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37章 奎蛇逃竄,金蟬子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37章 奎蛇逃竄,金蟬子現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噗哧——

沒有絲毫意外,紅纓槍貫穿了黃駒的眉心,其神魂甚至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白光閃過,黃駒的屍體化作一匹黃褐色的馬匹,直接就是衝天穹之上墜下。

滋滋——

就在此時,一道白色的光韻從四大天王當中魔禮壽的懷中竄出,赫然乃是那花狐貂。

不過瞬間,黃褐色馬匹巨大的身軀就是被花狐貂盡數吞入腹中,之後小傢伙打了個飽嗝,便是回到了魔禮壽的懷中,一副慵懶的模樣。

做完這一切,哪吒的目光就是看向還在征戰當中的朱天篷和奎蛇,心念一動,腳踏風火輪就是來到了場內。

見狀,四大天王緊隨其後,一時間,五人就是站在戰場邊緣,冷眼旁觀的看著這一切。

看到這一幕,奎蛇內心一驚,在承受著朱天篷攻擊的同時,內心又驚又怒道:「該死的,三太子和四大天王,他們怎麼一起來了。」

對此,朱天篷頓時就是感覺到奎蛇的注意力被分散了,手中的如意劍一抖,道:「奎蛇,你的對手是本元帥。」

隨即,朱天篷便是施展青蓮步,直接出現在奎蛇的身前,二話不說的就是一劍劈斬而出。

感覺到撲面而來的勁風,奎蛇頓時回過神來,待看到近在咫尺的如意劍,臉色不由巨變,口中淬罵道:「該死1緊接著,奎蛇慌亂的取出法寶格擋。

錚——

法寶撞擊,奎蛇藉助力道,整個人迅速的就是抽身後撤,口中叫嚷道:「天蓬元帥,吾記住你了,今日的恥辱,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加倍奉還。」

說話間,便是轉過身,騰雲駕霧間就是想要逃離。

看到這一幕,哪吒的眼底頓時閃過一絲的怒火,後者當著自己等人的面還想要逃離,這要是被他逃了,自己等人的顏面何存?

口中低喝一聲:「哪裡走,給本太子留下1哪吒便是將手中的金磚和乾坤圈丟了出去。

幾乎在瞬間,兩件寶貝就是浮現在奎蛇的身後,沒有絲毫意外的就是在奎蛇的背脊之上炸開。

「礙…」

慘叫聲響徹,奎蛇的身形一晃,直接就是化作一條足足百丈長的巨蟒,其背脊之上鮮血淋漓,顯然乃是被乾坤圈和金磚所傷。

但是它卻沒有在此地停歇,扭動著龐大的身軀,急速的就是朝著西牛賀州的方向逃竄。

見此情形,哪吒和四大天王的臉色陰沉下來了。

一個金仙中期的強者想要逃跑,他們根本就無法將其阻攔下來。

朱天篷的眼底亦是閃過一絲的陰霾,今日讓奎蛇逃離,只怕會後患無窮。

但他卻無法追殺,雖然流雲金光遁的速度很快,可是他與奎蛇交戰這麼久,體內的法力已經不足三成,即便是追上也不是那奎蛇的對手。

惱怒之下,朱天篷頓時收起手中的如意,隨即目光陰沉的盯著奎蛇逃竄的方向叫嚷道:「該死的,奎蛇,不管你逃到哪裡,天上地下,只要你還在三界之內,本元帥一定會殺了你。」

這時,哪吒和四大天王亦是來到了朱天篷的身旁,看著此刻暴怒不已的朱天篷,張了張嘴就想要詢問。

然,不待五人開口,一道怒斥聲響徹:「阿彌陀佛,孽畜,襲擊天蓬元帥還想逃,去死吧1

緊接著,就是看到漫天的金光將夜空所照耀,一道渾身佛光的男子從出現在奎蛇的必經之路上。

只見那男子右手揮出,直接就是化作一道巨大的掌印,那奎蛇就好似被禁錮了一般,直接就是被一掌擊中。

『』的一聲,金仙中期的奎蛇在幻化本體的情況下,被此人直接擊斃,化作血霧瀰漫,其妖魄想要逃離,卻在那佛光之下化作青煙消散,慘叫聲劃破天庭夜幕。

看到這一幕,四大天王不由的驚呼出聲:「好強,此人是誰,居然一掌就將那奎蛇擊殺了。」

哪吒皺了皺眉,有些不爽的說道:「又是該死的西方教,不過這傢伙到底是誰,西方教年輕一輩當中什麼時候出現了此等人物了。」

反之,朱天篷則是滿臉的怪異,目光緊盯著那一臉淡然朝著自己等人飛來的和尚,腦海中不由飛速旋轉,思索著此人到底是誰。

很快的,這和尚就是來到了朱天篷六人的身前,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貧僧金蟬子,見過天蓬元帥,見過哪吒三太子,見過四大天王1

聽到此話,朱天篷傻眼了,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這滿臉淡然的和尚,內心驚呼:「金蟬子?這尼瑪不是唐僧的前身嗎?後世記載那中憐憫蒼生的金蟬子,可這貨分分鐘滅金仙的手段是怎麼回事1

這時,四大天王已經回過神,頓時躬身行禮道;「原來是如來佛祖首徒金蟬子,我等這廂有禮了。」

哪吒的臉色亦是有些陰晴不定,本來還打算找這和尚比試比試,但是後者既然是如來佛祖的大弟子金蟬子,那還是算了。

到不是哪吒怕金蟬子,而是他很清楚,整個天庭能夠和這金蟬子斗的,唯有二郎神楊戩!

甚至他不止一次聽到楊戩說過金蟬子很厲害,即便是二郎神楊戩都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取勝。

將眾人的反映盡收眼底,金蟬子淡然的臉上露出一絲的笑容,隨即目光就是定格在朱天篷的身上,那雙眸子之內閃爍著思索。

想到師尊如來派自己前來的目的,金蟬子便是飄身來到朱天篷的身前,雙手合十道:「天蓬元帥修鍊不足三百載便已經能夠力敵金仙中期而不敗,貧僧佩服1

聽到此話,朱天篷亦是回過神來,當即亦是將內心的情緒壓制,從某種程度上將,這金蟬子今日也算是幫了他,雖然不知道後者此來為何,甚至很可能後者的目的就是自己,但是他也不能失禮。

一念至此,朱天篷輕咳一聲,隨即拱手一禮道:「原來是佛祖首徒,天篷這廂有禮了,至於匹敵奎蛇這區區微末手段,卻是不值一提1

此話一出,金蟬子深深的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道:「天蓬元帥,聽說天河乃是天庭的一大奇景,不知金蟬可有幸能夠去拜訪一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