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第0247章 楊戩求援,金蟬子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47章 楊戩求援,金蟬子再

小說: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作者:拼搏的射手| 類別:女生小說

隨著楊戩和哪吒走過來,四大天王頓時行禮道:「見過顯聖真君,見過三太子1

聞言,楊戩臉上露出一絲的笑容道:「四大天王客氣了。」

頓了頓,楊戩的目光便是看向朱天篷道:「天篷兄,這兩天你跑哪兒去了,我們去天河找你都說你不在。」

隨之話畢,一旁的哪吒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著朱天篷擠眉弄眼道:「難道天篷兄是看二哥大婚將至,所以也去凡間準備找個媳婦?」

此話一出,楊戩和四大天王的神色微變。

楊戩的事情乃是特例,畢竟楊戩的身份擺在那裡,加上玉帝的親允,他和敖寸心的大婚還可以被接受,但是如果朱天篷也觸犯天條的話,只怕……

想到這裡,楊戩頓時輕咳一聲道:「三弟不得無禮。」

四大天王亦是開口說道:「三太子慎言1

對此,哪吒回過神來,想到剛剛自己打趣的話的確有些不妥,尷尬的笑了笑道:「天篷兄,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不待哪吒說完,朱天篷便是擺了擺手道:「哪吒兄弟我知道你沒那個意思,我也只是出去放鬆一下心情罷了,並沒有去找什麼女子。」

頓了頓,朱天篷的目光便是看向楊戩道:「話說楊戩兄,你今天大婚,怎麼還在這裡站著?你不需要去準備嗎?」

聞言,楊戩的臉色一暗,隨即一臉苦澀道:「我也想啊,可是我那老丈人偏偏要我先闖他設下的關卡,不然就不把寸心嫁給我。」

說道這裡,楊戩似乎想到了什麼,鬱悶的說道:「如果是一般人,我真相一巴掌怕死他。」

聽到此話,朱天篷不由一笑。

的確,以二郎神楊戩的身份和他對敖寸心的感情,這天下間還真沒幾個人敢阻攔,如果開口的不是西海龍王,只怕以楊戩的秉性還真會一巴掌拍死後者。

笑過之後,朱天篷便是好奇起來,詢問道:「過關卡?難道西海之內還有什麼難關能夠擋得住楊戩兄?」

此話一出,楊戩和哪吒的臉色就是一僵,似乎想到了什麼,兩者的臉上都帶有絲絲的怒氣。

只聽哪吒一臉不忿的說道:「天篷兄你不知道啊,那西海之內有一座龍冢,據說乃是太初時代一名龍族超級強者隕落之地,那西海龍王要二哥深入其中取出燭龍珠當聘禮,不然就揚言即便是二嫂生下孩子也要姓敖1

聞言,朱天篷不由愣了愣,內心暗道:「龍冢!燭龍珠?孩子姓敖?這尼瑪不是扯蛋嘛。」

楊戩一家三兄妹,老大楊蛟出生沒幾天就掛了,可以說乃是楊戩這一個男孩,他家的血脈姓敖,這不是赤果果的打臉是什麼。

更關鍵的是,從楊戩和哪吒的反映來看,不難猜出兩者之前去闖過龍冢,結果嘛,自然不言而喻。

「楊戩和哪吒聯手都闖不過去,這西海龍宮的龍冢看樣子不簡單埃」口中嘀咕一聲,朱天篷的目光便是看向楊戩和哪吒道:「兩位來找我是要?」

對此,楊戩也沒有遲疑,頓時就是躬身行禮道:「還請天篷兄幫忙,那龍冢一共三層,我跟哪吒兄弟聯手也就剛剛闖入第二層就是被無盡的龍魂圍剿,無奈的退了出來。」

說道這裡,楊戩似乎想到了什麼,補充道:「即便是我施展七十二變,在那裡面都沒有任何的作用,所以,天篷兄這次你無論如何也要幫幫兄弟我啊,怎麼說你也是我孩子的二叔埃」

聽到此話,朱天篷傻眼了,楊戩的七十二變不管用他不在意,可這孩子的二叔是什麼鬼?

看到朱天篷的愕然的模樣,哪吒嘿嘿一笑,隨即上前拍了拍朱天篷道:「對,天篷兄,你可是二哥孩子的二叔,不能坐視不管埃」

對此,朱天篷亦是回過神來。

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稀里糊塗的成了楊戩孩子的二叔,不過居然楊戩都求上門,他也不是那種沒情義之人。

想到這裡,朱天篷便是開口說道:「好,既然如此,那咱們什麼時候出發去西海?」

此話一出,楊戩大喜,連忙就是上前拉住朱天篷的手,深怕他跑了,口中火急火燎的說道:「現在就去,天篷兄,咱們現在就去。」

一邊說話,楊戩和哪吒拉著朱天篷就是朝著南天門之外走去。

對此,朱天篷不由苦笑不已。

這楊戩在娶媳婦的這件事情上還真是有些迫不及待。

不過他也理解楊戩,畢竟敖寸心的生命有限,加上其肚子里的孩子,他如果說不急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就這樣,朱天篷任由著楊戩和哪吒拉著自己外南天門外走,內心卻是在思索著這西海龍冢。

從剛剛楊戩的話語當中,可以確定的是那龍冢之內有龍族修士的龍魂鎮守,即便是楊戩和哪吒都無法突破。

而且那西海龍王指定的聘禮:燭龍珠在第三層,即便是他們三人聯手只怕也不一定能夠闖進去,所以還需要找一些幫手。

最最關鍵的是,如果那第三層之內真的有燭龍珠的話,那豈不是太初時代隕落西海的龍族強者是燭龍?

對於燭龍,朱天篷可是有所了解。

盤古開天地,以身化萬物,其中任督二脈落入海洋,化作兩條九爪金龍。

老大祖龍,龍族之皇,龍鳳時代的絕對統治者,如果沒有鳳族和麒麟族,只怕洪荒那時便是歸於龍族了。

而另外一根經脈則是化作燭龍。

燭龍:人面蛇身,肌膚赤紅,身長千里,睜開眼就為白晝,閉上眼則為夜晚!

作為龍族的二當家,燭龍的強悍可想而知。

如果那龍冢之內有燭龍殘魂,他們三個即便是闖入第三層只怕也難以得手,甚至很可能就是被燭龍殘魂滅殺。

便在此時,一道驚異的聲音傳來:「咦,這不是楊戩兄嘛,你今日大婚怎麼還在此地?」

朱天篷三人的身形一頓,下意識的便是循聲望去。

只見一名光頭和尚腳踏金蓮,身披袈裟,雙手合十,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樣,不急不緩的飄來。

待此光頭和尚接近,朱天篷三人的眉頭就是一挑道:「金蟬子大師,你不是在西方教嗎?怎麼又來天庭了?」

與此同時,楊戩看向金蟬子的目光瞬間變得賊亮,不住的上下打量著金蟬子,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就好似看到了一隻送上門的羔羊。