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43章 神秘土地,初聞天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43章 神秘土地,初聞天帝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此話,木蘭張了張嘴,就想要將這土地趕走。

畢竟她此次帶朱天篷到這裡來,其絕大部分原因就是要試探出朱天篷對王母的態度。

然,不待木蘭開口,那土地便是點頭哈腰道:「是,是,是,小老二這就帶元帥和仙子去九千年蟠桃所在的區域。」

說話間,土地便是轉身朝著蟠桃園之內走去,那速度極其的迅速,就好似想要戴罪立功般的急迫。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的眼底閃過一絲的精光,喃喃道:「這土地有問題埃」

他才不相信一個貪生怕死的土地能夠在這蟠桃園之內,可以說,外門的那些巡邏天兵天將都是榔頭,真正守護這蟠桃園的應該是這土地才對。

可後者此刻卻是表現的如此不堪,且看上去很像是故意打斷木蘭的,這顯然後者就不是王母派系的。

不由的,朱天篷就是想到剛剛察覺到土地的存在,從一開始的時候他沒有察覺到土地的存在,而是在木蘭說出那句話的時候這土地的氣息突然出現,這才被他所察覺。

聯想到後者現在的表現,朱天篷的眼底就是閃過一絲的精光,內心暗道:「既然不是王母的人,那你又是那個派系的?玉帝?還是西方教?還是……」

雖然內心對於土地的懷疑很深,但是朱天篷卻也沒有表露出來,無論如何,不管其到底是那個派系的,至少從目前來看這是對他有利的。

一念至此,朱天篷就是看了那滿臉憤怒的木蘭一眼,隨即開口說道:「木蘭姐,咱們快點跟上去吧,天篷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那九千年蟠桃樹是什麼模樣了。」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邁步緊追著土地的步伐朝著蟠桃園深處走去。

看到這一幕,木蘭張了張嘴,幾次想要開口阻攔朱天篷,奈何,朱天篷的身影已經漸行漸遠。

不由的,木蘭就是氣得跺了跺腳,撇了撇嘴道:「該死的土地老兒,看我回去之後讓娘娘怎麼收拾你。」

說話間,木蘭亦是邁步緊隨,雖然現在沒有機會試探朱天篷,但她卻不會如此輕易就放棄的。

很快的,一行三人就是到了蟠桃園深處。

放眼望去,不同於外界那高大的蟠桃樹,眼前一片的蟠桃樹則是相對矮小,也就一米七八的樣子,其上枝葉不多,但一枚枚碩大的蟠桃掛滿,股股桃香四溢充斥。

待抵達此地,土地的腳步便是停下,轉身看了朱天篷和木蘭一眼,隨即躬身行禮道:「元帥,仙子,這就是九千年蟠桃樹了,其上懸挂的就是九千年蟠桃,吃一枚可以讓凡人立地成仙,與天地同壽1

聞言,朱天篷點了點頭,隨即有些詫異的說道:「沒想到這九千年蟠桃樹是長得這個模樣,跟凡間的那些桃子樹好像也沒什麼差別嘛1

對此,木蘭微微一笑,道:「元帥有所不知,所謂返璞歸真,三千年蟠桃樹高達數百丈,六千年蟠桃樹亦有近百丈,唯獨這九千年蟠桃樹和世間桃樹無二,卻功效最強。」

點了點頭,朱天篷的目光在這些蟠桃身上遊走了一下,隨即便是看向土地,道:「王母娘娘厚賜九枚九千年蟠桃,還請土地公代勞幫本元帥摘齲」

此話一出,土地還未回答,身旁木蘭就是不屑的笑了笑,道:「元帥有所不知,這九千年蟠桃需要太乙真仙的修為方可採摘,不然的話,娘娘也不會讓元帥親自來此採摘1

這話看上去乃是為朱天篷解釋,但實則乃是木蘭對那土地的一種諷刺和報復,畢竟剛剛如果不是土地打岔,朱天篷根本就沒有機會逃避她的問題。

聽到此話,朱天篷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目光平靜的看著土地,絲毫沒有要自己動手的意思。

那土地看了看朱天篷,隨即有看了木蘭一眼,隨即便是開口說道:「既然元帥開口,小老二自然樂意效勞。」

說話間,土地就是在木蘭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視下,輕描淡寫的上前摘下了九枚蟠桃,用托盤送至朱天篷的身前,道:「啟稟元帥,九枚蟠桃採摘完畢。」

聞言,朱天篷笑了。

他猜測的果然不假,這土地果然不簡單,甚至他採摘蟠桃連一絲法力都沒有泄出,可見其修為不止太乙真仙,甚至連昨日所見的奎蛇三妖都做不到這一點,也就是說,後者很可能就是太乙金仙。

一念至此,朱天篷內心不由冷笑,這木蘭仗著自己乃是王母的心腹對外可謂囂張跋扈,但是今日卻是栽在了土地的手裡。

下意識的扭頭看了木蘭一眼,果然,後者此刻的臉色有些煞白,看向那土地的目光再無之前的惱怒,唯有深深的忌憚和一絲淡淡的恐懼。

見狀,朱天篷不由輕咳一聲,隨即看向土地道:「如此,那本元帥也該離去了,土地公,有時間可以來本元帥的天河坐坐,天篷定然掃榻相迎1

聞言,土地深深的看了朱天篷一眼,他知道剛剛一切都是朱天篷在算計,可他的確是被不知天高地厚的木蘭激怒,這才會做出剛剛那樣的動作。

雖然被朱天篷看穿,但土地卻是絲毫沒有在意,躬身一禮道;「元帥客氣,小老二奉天帝之命鎮守蟠桃園,卻不便離去。」

此話一出,木蘭噌噌噌的退後數步,張大那櫻桃小嘴驚呼道:「天帝,你,你,你是天帝的人1

說道這裡,木蘭似乎想到了什麼,看了一眼正滿臉不解的朱天篷,當即便是閉上嘴,不再說話,但面色之上卻是閃爍著焦急和慌亂。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眉頭皺的更深,內心喃喃道:「天帝又是什麼鬼?這天庭之上什麼時候有天帝這個稱謂了?哪怕是玉皇大帝也不敢用這樣的稱謂吧1

下意識的,朱天篷就是看向土地,張嘴就想要詢問天帝是誰。

然,不待他開口,木蘭就是邁步上前拉住朱天篷的手臂,道:「元帥,既然已經採摘完畢,那咱們還是先離去吧,木蘭也想到一些事情要回瑤池仙境回稟娘娘1

說話間,拉著朱天篷就是迅速的朝著蟠桃園之外走去,行色匆匆間,那裡還有之前一臉堅決要試探朱天篷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