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141章 二女交鋒,先天五行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1章 二女交鋒,先天五行袍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聽到金耀的話,朱天篷眼底駭然之色更濃,死死的盯著那無極水火蒲團,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他剛剛可是將紫霄宮一講給聽全了,那可是足足一千年的講道啊,可這現實當中才僅僅過去一個晚上,這怎麼可能?

下一秒,朱天篷的眼底就是迸射出無盡的精光,開口喃喃道:「寶貝,絕對的大寶貝1

連忙就是將無極水火蒲團收入小千世界,一副深怕被人搶了的表情,足以見這無極水火蒲團給他的震撼的何其之大。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想到剛剛的模樣,頓時就是尷尬的咳嗽一聲,暗道:「還好沒人看到。」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深吸一口氣,調整好心態之後,這才邁步來到密室出口,打開了斷龍石,隨即便是邁步走了出去。

……

大殿之內,兩道倩影落座其中,雖然兩女都沒有說話,但空氣當中的火藥味卻是十分的濃烈。

隨著朱天篷走出,頓時就是感覺到了這火藥味,內心一時間只覺得壓力山大。

月華自不必說,木蘭可是王母最寵愛的侍女,且上次去瑤池仙境,王母擺明就是要撮合他們。

現在讓木蘭看到元帥府之內還有女人,且還是月華這般魅力十足的美人,天知道後者心裡會想什麼。

但事已至此,朱天篷卻也不能退縮。

輕咳一聲,打破了大殿之內的壓抑的氣氛,隨即便是邁步走了出來。

隨著朱天篷走出,木蘭和月華便是從座位上站起身,欠身行禮道:「拜見天蓬元帥1

對此,朱天篷不由翻了翻白眼。

月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了?這木蘭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謙虛了?

邁步來到木蘭身前,躬身一禮道:「天篷昨夜若有所悟,一時沉默修鍊卻是誤了時辰,還請木蘭姐勿怪1

聽到此話,木蘭的嘴角不由升起一絲的笑容,挑釁的看了月華一眼,隨即開口說道:「元帥客氣了,木蘭也沒有等多久。」

頓了頓,木蘭就是繼續說道:「既然元帥已經出來了,那就請跟木蘭走吧,娘娘吩咐了,允許元帥在蟠桃園之內摘取九枚九千年蟠桃,這可是娘娘對元帥的栽培埃」

聞言,朱天篷不由一怔。

他拜師太上老君,可謂打了玉帝和王母的臉。

王母非但沒有責怪,居然還主動的增加獎勵,從之前的三枚蟠桃增加到九枚,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被王母算計了好幾次,朱天篷可不相信後者就是一時興起,定然其中有什麼東西他沒有領悟到。

當然,雖然內心思緒萬千,但朱天篷表面上卻是絲毫沒有遲疑,對著瑤池仙境的方向躬身一禮,道:「天篷多謝娘娘厚賜1

見此情形,木蘭臉上的笑容更甚,隨即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言不發的月華,吹促道:「如此,元帥請隨我來吧1

說話間,木蘭邁步就是朝著大殿之外走去,臉龐之上透露著勝利的笑容。

對此,朱天篷亦是沒有猶豫的邁步跟上。

在走到大殿門口的時候,朱天篷的腳步一頓,繼而扭頭看向月華道:「月華姑娘,一會兒會有一名叫做金蟬子的和尚來,我先去蟠桃園,到時候還請你代為接待一下。」

聽到此話,月華淡然一笑,隨即說道:「元帥放心,接待客人乃是月華分內之事,定然為元帥辦妥。」

此話一出,走在前方的木蘭腳步一頓,俏臉之上神色不由的就是為之變幻。

這話朱天篷沒有聽出有什麼不妥,反而還答謝月華。

但是她卻是聽明白了,這月華明顯就是以元帥府女主人的身份自居,這如何讓木蘭接受得了。

不由的,木蘭就是扭頭看向月華,正待說什麼,朱天篷卻是已經走來,開口說道:「木蘭姐,咱們走吧1

聞言,木蘭到嘴邊的話語咽了回去,隨即狠狠的瞪了月華一眼,這才轉過身對著朱天篷欠身一禮道:「元帥請1

說話間,木蘭和朱天篷便是並肩走出了元帥府。

而這一幕月華看在眼裡,眼底不由閃過一絲的不屑,喃喃道:「木蘭?想跟本宮搶男人,你還嫩了點。」

說話間,月華就是一轉身,朝著後殿走去。

……

出了元帥府,木蘭和朱天篷駕雲便是朝著蟠桃園趕去,有說有笑間,顯得其樂融融。

而這一幕被金耀四人看在眼裡,都是欣慰的笑起來,心情大好的回去操勞天河水軍去了。

一路飛馳,朱天篷和木蘭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在離開天河境內,木蘭突然開口詢問道:「元帥,你府中的那位月華是何人?」

聞言,朱天篷一愣,繼而腦海中思緒萬千。

月華的身份顯然是不能暴露的,但是以木蘭的心智,他也不可能隨便搪塞一個借口糊弄,尤其是此刻木蘭正緊盯著他,如果不能給予合理的解釋,只怕不僅得罪木蘭,甚至這件事情還會傳到王母那裡,到時候事情可就不好收場了。

畢竟以王母的手段,查明月華的身份可謂十分的簡單,到時候以後者地魔族餘孽的身份,只怕王母是不會放過的。

想到這裡,朱天篷腦中就是靈光一閃,隨即開口回答道:「月華乃是凡級朱家的子嗣,現在負責幫我打理元帥府,畢竟我一個大男人,很多東西都無法做到細緻。」

此話一出,木蘭的眼底不由閃過一絲恍然和放鬆。

既然是朱家的子嗣,那後者和朱天篷之間就不可能出現那樣的關係,畢竟雙方的輩份擺在那裡,怎麼會有那樣的情緒。

同時,對於月華之前對她產生的敵意,木蘭內心也是表示理解,畢竟她如何和朱天篷在在一起的話,豈不是就要做那些朱家子嗣的長輩,後者自然會不樂意。

一念至此,木蘭的臉上就是綻放出笑容,心結盡去之後,直接就是伸手腰間的乾坤袋之內取出一件寶光四溢的袍子,道:「元帥,此乃娘娘賜予你的先天五行袍,乃是中級先天靈寶,希望元帥今後能夠多多為天庭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