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20章 索寶老君,無極水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20章 索寶老君,無極水火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看著面前畢恭畢敬敬茶的朱天篷,即便是以太上老君的身份也不由露出一絲的笑容,點頭道;「好,從今往後你便是吾之首徒1

說話間,太上老君便是伸手接過朱天篷手中的茶杯,將其中的茶水一飲而荊

做完這一切,太上老君便是看了一眼朱天篷,道:「拜師禮已經完畢,天篷,起來吧1

聽到此話,朱天篷卻沒有動作,如果如太上老君所言站起身,那可就真是傻蛋了。

抬起頭看著太上老君,朱天篷笑容滿面道:「師尊,我都是你首徒了,您難道不給點寶貝給徒弟防身?要是徒弟在外面去因為沒有寶貝丟人了,那可是丟您老人家的臉面埃」

聽到此話,太上老君一愣,繼而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他乃是太清老子的分身,即便是現在坐鎮大赤天,卻也是高高在上,何時有人能夠如此跟他說話?

放眼天庭,即便是玉帝王母看到他都是畢恭畢敬,誰敢如朱天篷這般伸手就是要見面禮。

不過他也不惱,初為人師,還是讓他很高興的,而且朱天篷既然成了他的徒弟,這寶貝怎麼說也得給一點,不然出去丟的可就真的丟他臉面了。

想到這裡,太上老君就是笑著說道:「哦,那你看為師這兒有何物你看得入眼的?」

聽到此話,朱天篷差點就脫口而出:金剛鐲!

那可是後天功德至寶,金兕仗著它幾乎把滿天神佛都坑了一把,大大的漏了臉。

當然,很快的朱天篷便是回過神來,金剛鐲即便是他開口,太上老君也不可能給他。

那東西太逆天了,如果他持有金剛鐲,在不招惹那些大神通強者的前提下,他幾乎可以在三界橫著走。

金剛鐲無望,朱天篷便是思索起太上老君其他的寶貝來。

快速的將後世記憶查看了一番,據記載,太上老君除了金剛鐲之外,還有七星劍,火芭蕉扇,幌金繩,紫金紅葫蘆,玉凈瓶!

而朱天篷也不缺攻擊法寶,故,七星劍和火芭蕉扇自然不會多做考慮。

剩下的幌金繩乃是極其強大的先天靈寶,即便是大羅金仙都能捆住,讓其無法動彈,可謂居家必備之物。

紫金紅葫蘆更不得了,傳說在洪荒時期,不周山之上有著一個先天靈根葫蘆藤,其上結出了七枚葫蘆,這紫金紅葫蘆就是其中之一,乃是高級先天靈寶。

玉凈瓶,這東西雖然不錯,但是和紫金紅葫蘆一比卻是黯然失色。

想到這裡,朱天篷內心就是下定決心,打算找太上老君索要紫金紅葫蘆或者幌金繩!

這兩件寶貝,不管給他那一個,他都賺了。

然,就在朱天篷即將開口之際,太上老君絲毫察覺到了他所想,直接就是開口說道:七星劍,芭蕉扇,幌金繩,紫金紅葫蘆,玉凈瓶及金剛琢你就不要想了,這些為師都有用0

聽到此話,朱天篷頓時失望的垂下頭。

除了這六件寶貝,他還真想不出來這太上老君身上還有什麼好東西,即便是有,他也不可能知道。

想到這裡,朱天篷內心不由的就是升起一絲的失望。

見狀,太上老君搖了搖頭,思索了一下之後,目光就是定格在八卦爐所在的區域,揮手一招,只見那在八卦爐旁邊的一個蒲團就是飛到了他的手中。

拿著蒲團,太上老君道:「此乃太清老子昔日於紫霄宮所坐蒲團,名喚無極水火蒲團,為師今日就做主賜予你,希望你勤加修鍊,早日爭奪大自在,大逍遙之境1

聽到此話,朱天篷猛然抬起頭,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太上老君手中的蒲團,下意識的失聲道;「那裝過鴻蒙紫氣的蒲團1

說完,朱天篷頓時意識到了不妥。

這件事情知道的就只有紫霄宮的三千客,他現在直言不諱,只怕……

想到這裡,朱天篷不由就是小心翼翼的看了太上老君一眼,深怕後者會對他怎麼樣。

見狀,太上老君愕然了一下,隨即便是將蒲團遞到朱天篷的身前,道:「你已經拜吾為師,不管你有著什麼秘密,為師不想問,也不想知道,你只需明白一點,從今往後你朱天篷乃是我兜率宮的人,記住這一點便可1

聽到此話,朱天篷身軀不由一震,顧不得那寶貝般的蒲團,抬頭看向太上老君,道:「天篷記住了,天篷乃是兜率宮的人1

點了點頭,太上老君揮手道:「去吧,每個月月底來兜率宮一趟即可。」

說道這裡,太上老君頓了頓,繼而道:「如果修鍊上遇到阻礙你也可來此,為師為你解惑1

聞言,朱天篷點了點頭。

太上老君此舉那是幫他解除後顧之憂,只要他每個月都來跟太上老君請安,那他這個老君首徒的名頭算是坐穩了,屆時玉帝,王母等人也會知難而退。

同時後者也承諾會在修鍊上幫助他,這對於今後可是有大大的好處,本來朱天篷還想要現在就詢問一氣化三清之法到底是不是自己得到那個一氣化三清一樣的條件苛刻,但現在看來卻不急於一時。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躬身一禮道:「如此,那弟子告退1

說話間,朱天篷一手拿著蒲團,退後三步之後,這才轉身朝著兜率宮之外走去。

直到朱天篷離去,太上老君才一揮手,那破碎的玉杯恢復如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其中的茶水,扭頭看向西方的天穹,喃喃道:「棋子已經布下,兩位道友,這下看你們該如何接招1

……

走出兜率宮,朱天篷不由大大的舒了口氣,雖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但是這無極水火蒲團也算是意外之喜,而且既然已經成為了老君首徒,那日後詢問後者一氣化三清的修鍊之法也相較容易。

當然,更重要的是,成為太上老君的徒弟,他現在徹底的化解了身上的壓力,無論是玉帝還是王母,卻也不敢在對他怎麼樣,至少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遷怒於他,也算是了了一樁心事。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神清氣爽,抬腳邁步間就打算離去,迫不及待想要回去試試這蒲團到底有什麼何等神效。

便在此時,牛棚之內的金兕卻是打量了朱天篷一眼,在看到朱天篷手中的蒲團之後,其眸子就是一縮。

緊接著,金兕邁動四肢迅速出現在朱天篷的身前,不善的的盯著朱天篷道:「這不是老爺的蒲團嗎?這麼會在你手裡?難道是你偷出來的?」

聞言,朱天篷不由翻了翻白眼,內心難道:「當著太上老君的面偷東西,你當我是猴子埃」

當然,朱天篷也不敢不理後者,畢竟金兕可是大羅金仙的存在,如果後者發難,那他可真是哭都沒地方哭去。

一念至此,朱天篷便是輕描淡寫的回答道:「我剛剛拜老君為師,這是他給我的。」

聽到此話,金兕大為驚訝,圍著朱天篷打量了許久,這才開口說道:

「沒道理啊,就憑你區區這初階的金帝神體,資質幾乎沒有任何的可取之處,老爺怎麼會收你為徒。」

「長得也沒我金兕帥,又是一個小白臉,老爺怎麼會收你這樣一個弱雞當首徒,難道不怕天下修士笑話嗎?」

「太乙真仙中期的修為也太弱,俺一個噴嚏都能噴死,誒,老爺也真是的,收徒弟怎麼說也要收個先天神詆吧,怎麼就看上你這樣一個沒二兩肉的小角色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