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37章 孟婆贈玉扇,三生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37章 孟婆贈玉扇,三生石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此話,朱天篷內心一震,當即也顧不得觀看那彼岸花了,連忙收斂心神,思緒轉動間考慮著該如何回答。

雖然不知道孟婆到底是誰的分身,但是必定是一個他現在無法得罪的存在,現在孟婆有此一問,他如果不能夠給出一個合理的答案,只怕今日的這件事情不會善了。

許久,朱天篷腦海中靈光一閃,暗道:「有了。」

緊接著,朱天篷便是抬頭看向孟婆道:「本元帥感覺到這幽冥地府之內有一樁機緣所在,且就在那畜生道當中,不知孟婆可否讓小子進去查看一番。」

此話一出,孟婆的眸子便是一縮,下意識的失聲道:「畜生道,你想進去?天蓬元帥,你不知道一入畜生道,你變回輪迴至人間變成禽畜嗎?」

說完,孟婆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失態的,頓時就是收起那張開的嘴巴,再度歸於平靜,只是那雙渾濁的眼睛當中充斥著好奇和不解。

在孟婆看了,以朱天篷今時今日的地位,完全沒有必要去拿那在畜生道當中的機緣,畢竟那樣的話實在是太危險了。

見狀,朱天篷面上不動神色,內心卻是大舒了一口氣。

他點出畜生道當中有他機緣所在就是為了分散孟婆的注意力,如果讓後者聯想到自己是跟猴子一起來的,只怕這件事情遲早被傳出去,那時候對他可是大大的不利。

同時,朱天篷亦是有些好奇起來。

從孟婆剛剛的話語可以看出,後者似乎知道一些什麼東西,甚至很可能知道他在畜生道之內的機緣是什麼。

一念至此,朱天篷頓時收斂心神,隨即躬身一禮道:「還請孟婆成全,如果天篷能夠得到其中機緣,大恩大德永生不忘1

聽到此話,孟婆那皺巴巴的臉上不由露出笑容,朱天篷的這個承諾可不清,如果得到的話,那很可能在今後就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過即便是如此,孟婆還是有些擔心。

畜生道乃是三惡之一,一旦朱天篷在其中出了事兒,那她可得擔上很大的責任,到時候壞了西遊大計只怕……

不由的,孟婆便是皺眉思索其中利弊,久久沒有言語。

而朱天篷則是直勾勾的看向孟婆,到不是關心孟婆會不會讓他去,會不會幫助他,而是想要弄清楚這孟婆到底是哪一位的分身。

一時間,彼岸花田中,朱天篷和孟婆都是顯然了沉寂,氣氛也變得寂靜下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朱天篷卻是實在看不出這孟婆到底乃是哪位的分身,只能無奈的放棄收回目光,隨即便是漫不經心的打量起四周的彼岸花來。

又過了一會兒,孟婆緊皺的眉頭才舒展開,隨即抬起頭看向朱天篷道:「天蓬元帥,我可以幫助你,你把此物帶上可以進入畜生道尋找機緣,當然此物也只能保你兩年無礙,兩年之後你如果不能出來,要麼被畜生道絞殺,要麼就是輪迴轉世投禽畜胎1

說話間,孟婆就是從懷中取出一柄玉扇遞到朱天篷的身前。

此玉扇約成年男子巴掌大小,小巧玲瓏卻也是精雕細琢,其上每一個圖案賭是栩栩如生,尤其是每一根的玉簡之上都是雕刻者神魔般偉岸的身軀。

而這玉扇不多不少正好有十二根主桿,其中十二道形態不一的神魔不是別人,赫然乃是巫妖時代當中統治洪荒大地的十二祖巫。

看到那玉扇,朱天篷亦是露出了笑容。

雖然孟婆沒有明說,但是這玉扇一出,後者的身份就呼之欲出。

如果真的是猜測當中的那樣,那面前的這位就是後土娘娘除了天庭那尊分身外的另一道分身。

一想到自己今後還要去天庭那尊後土分身那裡討要黃蓮,朱天篷便是將玉扇收入懷,躬身行禮道:「多謝孟婆,大恩大德,朱天篷絕不敢忘。」

聞言,孟婆點了點頭,隨即說道:「天蓬元帥快去吧,聽說兩年之後就是顯聖真君二郎神的大婚之時,元帥如果不在的話,只怕也不美1

聽到此話,朱天篷不由看了孟婆一眼,雖然不明白後者為什麼會如此,但他也是點了點頭,隨即躬身一禮道:「如此,那天篷就先告辭了。」

說話間,朱天篷大步流星的就是朝著那六道輪迴所在的區域走去。

有孟婆的扇子在,六道輪迴對他構不成威脅,至少在那兩年之內不會。

很快的,朱天篷便是來到了奈何橋旁,看了一眼黑白無常兄妹,朱天篷邁步便是朝著那六道輪迴走去。

隨著越發接近,朱天篷就是感覺到胸膛火熱,那畜生道之內的召喚隨著他越接近就越發的強烈。

一邊加快步伐,一邊邁步,突然間,朱天篷的身形一頓,邁向那三丈寬窄道路的腳也是停了下來。

緊接著,朱天篷的目光就是死死的盯著一塊石頭。

那塊石頭色澤雪白,不似幽冥地府之內隨處可見的黃石,黑石和血石。

尤其是在這塊白色石頭之上,有著三個大字,更是讓他走不動道。

三生石!

不錯,面前這塊白色的石頭就是三生石。

據說三生石前,有三世緣:前世,今生,來世!一眼可見三生!

下意識的,朱天篷邁步便是來到了三生石前,緊接著,三生石光澤大盛,直接就是將他籠罩在內。

朱天篷只覺得眼前一花,緊接著便是出現在了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院落當中。

還不待他回過神,從一間房屋之內女子溫和的聲音傳出:「鵬兒,快來吃飯啦,娘做了你最愛吃的紅燒獅子頭1

聞言,朱天篷身軀一震,下意識的便是扭頭望去。

只見在那廚房之內,一個穿著白色素裙,二十齣頭的女子正端著一盤紅燒獅子頭走出來,那臉頰之上雖然有些風霜,卻笑得十分開心。

看到女子的瞬間,朱天篷眼眶之內淚水忍不住的便是划落,腦海中,那個風雨交加夜再現,母親慘死的景象歷歷在目。

至今朱天篷都還記得,母親身死前對他說的話:「鵬兒,你有父親,你的父親是大英雄,一個好大好大的英雄。」

再度看到年輕時候的母親,朱天篷不由一步步上前,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道:「娘,鵬兒又見到你了,鵬兒終於又見到你了。」

便在此時,一名兩三歲的孩童從一旁的院子匆匆跑回來,臉上還有一些腳印和污垢,顯然乃是受到欺負,但其小臉之上卻沒有絲毫的哭泣或者別的情緒,唯有一臉無邪的笑容,小臉激潰骸澳錚我回來了,我今天要吃三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