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62章 刑天出,巫族動,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62章 刑天出,巫族動,神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都市言情

幾乎在此人出現是瞬間,整個場內的氣氛為之點爆。

只見天帝一系頓時出現數名大羅金仙修士,一個個手持著法器,緊張的盯著來人,口中叫嚷道:

「我的天,居然是刑天1

「該死的,這狂徒居然還敢來此,簡直狂妄至極1

「後土大帝,這就是你們巫族的行事作風嗎?」

「……」

面對眾多修士的聲討,刑天不屑的哼了一聲,一步邁出,瞬間就是讓那數名大羅金仙為之退後,一個個看向刑天的目光當中充斥著忌憚。

看著麾下之人的不堪,天帝皺了皺眉,隨即目光如炬的看向無頭的刑天道:「刑天,昔日本帝已經饒你不死,今日你再闖吾之行宮意欲何為1

對此,刑天胸膛之上的眼睛看了天帝一眼,隨即說道:「昊天,明人不說暗話,你們到底打不打,如果不打的話就全部離開,我巫族跟妖族之間還有些私人恩怨要解決。」

此話一出,不僅天帝,甚至場內大能們都是忍不住的皺眉。

刑天此舉,擺明就是要再起巫妖之戰。

如果是在一般的時候,這樣的事情乃是大家都喜聞樂見的事情。

但是現在混沌鍾虛影出現,很可能就是會在太古星域之內出世,如果巫族橫插一杠,他們得到混沌鐘的可能性可就微乎其微了。

尤其是現在巫族可不是沒有人擁有元神,至少這位高高在上的後土大帝就因為化輪迴有了元神,一旦混沌鍾落入後土的手裡。

想到這裡,每個人的臉色就是凝重起來。

就在這樣凝重的氣氛之下,一道身影緩緩從西方教的隊伍當中走出,雙手合十一臉謙卑的說道:「阿彌陀佛,此混沌鍾於我西方教有緣,還請諸位道友不要相爭1

此話一出,頓時就是引起了全場所有人的怒視。

對於西方教這句於我有緣,場內可是沒有任何人對其有好感。

哪怕是與世無爭的鎮元子,此刻看向說話之人的目光也有些溫怒。

這時,闡教的廣成子緩緩站起身,道:「彌勒,你還真不愧為準提受子,只不過混沌鍾乃是我東方之物,跟你西方教卻是沒有絲毫的關係,大師還是回西方納福吧1

此話一出,頓時就是引起場內眾人的應和之聲。

即便是現今三界西方教即將大興且兵強馬壯,可在場的可都是大能豈會為後者一句話而退卻?

尤其是在這東西兩方的爭執當中,除了西方教之外,幾乎在場所有人的口徑都是一致對外。

一時間,彌勒就是被逼入了下風,一張嘴豈能說得過這麼多人?

不由的,彌勒的目光就是死死的盯著廣成子,對於帶頭挑起這件事情的廣成子,他內心可謂是恨透了。

便在此時,在六御的位置當中,後土緩緩的開口說道:「好了,諸位都靜靜吧1

此話一出,場內爭執不休的雙方便是為之停緩,一個個扭頭看向後土,絲毫不敢有任何的違背。

後土化輪迴,坐鎮幽冥界的六道輪迴,一身實力直逼聖人,可不是誰都能夠得罪的。

雖然現在的後土大帝僅僅是其一道分身,但也沒有人膽敢小覷,哪怕是眼高於界的廣成子,此刻也是安靜下來了。

待眾人安靜,後土便是幻化站起身,道:「天帝,諸位道友,如果大家都這樣僵持不出兵的話,那我巫族就先動手了。」

此話一出,一直沒有言語的一批人亦是緩緩睜開,似乎結束了神遊太虛的體驗,緊接著,一道身影從人群當中走出。

隨著此人的出現,全場眾人的面色亦是肅然起來。

之間他身負雙劍,血發紅眸,肌膚白皙,在走出來之後,對著後土就是躬身一禮道:「後土大帝,我阿修羅教也願意助巫族一臂之力。」

聽到此話,後土的眼底閃過一絲的精光,隨即道;「多謝冥河道友。」

頓了頓,後土的目光就是看向站在場內的刑天,道:「刑天,你去集結隊伍,半個月之後如果諸位不進攻,那我巫族就不客氣了。」

此話一出,全場眾仙不由為之色變。

半個月!

那豈不是就短短十五日的時間,這有限的時間,根本不足以讓他們完全準備好。

然,刑天卻不給眾人反映的時間,應是一聲,隨即轉過身便是朝著大殿之外走去。

待走到大殿門口,刑天的腳步不由的就是一頓,隨即扭頭看向那高高在上的天帝,道:「昊天,昔日一戰,我刑天不服,斬頭之辱,我刑天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說完,刑天就是在昊天陰沉的目光注視下離去,那趾高氣昂的模樣,讓他不由想起昔日那傲骨天成的戰神。

當年一戰,若非王母相助,他根本就不是刑天的對手,尤其是想到後者那驚天的一斧,昊天的內心不由凝重無比。

直到刑天離去,場內的眾人也無法在保持平靜,巫族半個月之後就要出兵,在這時限之前他們必須爭取到最大的利益,這樣才有利於很可能在混沌鍾出世的時候佔據絕對上風。

下一秒,整個行宮就是熱鬧起來。

三教,西方教,三界大能紛紛都是開口爭執起來,圍繞著佔領太古星域之後各自所在區域的劃分情況,吵得不可開交。

而在這件事情之上,即便是鯤鵬,鎮元子,冥河這等老牌的准聖亦是爭的面紅耳赤,幾度場面險些失控。

這樣的爭吵足足持續了十天!

十天之後,行宮之內的大能們終於各自爭取到了先機,和自己內心的底線價碼,暴風雨般的場景亦是為之平息。

直到行宮之內的所有人都散去,坐在主座之上的天帝看了看那空空如也的大殿,無奈的嘆了口氣,在這次的交鋒當中,他沒有達到內心的預期,所爭取到的區域也是有些偏遠和不利。

這時,一道披著青色斗篷的身影突然浮現在他的身前,隱隱約約能夠看到一雙眸子,那雙眸子之內有著青色的蓮花綻放。

看到這雙眸子的瞬間,天帝驚的直接從座位上站起身,忌憚的盯著來人,道:「怎麼會是你!你來這裡做什麼?」

對此,那人擺了擺手,道:「天帝,咱們做一筆交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