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86章 煉化星辰,金仙之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86章 煉化星辰,金仙之道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

眼看著這麼妖將越發接近,貔恘的口中突然一團金焰飛出,直接就是在其身上炸開。

「礙…」

慘叫聲升騰,大日金焰瀰漫間,妖將的眼底似乎恍惚了什麼,歇斯底里的吶喊道:「是你,是你……」

然,妖將最終沒有將話說完,在大日金焰的焚寂之下化作灰飛,身死道消!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舒了口氣。

他還真怕這妖將點破,畢竟不遠處三界大能齊聚,天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這邊的動靜,一旦被點破,他只怕瞬間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沒有了威脅,朱天篷也沒有停頓,直接就是加大了吸扯力,硬拽著那金系星辰往嘴中送。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龐大的金系太古星辰,不斷的接近貔恘的嘴巴。

其體積也越發的縮小,最終化作一道金色的光束被貔恘吞入口中。

一口吞下金系太古星辰,朱天篷不由的打了個飽嗝:「嗝~」

緊接著,朱天篷便是感覺到體內股股澎湃的星辰之力炸開,不斷的肆掠於經脈之內。

那種幾欲讓他撐爆的感覺,朱天篷不由大驚失色,暗道:「不能耽擱,必須找個地方煉化1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操控著貔恘煽動翅膀,直接就是朝著無人的星域掠去。

越過了小半天的時間,朱天篷便是來到了一片沒有生命跡象的星域,在這裡沒有太古星辰的存在,伸手不見五指,顯得有些寂靜和危險。

不過朱天篷卻顧不得那麼多,吞噬了金系太古星辰之後,貔恘的血脈在進化,那蓬勃的星辰之力亦是撐得他必須找個地方煉化。

貔恘翅膀煽動,很快就是在一塊巨大的隕石之上落下。

匍匐在隕石之上,朱天篷當即散去三十六天罡變化之術,從小千世界當中取出無極水火蒲團放置,隨即便是穩穩的坐了上去。

閉目!凝神!

朱天篷很快就是進入修鍊狀態,青帝造化決於體內運轉,整個人的心神開始變幻。

昏昏欲沉間,朱天篷只覺得眼前的場景變化,再度睜開,熟悉的一幕浮現眼前,赫然乃是那紫霄宮一講!

聽著道祖鴻鈞對道法的講述,朱天篷躁動的內心逐漸平息,其體內狂暴的星辰之力也逐漸的變得溫順下來。

在青帝造化決的帶領下,無數的星辰之力進入丹田,演化成極其精純的法力。

隨著時間的流逝,朱天篷身上的氣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攀升:金仙中期——金仙後期——金仙小圓滿——金仙圓滿——金仙大圓滿!

當修為達到金仙大圓滿之後,攀升的氣勢才開始平息,朱天篷從那紫宵一講的場景退出,隨後進入了一股玄之又玄的感悟當中,久久不能自拔!

金仙之道:五氣朝元,三花骨朵顯……演繹胸中五氣,識海花骨朵,方可成就金仙道果。

時光匆匆,眨眼間三日以過。

這一日,朱天篷身上閃爍起耀眼無比的金光,這些金光化做氣體,纏繞著朱天篷周身,繼而順著毛孔鑽入體內,盡數湧入其肺部,不斷的滋養,孕育。

待朱天篷肺部被金色的氣體渲染,那滿身的金光開始消散,化作金氣源源不斷的湧入肺部,而朱天篷的法力亦是在一點一滴的提升。

又過了三日,金氣歸於平靜,朱天篷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眼底閃過一絲的疲倦和激動。

站起身,朱天篷緊了緊拳頭,感覺到體內那如江流奔騰的法力,嘴角不由微微上揚道:「金仙道果,五氣朝元,三花骨朵顯,原來如此1

這一次的感悟,朱天篷明白了金仙的道路。

孕育胸中五氣,藉此孕育三花骨朵,一旦五氣朝元,三化骨朵現,他便可以掌握金仙道果,步入太乙金仙的行列。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看了看那漆黑的星域,隨即喃喃道:「我吞噬了那金系太古星辰,其金系之氣將我肺部金氣點燃充盈,也就是說,還想要進一步的話,那就必須吞噬五行屬性當中除了金系之外的天材地寶。」

「金木水火土,金氣凝聚,接下來就是木氣,而這三界之內,木氣強悍的莫過於那先天十大靈根,看來我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它們了。」

想到接下來想要將木氣衍化必須要得到十大先天靈根,朱天篷的眉頭不由皺起。

先天十大靈根分為:葫蘆藤,人蔘果,五針松,蟠桃、苦竹,青蓮,黃中李,仙杏,扶桑,月桂樹。

葫蘆藤在巫妖時代就被洪荒大神瓜分了,其本體也在女媧的手裡,他想要得到無疑痴心妄想。

黃中李被三清一分為三,他想得到其果子根本沒可能。

五針松,苦竹,更是沒有任何的消息。

仙杏朱天篷倒是記得,那雷震子就吃過仙杏,如果去問問還是有希望得到的,不過一想到那不忍直視的外貌,他很快就是將其念頭打消了。

所以,朱天篷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蟠桃,人蔘果和月桂樹的身上。

一念至此,朱天篷就是重重的吐了口濁氣,喃喃道:「早知道如此,那時候我就應該把蟠桃留著。」

不過在朱天篷看來,即便是他把九枚九千年的蟠桃都吃了,也無法將木氣孕育完整,畢竟這蟠桃樹本體不知在何處,那些分枝的果子效果對於金仙也沒有什麼用處。

「人蔘果樹在西牛賀州的五庄觀里,而且鎮元子現在在九天戰場,如果我去偷幾個似乎也不成問題,只不過這件事情還需要仔細的謀划,不然被鎮元子發現了,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最後,朱天篷想到那月桂樹,不由的就是一臉的糾結和苦笑。

月掛樹在太陰星,且就在廣寒宮之外,他如果想要得到月桂樹的桂花,難度大不說,甚至很可能……

想到太陰星之上那三界第一美女,朱天篷就不由無奈的嘆了口氣,喃喃道:「想避都避不開啊,算了,先試試蟠桃和人蔘果,如果這兩者不夠,那也只能找個機會去太陰星弄點月桂花了。」

打定主意之後,朱天篷便是收起了無極水火蒲團,再度看了一眼這漆黑的星域,雖然很想在其中一探究竟,卻也知道時間不夠。

朱天篷在九天戰場待的時間已經夠久了,兩百年之期也要到了,一旦猴子出山,他還不能趕回去的話,那什麼都來不及了。

想到這裡,朱天篷沒有在停歇,流雲金光遁施展,迅速就是離開了這片漆黑的星域,找准九天要塞所在的方位,急速的飛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