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65章 月華述自身,相贈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65章 月華述自身,相贈精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直到金蟬子等人都離去,朱天篷才揮手示意月華停手,從石凳之上站起身,目光緊盯著月華那精緻的俏臉,道:「月華姑娘,你剛剛所說的辦法是?」

看著朱天篷這急迫的模樣,月華不由微微一笑,隨即開口說道:「天蓬元帥,你好像對於回到天庭很急迫嘛1

聽到此話,朱天篷的眉頭一挑,隨即警惕的看向月華道:「你想要說什麼?」

聞言,月華搖了搖頭,隨即伸手挽住朱天篷的手臂,道:「如果元帥答應奴家一個條件,那奴家就將這獲取大量戰功的辦法告訴元神1

被月華挽住手臂,朱天篷不由內心一震,那柔軟的觸感讓他不由有些飄飄然,尤其是月華此刻一副任君采之的模樣,更是讓他呼吸為之急促。

許久,朱天篷才將內心的燥熱平復,重重的吐了口氣道:「什麼條件說吧,只要本元帥辦得到的。」

聞言,月華的眼底閃過一絲激動,隨即踮起腳尖湊到朱天篷的耳邊道:「很簡單,元帥只需要將你身上的至陽之氣分我一點。」

聽到此話,朱天篷一愣,不解道:「至陽之氣?那是什麼?」

純陽之氣朱天篷知道,乃是童子身的陽氣,可這至陽之氣又是什麼鬼?難道要自己跟月華那個?

想到這裡,朱天篷內心說實話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然,還不待他繼續想象,月華的回答就是潑了他一盆冷水:「所謂至陽之氣,乃是元帥體內的一滴精血,只要元帥給一滴精血給月華,月華就幫元帥立戰功。」

得到這樣的答案,朱天篷內心失望的同時,亦是皺起眉頭來,詢問道:「精血?本元帥的精血有至陽之氣?還有你要本元帥精血做什麼?」

聞言,月華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後撤幾步和朱天篷拉開距離,貝齒輕咬紅唇,似乎內心在糾結著什麼。

這一幕,更是讓朱天篷不解起來。

看這模樣,月華似乎很需要那所謂的至陽之氣,同時他內心也更加好奇起來。

許久,月華才是抬起頭,似乎下定決心道:「元帥知道月華的來歷嗎?」

聽到此話,朱天篷眉頭一挑,道:「你不是地魔族的魔王妃嗎?」

搖了搖頭,月華嘆了口氣,隨即開口說道:「我原本乃是天庭,不,妖庭的一名侍女,當年不周山毀,妖庭崩壞,地魔族趁機奪取天河水軍所在的一重天建立魔窟,並且將我們很多的女子奪入其中。」

頓了頓,月華繼續道:「你所看到那地魔族的後宮,實際上都是當年的那些侍女,只不過我們的身上被注入了地魔族的污血,導致體質受損,修為難以提升。」

「而想要剔除體內污血,那就必須要得到至陽之氣,唯有如此,我的體質才能夠恢復,從而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月華也不想隱瞞元帥什麼,月華乃是大羅金仙大圓滿的境界,只要以至陽之氣將體內的污血剔除,那我就可以發揮出全部實力,到時候幫元帥毀幾個妖族據點立大功也並非什麼難事兒。」

聽完月華的講述,朱天篷不由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月華居然是巫妖時代的存在,而且那些在地魔王後宮當中的魔王妃也是。

巫妖時代到現在,隔著數十萬年的時間,後者等人的境界只怕高得恐怕,只不過一身修為被地魔族污血限制,這才導致她們在那一戰當中之內被誅殺。

而月華之所以能夠發揮出遠超金仙的戰力,只怕就是因為她乃是地魔王最為寵溺的魔王妃,與其纏綿之際獲得一些地魔王的血液不是問題。

想到這裡,朱天篷算是明白了,這月華當時明明可以直接來九天戰場,為什麼會突然的選擇留下來。

而且後者當時一心要來九天戰場,只怕也是為了蘊含至陽之氣的精血,九天要塞之內,唯一有至陽之氣的只怕就天帝一人而已。

一念至此,朱天篷內心就是不由驚呼:「好傢夥,這月華當初是想要到九天要塞來征服天帝1

同時,看向月華的目光就是更加的凝重起來,居然天帝的注意都敢打,這月華再度刷新了他內心的認知。

不過也正如月華所說,她如果恢復實力,的確對於朱天篷而言乃是絕大的助力,甚至他的計劃也能更加的完善。

一念至此,朱天篷就是開口說道:「好,本元帥答應你,但你必須起誓承諾的一切,不然本元帥是不會將精血給你的。」

聽到此話,月華不由重重的舒了口氣。

她將這樣的秘密告訴朱天篷也是擔著很大風險的,畢竟朱天篷可以仗著體內蘊含至陽之氣的精血對她為所欲為。

但朱天篷卻沒有,這不由讓月華對朱天篷更加的刮目相看。

想到這裡,月華當即便是對著天道起誓。

待誓言完畢,月華才邁步走到了朱天篷的身前,道:「天蓬元帥,準備好了嗎?」

聞言,朱天篷一愣,道:「什麼準備……」

還不待他把話說完,月華就是直接伸手攔住了他的脖子,二話不說的就是吻了上來。

下一秒,朱天篷只覺得幸福感爆棚,同時亦是起了反映,忍不住的就是伸手攔住月華的細腰,有些不老實的遊走起來。

「礙…」

然,事情卻並沒有朝著朱天篷想象當中發展,他的舌頭被咬破了,月華直接吸取著血液。

同時,朱天篷感覺到心臟的猛然跳動,一滴精血直接就是被月華吸了過去。

還不待他回過神,月華就是將那精血吞下,隨即雙方分開,匆匆丟下一句話:「天篷,四日之後我一定能夠恢復。」隨即便是竄入一間沒人的石屋,煉化精血去了。

直到月華離去,朱天篷才回過神來,伸手摸了摸那被咬破的舌頭,不由欲哭無淚道:「尼瑪,有這樣樣的嗎,把火點燃了你就跑了,我……」

看了看那高高聳立的帳篷,朱天篷不由夾著腿,弓著身,口中抽著冷氣,一步一晃的回到了石屋之內,靜待四天之後的大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