言吧?

見朱天篷遲遲不答,金兕在愕然了一下之後,也沒有太在意,恰好兩人已經進入了大赤天,金兕就是開口說道:「好了,咱們到了,跟我去間老君吧1

說話間,直接就是朝著一座遍布著天材地寶和葯香的宮殿飛去。

見狀,朱天篷當即舒了口氣,答應了一聲之後,緊隨其後的便是朝著宮殿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