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02章 青帝之秘,汜水之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02章 青帝之秘,汜水之謀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此話,朱天篷頓時就是精神一振。

青帝!

對於這位改變了他命運的人,他可是十分好奇的。

當年如果不是因為青蓮寶色旗的出現,他只怕只能無奈的吃下蟠桃成為天神奴,那裡有現在的修為,那裡有今日風光!

而且他這一路走來,無論是三十六天罡變化之術,湊齊四大蓮子,其中絕大多數的原因都是因為青帝。

三十六天罡變化之術乃是青帝創立的!

湊齊四大蓮子成就無上體質,乃是青帝開創的先河。

可以說,一切的一切跟這位傳說中的青帝都有關係,此刻汜水能夠跟他說,朱天篷怎麼可能會沒有興趣聽?

當即,朱天篷便是小雞啄米的點頭道:「想聽,還請汜水前輩直言不諱1

聞言,汜水點了點頭道:「好,關於青帝如何強大,我相信你也已經知道了,我也就不必多講。」

頓了頓,汜水深深的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說道:「現在我就跟你說說青帝證道之路,能夠領悟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頓時精神一振。

青帝證道之法,這可是好東西啊,如果能夠得到,甚至與之走上一樣的道路,那……

想到記憶中那拳打三清,腳踹十二祖巫,一個眼神崩壞妖族皇者的畫面,朱天篷就不由的激動不已。

在朱天篷全神貫注之下,汜水不由的昂起頭,口中緩緩講述道:「太初時代,青帝僅僅是一尊先天神詆,在那個時代,先天神詆體質者遍布走,一點也不起眼1

「之後青帝先奪西方教聖人接引的本命靈寶十二品功德金蓮,在從羅手中取得十二品毀滅黑蓮,親臨血海三劍敗冥河奪走十二品業火紅蓮,從此湊齊四大先天蓮花,鑄就先天神魔體質,一躍成為當世頂尖1

「後來,青帝先後取得後天四蓮:白蓮,紫蓮,黃蓮,幽蓮,以先天後天八大蓮花成就頂級先天神魔體質從此蓋亞洪荒諸神,一路高歌猛進終超脫天道境界,劃破混沌而去。」

「嘶……」

聽完汜水的講述,朱天篷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之前他還以為四大蓮子就能夠成就頂級先天神魔之身,沒想到這除了四大先天蓮花,還需要四大後天蓮花。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咽了咽口水,目光炯炯的盯著汜水詢問道:「白蓮,紫蓮,黃蓮,幽蓮,這四大後天蓮花可還有蓮子存在於世間?」

聞言,汜水看了朱天篷一眼,隨即開口說道:「有,白蓮子在西方教觀音的手裡,紫蓮在天皇手裡,黃蓮在後土手裡,至於幽蓮,雖然沒有聽說過其存在何方,但是據說曾經有人在西牛賀州看到過幽光沖九霄,應該就是幽蓮子出世的徵兆,元帥可以在西牛賀州找尋一番。」

頓了頓,汜水就是繼續說道:「雖然元帥你身上有四大蓮子,但除了金蓮子之外,黑蓮僅僅三品,紅蓮子和青蓮子都是九品蓮子,所以,你即便是成就青蓮之身也最多達到先天神詆體質。湊齊後天四蓮子勉強可以達到先天神魔體質的程度吧1

聽到此話,朱天篷卻沒有失落,反而十分的激動。

哪怕是最差的先天神詆體質那也比他現在的凡階金帝神體要強太多,何況青蓮之體怎麼可能差到哪裡去?

如果能夠演繹青蓮之身,他甚至能夠修鍊八九玄功,將肉身提升到金剛不壞的程度,單單是這一點,朱天篷就不能拒絕。

何況正如汜水所言,只要他得到後天四大蓮子,那他就有希望進階為先天神魔體質,要知道,那可是足以成聖的體質啊,三清,西方二聖,女媧都是先天神魔體質。

而且這其中三枚蓮子的下落他現在都知道了。

天皇,後土都曾經讓他去他們的府邸找他們,這就是一個機會,如果能夠將兩者手裡的黃蓮子和紫蓮子拿到手,那……

至於白蓮子在觀音的手裡,朱天篷卻也有了計較,只要計劃成功,從觀音那裡拿到白蓮子也不成問題。

至於最後的幽蓮子,那東西既然在西牛賀州,那今後西遊的時候,他即便是把西牛賀州翻個底朝天也得把其找出來。

一念至此,朱天篷便是站起身,對著汜水深深一禮道:「還請前輩告知如何成為青蓮之體?」

然,出乎意料的是,汜水卻沒有回答朱天篷,反而是高深莫測的擺了擺頭道:「不可說,不可說,元帥既然有了計較和決心,待時機成熟本長老會助元帥一臂之力的。」

說完,汜水便是端起茶杯道:「天蓬元帥,本長老想問的事情已經問明白了,你可以走了。」

聽到此話,朱天篷傻眼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汜水會這樣敷衍了事,什麼叫時機成熟,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許久,朱天篷才回過神來,強忍著內心將汜水暴打一頓的衝動,重重的吐了口氣道:「汜水前輩,你跟晚輩說了這麼多,到底是為了什麼?或者說晚輩有什麼地方能夠幫得到前輩的?」

朱天篷不是傻子,從汜水開口詢問他的時候,他就知道,後者似乎在確定著什麼。

待他承認之後,汜水更是不有餘力的將他引導走上青帝之路,這其中絕對是有什麼他現在看不透的東西存在。

再有就是汜水口中那時機未到,在朱天篷看來,乃是自己的能力還不夠完成汜水的任務,不然的話汜水也不會這樣把他的胃口吊起來卻始終不說究竟為何。

對此,汜水微微一笑,說道:「天蓬元帥,有些事情你現在還是不知道的好,待時機成熟了,我會親自告訴你的。」

聽到此話,雖然朱天篷早就有準備,但還是忍不住的一陣失落,躬身一禮,隨即便是轉身朝著大殿之外走去。

當抵達大殿門檻之際,朱天篷的腳步突然一頓,隨即轉過身看向汜水道:「汜水前輩,晚輩有一事相求,還請前輩應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