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49章 九天事變,初見楊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49章 九天事變,初見楊戩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朱天篷此話,金蟬子翻了翻白眼,隨即道:「看來天蓬元帥不是很歡迎貧僧埃」

聞言,朱天篷不由一愣,隨即深深的看了金蟬子一眼。

說實話,從內心出發朱天篷跟金蟬子無怨無仇,甚至大家都是被算計著之一,還算有些同病相憐。

可金蟬子展露出的心機卻是著實讓他驚訝和忌憚。

能夠在三界眾生面前維持那副得道高僧的模樣,加上其本身性格的不羈放縱,除非是精神分裂,不然後者的心機之深,當真三界罕見。

故,朱天篷是不太願意和金蟬子深交,畢竟他每天都面對著那麼多的算計,實在是不想要自找麻煩。

不過金蟬子既然如此說,他自然不能順著他的話說下去,不然可真把後者給得罪死了。

想到這裡,朱天篷就是微微一笑,道:「金蟬兄那裡話,只是金蟬兄說是來送信,現在信件已經送完,難道不需要回去?」

此話一出,金蟬子的臉上就是閃過一絲的黯然和無奈。

隨即,金蟬子便是開口道:「靈山可不好玩,那些傢伙一天到晚都是念經誦佛的,除了歡喜佛之外,還真沒有一個對我胃口的。」

頓了頓,金蟬子的目光就是看向朱天篷道:「既然天蓬元帥要去九天戰場,不如也讓貧僧加入一個,也算貧僧為三界芸芸眾生謀福。」

聽到此話,朱天篷的眉頭不由一挑。

金蟬子此刻直接將自己立於道德的制高點,他甚至都找不到任何的言語來反駁和反對,但是這卻是更加的讓他懷疑起來,暗道:「這金蟬子此行只怕不單單是給太上老君送信這麼簡單。」

但朱天篷也吃不準金蟬子到底打著什麼目的,而且的確他也沒有時間在此地耽擱,當即便是笑道:「既然金蟬兄有為三界眾生造福的念頭,天篷自然不會拒絕,咱們先回天河駐地商議吧。」

聞言,金蟬子臉上笑容更加燦爛,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天蓬元帥此言大善1

說話間,兩人就是駕雲準備前往天河駐地。

轟隆陋—

便在此時,三十三重天之上,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徹,伴隨著喊殺聲傳遍三十三重天,整個天庭都是為之動蕩。

下一秒,一道金光貫穿三十三重天,緊接著從其中一道威嚴的聲音響徹:「三日之內,凡是達到太乙真仙修為的仙家前往九天戰場,任何違背者削落神籍,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1

這道聲音一連說了三遍,緊接著金色光柱才為之消散,本來就震動的天庭,幾乎在一瞬間便是徹底的沸騰起來。

天帝詔令,不久之前就是傳入了天庭,只是說要擴充軍隊,讓選拔一些軍士開赴九天戰常

但是這才過去沒多久,天帝便是親自下令,甚至言明達到太乙真仙的都得去九天戰場,可見在九天戰場之內的情況是不容樂觀。

一時間,凌霄殿內,緊急的命令傳出,眾仙家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凌霄殿商議此事,甚至嚴令天將級的存在務必到場,不然以臨陣脫逃的罪名誅殺。

聽到凌霄殿之內傳出來的命令,朱天篷頓時就是回過神來,看了一眼身旁同樣滿臉駭然的金蟬子,道:「金蟬兄,看來你得先去天河駐地了,我還得先去那凌霄殿一趟。」

聞言,金蟬子點了點頭,臉上笑容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嚴肅,道:「如此,元帥還是速速前去,畢竟天帝親自下令,可見九天之上的戰鬥發生了巨大的變故。」

點了點頭,朱天篷拱了拱手道:「金蟬兄,告辭1

說完,朱天篷也沒有在停頓,流雲金光遁施展,直接就是朝著凌霄殿的方向飛去。

沒多久,朱天篷便是來到了凌霄殿所在的天域,看著那密密麻麻趕往凌霄殿的身影,內心不由虛嘩不已。

這次的事情直接將很多不理朝政的逍遙仙都是出動了,九天戰場的事情,只怕也是不容樂觀。

一路飛馳,朱天篷內心則是憂心忡忡,畢竟這次不僅他要去九天戰場,十萬天河水軍也要去,去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兒,誰也不知道。

就在此時,一道呼喊聲從身後傳來:「天篷兄,等等我1

聞言,朱天篷頓時從沉思當中回過神來,扭頭看向身後,只見哪吒此刻腳踏風火輪,正興匆匆的趕來。

當然,最值得主意的乃是哪吒的身旁和四周。

在哪吒的身旁,一名身高八尺的俊美男子駕雲飛馳,此男子身披鎖子甲,手持手持三尖兩刃刀,腳邊有一條哮天犬,最引人注目的乃是他的眉心處有著一隻眼睛,赫然乃是二郎神楊戩:天庭第一戰神!

而在楊戩和哪吒的身旁,赫然乃是三千草頭神,個個都是有著太乙真仙圓滿的修為,且裝備精良軍紀嚴明,和四周那些匆忙敢來的天將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就在諸天思索間,哪吒等人已經抵達身後。

看了一眼正打量著楊戩的朱天篷,哪吒微微一笑,隨即開口說道:「天篷兄,這是我二哥楊戩。」

聞言,朱天篷頓時回過神來,隨即深吸一口氣道;「原來是大名鼎鼎的二郎神楊戩,天篷這廂有禮了。」

對此,楊戩則是不拘小節的擺了擺手,絲毫沒有天庭第一戰神的架子,道:「天篷兄弟,多謝你的九轉金丹,如果不是因為你,只怕殷伯母還在受那焚體之苦。」

說完,楊戩就是單手拿著三尖兩刃刀,隨即對著朱天篷彎腰一禮。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不由感慨楊戩的真性情,同時也明白為什麼傲氣衝天的哪吒會為之折服稱呼其為二哥,單憑楊戩這番氣度,就值得深交。

一念至此,朱天篷亦是豪爽一笑,道:「楊戩兄客氣,為人子女者,豈能看著兄弟的母親受苦1

此話一出,楊戩的眼底不由一黯,道:「是啊,為人子女豈能看著母親受苦,可惜……」

說道最後楊戩就是嘆了口氣,顯然情緒有些低迷。

見狀,哪吒頓時上前打圓場道:「二哥,天篷兄,咱們還是先去凌霄殿吧,天帝詔令,這次咱們終於可以去九天戰場大展身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