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19章 初入兜率宮,拜師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19章 初入兜率宮,拜師太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兜率宮坐落於仙岩極頂之上,它坐西朝東,五進而起,九根大柱支撐屋面,象徵九五之尊的帝王宮殿,佔地670平方米,高19米,彤壁朱扉,重檐丹楹,上覆灰色琉璃瓦,四周為花崗岩護欄,甚是莊嚴。

隨著朱天篷和金兕抵達,北門大開,隱約可見其中有星星之火燃燒,清風拂面,丹香撲鼻而來。

待走近北門,有一副篆全楹聯立於左右:自領名山司洞府,別開真境近人寰!

待抵達門前,金兕便是開口道:「老君,天蓬元帥來了。」

說完,金兕和朱天篷就是站在原地等待起來。

約過了半響,宮殿內,一道莊嚴的聲音傳出:「金兕你下去吧,天蓬元帥請進1

聞言,金兕應是一聲,繼而就是轉過身,朝著不遠處的一座牛棚走去。

見狀,朱天篷當即整理了一下妝容,輕咳一聲將內心的悸動壓制,邁步就是朝著宮殿之內走去。

一入大堂,熾熱的火焰氣浪滾滾,即便是以朱天篷太乙真仙中期的修為,亦是感覺到一陣的燥熱,不得不以避火咒護身。

一刻鐘之後,這股氣浪才逐漸減緩,朱天篷也是舒了口氣的同時,顧不得額頭的汗珠,直接就是抬頭朝著其中望去。

入目,乃是一名鶴髮童顏,身披道袍的老者盤膝坐落,赫然乃是兜率宮之主:太上老君!

只見此刻太上老君手中一柄拂塵隨意擺動,一團團法力打入那碩大的八卦爐,其爐蓋緩緩的揭開。

咻——

金光璀璨,有丹藥如連珠一般飛出,徑直落入太上老君手中一枚琉璃瓶內。

丹藥出,期間蓬勃的丹氣溢出,僅僅是聞一口,朱天篷便是覺得神清氣爽,甚至體內的修為也精進了一分。

感覺到體內的變幻,朱天篷亦是忍不住的看向太上老君,喃喃道:「好厲害的煉丹術1

啪——

這時,丹藥徹底被收取完畢,太上老君用蓋子將琉璃瓶蓋住,一揮手滿屋丹氣凝聚化作十二枚清氣丹。

只見太上老君一揮手,這十二枚丹藥就是進入另外一個琉璃瓶之內,繼而便是飛到了朱天篷的懷中。

還不待朱天篷回過神,太上老君便是開口說道:「元帥剿滅地魔族,摧毀魔窟,解除了天庭之隱晦,也杜絕了天魔族再次降臨的可能性,此十二枚清氣丹乃是一爐九轉金丹丹氣所化,沒有九轉金丹的霸道,藥性溫和,適合元帥提升,就當我替三界芸芸眾生給元帥的禮物吧0

聽到此話,朱天篷才回過神來,看了看手中的琉璃瓶,當即便是躬身行禮道;「多謝老君厚賜1

朱天篷不傻,剛剛太上老君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

九轉金丹藥效狂暴,聽他的意思,只怕吃了九轉金丹雖然能夠直接提升到金仙的修為,卻也會留下隱患。

畢竟朱天篷現在僅僅是初級的金帝神體,根本就頂不住那九轉金丹的霸道藥效。

反之,這十二枚清氣丹乃是凝聚九轉金丹丹氣所化,且藥性溫和,十分適合現在的他,甚至將這十二名清氣丹煉化,只怕也不比一枚九轉金丹弱,他很有希望能夠迅速的提升到金仙境界。

正是因為如此,哪怕太上老君口中說乃是獎勵他剿滅地魔族和摧毀魔窟,但朱天篷還是行如此大禮,這份人情可算是欠大了。

對此,太上老君擺了擺手,隨即開口對外喚道:「金角,銀角進來收拾一下。」

待兩個看上去十四五的道童匆匆走進來,朱天篷的眼睛就是一亮,暗道:「這就是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啊?沒想到在天庭的時候是這幅模樣。」

見狀,太上老君深深的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便是一揮手道:「天蓬元帥,隨我來1

聞言,朱天篷頓時就是收起內心的念想,順著太上老君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行禮道:「老君,請1

點了點頭,太上老君也不矯情什麼,邁步就是朝著那雅間走去。

而朱天篷也不敢怠慢,緊隨其後的就是到了雅間。

抵達雅間之後,太上老君坐上蒲團,一揮手,一套玉質的茶具浮現,茶壺之內裊裊白煙升騰,茶香四溢而出。

見狀,朱天篷內心駭然了一下,繼而看著要動手倒茶的太上老君,頓時開口道;「老君,讓我來吧1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伸手拿起茶壺,行雲流水般就是倒滿了兩個茶杯,茶水滿而不溢,蕩漾間映出朱天篷和太上老君的面容。

看到這一幕,太上老君笑著點了點頭,卻也不著急喝,說道:「天蓬元帥,做人做神如此茶杯,滿而不溢,方為正道1

聽到此話,朱天篷微微一怔。

太上老君此話,明顯就是告訴他,有些事情可做,有些事情不可違!

「他這是暗示我一定要參加西遊?」

「還是說太上老君看穿了我的虛實,藉此敲打我?」

「滿而不溢,他的意思是小局勢可改,大勢不可違?」

「……」

思索了一陣,朱天篷便是重重的吐了口氣,站起身,對著太上老君深深一禮,道:「多謝老君指點,天篷審得了。」

聞言,太上老君點了點頭,隨即屈指一彈,那玉杯突然炸開,但其中的茶水卻凝聚成型,漂浮於桌面之上。

做完這一切,太上老君才高深莫測的說道:「不破不立,大勢不可違,氣量決定生存,根基決定成就,天篷,吾欲收你為首徒親傳,不知元帥意下如何?」

聽著太上老君的話,朱天篷只覺得一陣頭疼。

前面的那些話,他僅僅只能理解一下字面意思,其中深意卻無法揣測。

氣量決定生存,這一點他有所悟,後者是在告誡他唯有心懷天地,方可在大勢流淌之下存活。

根基決定成就,乃是說他的根基太差,需要改變。

配合上那不破不立,那是想要告訴他,這具人類的身軀成就有限,唯有轉化一具足以支撐氣量的身軀,方才是正途。

明白歸明白,朱天篷卻不敢苟同,暗道:「可如果為了這所謂正途就變成豬,那還真不如殺了我。」

同時,朱天篷也沒有遲疑,當即便是端起身前的茶杯,單膝跪地道:「徒兒朱天篷,拜見師尊1

拜師太上老君,這那是目前態勢最好的結果。

不僅能擺脫王母和玉帝的派系爭鬥,還可以借組兜率宮內無窮丹藥輔助修鍊。

當然最關鍵的是,在朱天篷的記憶當中,前世有著這樣的一道傳言:「朱天篷乃是太上老君的徒弟,跟金兕他們關係很好。」

還有就是,他現在識海內已經有一氣化三清的根基存在,如果有太上老君教導,朱天篷自信在大劫降臨之前,他能夠掌握其,一旦掌握一氣化三清,他才有真正能夠逆天改命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