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198章 西海敖寸心,楊戩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98章 西海敖寸心,楊戩述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

就在朱天篷和哪吒喝著星辰釀暢談之際,南天門之外的雲端,兩道身影駕雲款款而來。

汪汪——

便隨著狗叫聲響徹,一頭黑犬直接從兩人身旁竄出,直接就是來到南天門外的玉石階梯之上,上竄下跳的顯得十分高興。

黑犬的出現,頓時就是引起了四大天王的注意。

待看了一眼黑犬那脖子上的狗環之後,魔禮青頓時開口道:「這是二郎真君的哮天犬1

隨之話畢,兩道身影便是飄身落在了南天門之外。

楊戩看了看在那裡竄跳的哮天犬,頓時說道:「哮天,過來。」

說完,楊戩便是帶著一名女子邁步走了上來,拱手一禮道:「見過四大天王1

對此,魔禮青四兄弟亦是回過神來,躬身行禮道:「見過顯聖真君1

頓了頓,魔禮青四人的目光就是看向他身旁的女子,沉吟了一下,魔禮青道:「這位是寸心公主?」說話間,神色有些怪異和不可置信。

魔禮青四兄弟乃是封神之時周朝部曲,當然知道當年敖寸心為楊戩擋下致命一擊身死的事情,此刻再度看到敖寸心內心驚駭可想而知。

對此,那女子抿嘴一笑,隨即欠身一禮道:「人族敖寸心見過四大天王1

此話一出,四大天王頓時恍悟,隨即躬身行禮道:「見過寸心姑娘1

敖寸心自稱人族,四大天王已經明白,這定然乃是大神通者將敖寸心的神魂重聚而後將其送入六道輪迴所致。

而能夠有這樣能力的,且原因幫助楊戩的,可想而知定然乃是闡教的那位聖人。

一念至此,四大天王的目光就是看向楊戩,拱手道:「恭喜真君迎回夫人1

聽到此話,楊戩那不苟言笑的臉上亦是露出了一絲的笑容,伸手攬著敖寸心那纖細的腰肢,道:「多謝四位天王。」

頓了頓,楊戩的目光就是看了看四周,道:「對了,我那哪吒兄弟呢?不是說他今日值班的嗎?」

聽到此話,四大天王愕然了一下,隨即對視一眼,笑道:「三太子應該在跟天蓬元帥在那邊喝酒,真君要找三太子的話可以去那邊1

說完,魔禮青就是指了指朱天篷和哪吒所在的地方。

聞言,楊戩點了點頭,隨即在跟四大天王客套了一下,便是帶著敖寸心和哮天犬朝著朱天篷二人所在的區域走去。

待走進,楊戩頓時就是聞到空氣中瀰漫的酒香,眼睛頓時就是一亮道:「是星辰釀1

不由的,楊戩就是舔了舔嘴唇,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樣。

然,還不待他邁步,身旁的敖寸心就是拉住了他,有些嗔怪道:「二郎,你不是答應過我不喝酒的嗎?」

此話一出,楊戩的動作就是一僵,繼而臉上就是掛滿的尷尬之色。

就在此時,朱天篷和哪吒亦是感應到了楊戩的氣息,從角落走了出來。

哪吒手中拿著酒杯道:「二哥,你回來了,你來得正好,這星辰釀還有點,快來喝……」

話還沒有說完,哪吒的目光就是鎖定在那怒視著他的女子身上,頓時精神一振,打了個寒磣,低下頭道:「二嫂,你也在埃」

對此,敖寸心不由冷哼一聲道;「哪吒,是不是教唆二郎喝酒的?看我不收拾你。」

說話間,敖寸心就是氣勢洶洶的走向哪吒。

見狀,哪吒可謂驚魂直冒,那裡還顧得了喝酒啊,轉身就是逃跑,口中嚷嚷道:「二嫂,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就原諒小弟這一次吧1

而敖寸心則是不依不饒,嚷嚷著要讓哪吒好看,兩人就是在這片區域之內追逐起來。

看到這一幕,朱天篷愕然了一下,隨即就是邁步來到楊戩的身旁,自然的遞上一杯酒,道:「楊戩兄,這位就是那西海三公主敖寸心?」

楊戩自然而然的接過酒杯一飲而盡,隨即一臉幸福的看著場內叫嚷的敖寸心道:「是啊,不過寸心現在已經輪迴為人,必須經歷生老病死。」

說道這裡,楊戩的眼底就是閃過一絲的黯然,道:「這已經是她第九世了,如果不能讓她成仙,十世輪迴之後,寸心的記憶將不復存在,誒……」

聽到此話,朱天篷不由一愣。

下意識的看向敖寸心,的確,後者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修為,甚至身體還有些孱弱,只不過剛剛他沒有注意到罷了。

一念至此,朱天篷就是皺眉道:「成仙的辦法很多啊,哪怕是蟠桃也足以讓她成仙才對埃」

對此,楊戩擺了擺頭道:「當年封神一戰,我被人算計,甚至後者取出了一件十分陰邪的後天至寶,如果不是寸心幫我擋下,只怕那時候我就身死道消了。」

頓了頓,楊戩繼續說道:「可也正因為如此,寸心的三魂七魄被打散,甚至還沾染上了那邪遂氣息,即便是我和哪吒兄弟哀求師祖也僅僅只能護她十世輪迴。」

此話一出,朱天篷的眉頭就是更加的皺起了。

楊戩和哪吒的師祖可是玉清原始,高高在上的聖人至尊,他難道會沒有辦法?還是說原始根本就沒有用心?

似乎看出朱天篷的疑惑,楊戩開口說道:「當年封神之戰,師祖他老人家在籌備著通天教主布下誅仙劍陣的事情,待誅仙劍陣之後,洪荒破碎,道祖出手煉化三界,六聖也被禁足紫霄宮,寸心也僅僅護住了元神進入輪迴。」

說道這裡,楊戩就是嘆了口氣道:「時也,命也,如果誅仙劍陣沒有將洪荒打碎,六聖也不會被禁足,師祖他老人家出手的話定然能夠徹底的復活寸心。」

見此情形,朱天篷不由嘆了口氣。

這件事情還真是有些時運不濟,偏偏就是在誅仙劍陣的時候發生。

不由的,朱天篷就是伸手拍了拍楊戩的肩膀,畢竟這樣看著愛人一天天的逝去卻無能為力的感覺,讓他不由的有些感同身受。

許久,朱天篷才開口詢問道:「那有什麼辦法去除寸心姑娘三魂七魄之內的邪遂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