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21章 金兕述體質,離開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21章 金兕述體質,離開大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聽著金兕那絮絮叨叨且將自己貶得一文不值的言語,朱天篷張了張嘴,許久才吐出兩個字:「握草1

雖然知道後者口中說的話乃是實情,但是被人,不,被兕如此的當著面說,朱天篷一時間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一雙拳頭緊了又緊,但一想到後者那大羅金仙的修為,朱天篷最終也只能將拳頭鬆開,重重的吐了口氣,道:「金兕兄,你說我的金帝神體還在初階,此話和解?」

說實話,這個問題朱天篷已經糾結很久。

按理來說金帝神體也算得上天地間數一數二的存在。

可居然連修鍊八九玄功都不達標,這完全不科學。

現在金兕提出,且看樣子知道的還不少,朱天篷自然是想要詢問一番,至少他要知道,這金帝神體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甚至,之前太上老君也曾言他這體質太差,這就更加的讓他為之糾結和不解。

聞言,金兕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道:「不錯,這樣你都忍得住,不愧是老爺收的弟子1

聽到此話,朱天篷一愣,繼而看向金兕,不由恍悟。

他剛剛還在想,雙方雖然才見過一次,但關係也還沒有差到何等程度,金兕為何一開口就是毫不留情。

但現在看來,後者剛剛說的那些羞辱自己的言論,實則就是對自己的一種考驗。

想到這裡,朱天篷內心舒了口氣的同時,亦是深深的感覺到無奈。

無時無刻不身處算計,他如果有一絲的懈怠就會滿盤皆輸,這樣的緊張感,著實讓他感覺到壓力山大。

不過既然已經通過了考驗,朱天篷也不會在繼續糾結在這個問題上,故,在短暫的沉吟之後便是躬身一禮,道:「請金兕兄賜教1

聞言,金兕點了點頭,隨即就是說道:「小老爺有所不知,這天地間體質分為上中下三等,又有九流之分。」

「最強的乃是先天神魔體質,據說已經堪比混沌魔神,一滴血足以鎮壓強悍的神獸,故,先天神魔體質被稱之為上等1

「次之的乃是先天神詆體質,這體質乃是洪荒太初時期最為盛行的一種,其中三清聖人,西方二聖,女媧聖人,妖庭帝皇等人都是這種體質,被稱之為中等1

「下等體質,也就是現今天下修士所知的,五行體質,陰陽體質等等,這一系列體質被稱之為後天神體,且每個體質由弱到強劃分極其嚴格,小老爺你現在乃是初階的金帝神體,實則也僅僅是最初級的神體罷了。」

「即便是將金帝神體開發到大成,其潛力最多也就讓小老爺達到大羅金仙,想要突破准聖難上加難,更不談之後的天道聖人境界1

「……」

聽完金兕的講述,朱天篷不由恍然大悟。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金帝神體不能修鍊八九玄功。

同時,朱天篷也有所感悟。

他的金帝神體僅僅乃是吃了一枚先天靈果所成就的,再強又能夠強大到什麼地方去。

想到這裡,朱天篷就是在內心喃喃道:「二郎神乃是半個混沌玉石之體,孫猴子乃是靈明石猴,他們的體質應該就是金兕口中的先天神詆體質,怪不得這兩個傢伙一個比一個修鍊的順暢,合著這八九玄功乃是挑體質的。」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隨即看向金兕,面色肅然的詢問道:「敢問金兕兄,可有辦法改變體質?」

說完,朱天篷就是緊張的看向金兕。

所謂無知是福,在知道自己的金帝神體世界上也就是比一般神仙體質強悍一點,朱天篷不滿足了,尤其是八九玄功都挑體質,那他一直念念不忘的一氣化三清會不會也是如此?

聞言,金兕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道;「小老爺,這事情基本上不靠譜。」

頓了頓,金兕繼續說道:「先天神詆體質,都是經過天地靈氣滋養數萬年,甚至數十萬年才能夠誕生。」

「雖然可以以投胎轉世改變自身體質,但最多也就變成五行體質或者陰陽體質,實際上跟金帝神體也沒多少的差距。」

聽到這裡,朱天篷的臉色難看起來。

如果按照金兕所言,那他豈不是沒機會修鍊八九玄功了?

不由的,朱天篷就是滿心的不甘心。

將朱天篷的神色盡收眼底,金兕扭頭看了看四周,隨即道;「小老爺,其實還有個辦法,只不過有些違背天合1

聞言,朱天篷的眉頭一挑,他才不管違不違天合,能夠增強自身才是關鍵。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湊上前,道:「什麼辦法?」

對此,金兕也沒有隱瞞,直接就是開口說道:「很簡單,小老爺找一個還未化形的先天神詆奪舍,只要滅了其中的神魂那就可以取而代之,徹底的改變自身體質。」

聽到此話,朱天篷愕然了。

雖然知道金兕說的會有些不地道,但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如此的不地道。

謀奪未出生先天神詆的軀體,這幾乎跟殺人奪寶沒有絲毫的區別,甚至一旦那先天神詆的神魂沒有被消滅乾淨,可以說直接就是會造就一個不死不休的敵人。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擺了擺頭,道:「此法太過,卻是不該用之。」

聞言,金兕看了朱天篷一眼,眼底卻是閃過一絲的不屑,似乎對於朱天篷的心慈手軟十分的不感冒。

朱天篷將這一抹神色盡收眼底,內心卻也沒有惱怒。

不為別的,金兕乃是大妖,甚至很可能就是巫妖大戰當中的妖聖。

後者狠辣毋庸置疑,但他卻不行,他做不到這一點,不然的話,毫不懷疑他現在就會下凡去找那些還未出世的先天神詆。

想到這裡,朱天篷就是躬身一禮道:「多謝金兕兄解惑,天河水軍剛剛從魔窟出來,天篷卻是著急回去處理,這就告辭了。」

聞言,金兕知道朱天篷是什麼意思,也沒有在多說什麼,點了點頭之後,邁動著四肢就是朝著那牛棚走去,似乎剛剛的一切跟它都沒有任何的關係。

見狀,朱天篷吐了口氣,繼而便是拉著無極水火蒲團,施展著流雲金光遁大張旗鼓的就是朝著天河駐地的方向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