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45章 顛覆三觀的金蟬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45章 顛覆三觀的金蟬子,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剛剛走入元帥府,朱天篷便是聽到一陣悅耳的笑聲:

「金蟬子大師,沒想到你居然如此的風趣,一點也不想那些老古板,真是讓月華大開眼界1

「原來月華仙子,今日能夠在元帥府看到仙子,實乃是貧僧的榮幸!實不相瞞,第一次見到仙子,小僧還驚為天人,仙子美貌比之天庭第一美女嫦娥也絲毫不差。」

「金蟬子大師真會說話,月華還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如此美麗呢,元帥他可是看都不看小女子一眼,還是大師……」

聽到大殿之內的對話,朱天篷傻眼了,努力掏了掏耳朵,確定其中說話的乃是月華和金蟬子之後,這才如遭雷擊,喃喃道:「尼瑪,說好的得道高僧呢?說道的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呢?這金蟬子什麼情況1

這段對話,實在是顛覆了朱天篷的認知。

怎麼也想不到,昨日看到那一臉高冷的金蟬子,對付女人來,居然一套一套的,即便是朱天篷這位後世之人,也不由為之嘆服。

不由的,朱天篷的腦海中就是升起一個念頭:「如果這才是金蟬子的本性,那在西遊當中的唐僧是怎麼做到的?」

而這個念頭亦是讓他內心更加的駭然。

如果說西遊當中金蟬子也是偽裝,那這事情可就真心好玩兒了,一個藏得比一個深,就孫悟空在那裡蹦達,這尼瑪不就是耍猴嗎?

思索間,朱天篷邁步就是走了進去。

待看到大殿之內的一幕,朱天篷只覺得被亮瞎了自己的眼睛,翻了翻白眼險些沒有直接暈厥過去。

只見在大殿之內,金蟬子那裡還有昨日那一副高冷的模樣?

左手拿著一隻燒雞,右手拿著一個酒壺,這尼瑪吃喝不斷間,口中還不停的跟月華套近乎,那模樣,那裡是什麼高僧,完全就是地痞流氓!

好半響,朱天篷才回過神來,內心暗道:「難道就是因為金蟬子的這些行跡被如來發現了,這才忍痛將他送去十世輪迴?」

「好像也是這個理,佛講究戒七情六慾,但現在金蟬子又吃肉,又喝酒,還會泡妞,這尼瑪完全就是在打如來的臉啊,首徒跟他的教義完全不附1

「如此說來,我記得西遊記當中金蟬子是被封印了記憶,直到最後成佛好像都沒有恢復,這豈不是如來想讓他一心禮佛才這樣做的?」

想到這裡,朱天篷怪異的看了金蟬子一眼,隨即便是邁步上前,道:「讓金蟬兄久等了1

而隨著朱天篷到來,月華也是舒了口氣。

她也有些架不住這金蟬子的直白,當即從座位上站起身,對著朱天篷欠身一禮,道:「元帥,月華就不打擾你和金蟬子大師談話了。」

說話間,月華就是快步的朝著大殿之外走去。

眼看著月華就要離去,朱天篷頓時回過神來,開口叫道:「月華,等一下1

聞言,月華的腳步一頓,扭頭看向朱天篷,不解道:「元帥還有事兒?」

對此,朱天篷點了點頭,隨即邁步就是來到月華的身前,將手中的托盤給月華,道:「此乃是一枚九千年的蟠桃,給你1

聞言,月華看了那托盤一眼,僵硬的臉上露出一絲的笑容,道:「多謝元帥1

說話間,又看了那金蟬子一眼,頓時臉色就是一僵,拿著托盤就是匆匆離去。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不由失聲一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月華有這樣落荒而逃的模樣,當真是罕見。

不由的,朱天篷就是扭頭看向金蟬子,卻見後者此刻也在盯著他,當即就是愕然了一下,想到後世傳說中西方教好像很多的羅佛陀都有著龍陽之後,當即就是退後數步,一臉戒備的看著金蟬子道:「那啥,金蟬兄,本元帥可沒哪方面的興趣。」

聽到此話,金蟬子不由一愣,緊接著就是回過神來了,輕咳一聲,道:「阿彌陀佛,元帥誤會了,貧僧只是好奇,元帥放著月華仙子這樣一個大美人視如無睹,心境修為貧僧自愧不如。」

說話間,金蟬子又灌了一口酒,那模樣,看得朱天篷嘴角抽搐,內心險些有些暴走的衝動。

實在是金蟬子太顛覆了!

顛覆的朱天篷都覺得自己三觀盡毀。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輕咳一聲,道;「金蟬兄,我記得佛門好像講求戒七情六慾,你這……」

聞言,金蟬子的面色不由一苦,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正色道:「元帥有所不知,所謂酒肉穿腸過,佛主心中留,歡喜禪在我佛門也是一大派系,金蟬對其也頗為好奇。」

聞言,朱天篷不由重重的吐了幾口氣,將內心的駭然壓制之後,隨即才拱了拱手道:「金蟬兄高見,天篷受教了1

說完,朱天篷便是邁步走到位置之上坐下,隨即看了一眼自顧自吃喝的金蟬子,道:「金蟬兄,你此次來天庭所為何事?」

對於這一點,朱天篷內心十分的好奇。

不提金蟬子這幅酒肉和尚的模樣,單單以後者的身份來到天庭,這就已經不是小事情,且這件事情很可能就是跟他有關,所以朱天篷自然想要弄個明白。

對此,金蟬子將手裡的燒雞吃完,又喝了口酒之後,這才打了個飽嗝道:「貧僧也不知,只是師尊讓我來送信給太上老君,到底發生什麼事兒,貧僧也是很好奇。」

說話間,金蟬子就是從座位上站起身,揮手間,其伸手的酒肉之氣便是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祥和,宛如高僧。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臉皮一抽,卻也沒有說什麼,腦海中思索著他的話語。

如來寫信給太上老君?這其中定然有貓膩存在。

而且這如來早不寫信晚不寫信,偏偏在自己剛剛拜師太上老君的時候寫,難道狗急跳牆?

想到這裡,朱天篷內心不由急促。

他還沒從太上老君那裡套出一氣化三清的修鍊方法,這尼瑪要是被如來攪黃了,那他豈不是悲劇了?

尤其是有王母一份信件斷絕了他跟菩提老祖師徒緣分在前,朱天篷內心更是凝重,畢竟他這才好不容易靠著太上老君避免了天庭的派系之爭,這要是在被斷了師徒緣分,豈不是說又得勾心鬥角?

一念至此,朱天篷就是站起身,目光看向金蟬子,道:「金蟬兄,既然你帶信件來給老君,那不如你我一同前往大赤天可好?」

此話一出,金蟬子微微一笑,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天蓬元帥明鑒,金蟬此來也正是因為此事,聽說元帥成為了老君首徒,正好帶我前往大赤天,不然等那玉帝批複,還不知道要等多久。」

聞言,朱天篷點了點頭。

他帶金蟬子去大赤天,為的就是親眼看看太上老君在看到信件之後的反映,如果太上老君答應了如來,那他就當成索要一氣化三清的修鍊方式,如果不答應,那他也會對太上老君刮目相看,也放心一些。

思索間,朱天篷便是帶著金蟬子一路出了天河,直奔大赤天的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