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76章 激斗太乙金仙,太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76章 激斗太乙金仙,太上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對此,朱天篷內心亦是殺機瀰漫。

天河水軍損失慘重,說到底都是因為妖族的存在。

如果不是妖族攻打九天要塞,導致當時天帝要帶他們冒險刺殺妖皇帝一,他也不會出此下策的以三十六天罡變化之術掩人耳目,召集三界大能都跑到這裡來。

「妖孽,去死1

口中低喝一聲,朱天篷提劍迎擊。

錚——

錚——

太清劍訣施展,朱天篷在這一刻力壓太乙金仙。

憤怒和憋屈在這一刻得到宣洩,朱天篷宛如神助,一招一式間對於太清劍訣的領悟越發的透徹,越發的明白。

太上忘情,唯入情,破情,斬情,滅情最終忘情!

太清劍訣,有至情至深者方能修鍊。

唯有入情,破情,斬情,滅情方可達到大圓滿,一旦忘情,劍由心生,舉手投足劍域籠罩天地,八方俯首,四方稱臣!

越打,那名妖將就越發的心悸。

朱天篷展露出的戰力,居然在成倍的增長,而且這種增長似乎還沒有任何的底線,這讓身為太乙金仙的妖將都感覺到陣陣的驚恐。

一邊以後天靈寶抵擋著朱天篷瘋狂的進攻,妖將在內心卻是叫苦不堪,暗自淬罵道;「該死的,這是怎麼回事1

而另一邊,金蟬子少了一名妖將的牽制,徹底的就是放開了手腳,那名太乙金仙級的妖將在丈六金身之下亦是險象環生,好幾次都險些被丈六金身打得魂飛魄散。

另一端的楊戩似乎也受到了朱天篷這邊的刺激,手中的攻勢越發的強烈,三尖兩刃刀劈斬間,他的對手也是叫苦不堪。

一時間,星空之內,六道身影就是激戰在一起,那你來我往間,一招一式都是充斥著毀滅氣息,等閑金仙接近必定身死道消。

而這一幕亦是被哪吒盡收眼底,看著天穹之上大戰的六道身影,哪吒緊了又緊手中的三尖兩刃刀,目光當中充斥著嚮往的神色。

作為封神時代的名震三界的先鋒官,此刻的他卻是顯得那般落幕,太乙真仙的修為,是他永久的傷,難以彌補。

又過了一會兒,金蟬子徹底的佔據上風,看著身前慌忙閃避的妖將,眼底凶光一閃,低喝道:「妖孽,吃貧僧一記大慈大悲掌1隨即,舉起右手對準那妖將悍然拍打而出。

——

沒有絲毫意外的,大慈大悲掌之下,那名妖將瞬間身死,其身軀爆開,化作漫天的血霧。

做完這一切,金蟬子吐了口氣,隨即目光便是看向楊戩。

只見楊戩那邊的戰鬥也是接近了尾聲,那名妖將雖然強悍,卻也架不住八九玄功的強悍,在纏鬥了三百餘招之後,被楊戩一擊貫穿識海,擊潰了妖魄,身死道消。

斬殺掉太乙金仙妖將,楊戩亦是舒了口氣,此戰乃是他最為艱難的一戰。

雖然他的修為高於妖將,但妖將掌握了各大境界的道果,加上此地處於太古星域,其一身戰力絲毫不比楊戩差,如果不是八九玄功讓肉身強悍堪比後天靈寶且法力宏厚的話,楊戩只怕也撐不住那妖將的襲擊。

就在此時,金蟬子的身影來到了楊戩的身旁,看了一眼氣喘吁吁的楊戩,隨即便是笑容滿面的說道:「楊戩兄,恭喜啊,終於結束戰鬥了。」

聞言,楊戩看了一眼金蟬子,沒有說什麼,內心卻是十分的無奈。

不為別的,他獨斗一個妖將都是如此的費力,但是金蟬子之前在兩名妖將的夾擊之下都不落下風,甚至在朱天篷加入之後百招之內就是解決了那名太乙金仙級的妖將,雙方高下立判,其差距之大,讓楊戩都有些不能接受。

許久,楊戩才吐了口氣,緊了緊手中的三尖兩刃刀道:「金蟬兄,道果之力,難道真的就如此強悍嗎?」

聞言,金蟬子看了楊戩一眼,隨即說道:「當然,一個境界的道果代表著你的這個境界掌握的大圓滿結晶。」

頓了頓,金蟬子繼續說道:「而楊戩兄前期修鍊八九玄功雖然提升迅速,但是一旦達到大羅金仙之後,你功法的優勢卻會在瞬間消失,甚至說,一個人如果跟你修鍊一樣的八九玄功且掌握了大羅之前的道果,其修鍊速度足以碾壓你。」

「舉個例子,以楊戩兄你現在的底蘊即便是沖入大羅,想要達到大羅中期沒有一千年的時間是不可能的。而掌握全部道果的修士,即便是修鍊一般的功法,最多也只需要五百年1

「而且這樣的差距隨著境界的提高就會拉的越大,不出三千年,即便是八九玄功這樣的超級功法也無法在支撐你越級挑戰,甚至同境界的高手很可能就足以碾壓你。」

聽完金蟬子的話之後,楊戩沉默了。

金蟬子的話雖然可能有些誇大,但是卻是事實。

楊戩很明白,現在擺在自己面前的就只有兩條路,要麼就是如同之前那般一條路走到黑,成就大羅逍遙天地不成問題,但是與人爭鬥卻再也與他無緣。

另外一條就是重修,從天仙境從新再來一遍。

畢竟從天仙開始就有道果存在,想要達到圓滿,那就必須從天仙從新開始,而這期間至少需要五百年的時間才能在地回歸到太乙金仙的行列。

還有,一旦他選擇重修,代表著危險性也會大大的提高,畢竟他得罪的人也不少,沒有足夠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自保。

便在楊戩糾結於如何決擇之際,一道嘶吼聲響徹星空:「太上入情1

金蟬子和楊戩頓時扭頭望去,只見朱天篷此刻縱身躍起,雙手持如意劍,一股股奇異的氣息從體內湧出,即便是相隔勝遠兩人亦是能夠感覺到一股股滔天之怒的情緒傳遞,不由的就是心神動蕩,有種吐血的衝動。

「嘶……」退後數百丈停下身,感覺到不在被那劍勢所影響,楊戩才咽了咽口水,喃喃道:「好強的一擊,天篷兄這是何等劍術?」

反之,金蟬子則是若有所思,輕聲道:「這就是太清劍訣嗎?還強大,不愧為太清聖人證道之前最強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