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00章 天河頓悟,劍意驚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00章 天河頓悟,劍意驚水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

闊別了楊戩,哪吒和敖寸心,朱天篷駕雲很快就是回到了天河,正好月華已經做好了飯菜,正站在門口等待著他。

看到朱天篷的身影,月華的嘴角便是微微上揚,欠身一禮道:「元帥,你回來了1

聽到此話,朱天篷只覺得一陣的溫暖,雖然僅僅是簡單的一句話,卻讓他有種回家的感覺。

點了點頭,朱天篷便是開口說道:「咱們吃飯吧1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邁步走了進去。

見狀,月華亦是緊隨其後的走進了客廳。

足足吃了一個時辰,這頓飯才吃完。

坐在位置上,看著那忙碌的身影,朱天篷不由愜意的閉上眼,至從被帶上天以來,他還從未如此放鬆過。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大殿,幽幽的嘆了口氣,起身便是朝著密室走去。

嚓——

斷龍石封閉密室,朱天篷來到了床榻之上,沒有著急於修鍊,反而是坐在那裡發獃。

今日見到楊戩和敖寸心,朱天篷才覺得有些孤單,同時也對神仙二字有了更加深刻的領悟。

無盡的生命又如何?

一念可屠戮萬人又如何?

這一切,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一點一滴的淡去。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眉頭微皺道:「不對勁啊,我怎麼會突然間升起這麼多的感慨?難道真的是觸景傷情?還是因為別的什麼?」

不由然的,朱天篷便是取出無極水火蒲團坐了上去,與其這般心煩意亂的胡思亂想,還不如進入修鍊一了百了。

沒多久,朱天篷便是陷入了深度的修鍊當中。

……

第二日,密室之內,朱天篷睜開眼,道:「果然,修仙,修神,為的不過是打消那無盡寂寞罷了。」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從床榻之上站起身,揮手收起無極水火蒲團,隨即邁步就是朝著密室之外走去,經過一天的休整,他也該干點正事兒了。

出了元帥府,朱天篷徑直來到了天河水軍的駐地。

「殺~」

隨著接近,朱天篷便是聽到天河水軍操練的聲音。

放眼望去,天河河畔之上,金耀四人帶領著天河水軍正在那裡進行著晨練,那朝氣蓬勃的一幕,頓時讓朱天篷精神一振,那些擠壓在腦中的多愁善感一瞬間便是被擊碎。

重重的吐了口氣,朱天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隨即邁步就是走向天河水軍晨練的地步。

隨著朱天篷到來,天河水軍的動作不由一頓,齊刷刷的目光就是看向朱天篷。

對此,朱天篷微微一笑,心念一動,如意化作九齒釘耙出現在手,揮舞了幾下之後,朱天篷大笑的走到最前沿道:「金耀叔,我也加入一個1

說話間,朱天篷便是開始舞動著九齒釘耙開始晨練起來。

看到這一幕,金耀四人微微一愣,緊接著就是欣慰的笑了笑,畢竟以朱天篷現在的修為,根本就沒有必要晨練,但是朱天篷這樣做,卻是給予他們很大的鼓勵。

頓時,金耀四人亦是低喝道:「打起精神來1

隨即,四人亦是開始晨練,其身後的天河水軍喊殺聲更是響徹不絕於耳。

而這一幕,亦是引起了天河守軍們的主意,待看到朱天篷晨練的身影,每個天河守軍都是挺直了腰桿,巡邏都更加精神。

天河河畔,月華提著花籃行走,待看到晨練當中的朱天篷,腳步不由就是一頓,將花籃放下,坐下身,雙手拖著下巴,津津有味的看著。

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巳時,天河水軍的晨練也在不知不覺間結束了,但朱天篷的動作卻沒有停止,依舊虎虎生威的揮舞著九齒釘耙,如痴如醉。

看到這一幕,金耀四人一愣,緊接著就似乎想到了什麼,失聲道:「頓悟!元帥居然在這樣喧雜的環境下頓悟了1

要知道,頓悟乃是每個修仙之人都夢寐以求的境界。

這樣的境界有的時候就持續一兩分鐘,有的時候卻可以持續長達數天。

但無論如何,一旦頓悟,那定然會產生質變。

可以說,朱天篷的一時興起,卻是撞了一次大機緣。

許久,金耀四人才回過神來,看了一眼朱天篷,隨即便是悄聲的退到了後方,道:「都噤聲,封鎖這片區域,任何人不得打擾元帥頓悟1

此話一出,八萬多天河水軍亦是大吃一驚,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還在持續揮舞著釘耙的朱天篷,隨即便是默契的噤聲,隨即直接就是在這片區域拉開了封鎖圈,不允許任何人接近。

而此刻的朱天篷卻是沉積於頓悟之中無法自拔。

其手中的九齒釘耙揮舞不斷,有森森劍氣於其周身涌動。

隨著時間的流逝,九齒釘耙消失不見,如意化作長劍,太清劍訣一招一式演繹陰陽。

一天!

兩天!

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第四天辰時,挽劍的朱天篷身軀一頓,整個人矗立在天河的河畔,其身上一股股鋒芒畢露的劍意升騰,劍意渲染周身千丈,最接近朱天篷的那些天河水軍都是感覺到周身一冷,忍不住的打了個寒磣,下意識的退後了數百丈才停歇下來,目光崇拜的看向矗立原地的朱天篷。

金耀四人看到這一幕亦是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相互對視一眼之後,隨即便是小聲的議論道:

「劍意!這絕對是劍意1

「我也僅僅是聽說過,據說唯有強悍的修士才能夠修鍊出意境,而意境當中又以劍意為尊,沒想到元帥居然掌握了劍意1

「可不是嘛,據說當世擁有劍意的都是劍道大家,其中以冥河老祖最富盛名,兩柄殺戮先天靈劍之下,幾乎無人可擋1

「……」

巳時!

朱天篷周身瀰漫的劍意內斂,緊閉的雙眸悄然睜開,兩道精光射出,直接就是在天河弱水之上濺起兩道浪花。

看著那濺起的浪花,朱天篷一愣,隨即道:「這是?」

對於自身突然產生的變化,朱天篷內心可謂茫然之際,同時也是好奇不已,下意識的就是探出神識在體內查看了一番,卻是沒有發現有任何不同的地方。

便在此時,一道聲音在朱天篷的耳邊響徹:「天蓬元帥,下來一趟,本長老有事兒跟你商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